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木石斋

此生机缘得木性,淡淡杯茶长在手。 去日光阴抱石情,漠漠清愁总入怀。

 
 
 

日志

 
 
关于我

中国荣宝斋画院职业画家、中国文化促进会学术委员、中国楹联协会会员、中国画家协会理事、河北省美术家协会会员、河北省书法家协会会员、国家一级美术师、大唐画院院长、大兴区民进会员。以积墨山水为主要学术,擅做博古,长于画鸡。书法从秦汉魏晋到唐宋元明涉猎颇广,近年笔法多取简帛,揉入行书笔意。作品先后被中南海、国务院以及国内外藏家收藏。木石自幼亦痴迷文学,依从师长诗养心源的教诲,长期坚持文学创作,出版有长篇小说《一路风尘》(中国戏剧出版社)。润格:山水每平尺两万,人物、博古每平尺一万五,花鸟每平尺一万。

网易考拉推荐

潇木石长篇小说《一路风尘》无删节版 第十九章 炼狱  

2017-07-23 10:15: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路风尘》

   第十九章  

 炼 狱

——潇木石


 文中所有插图均为作者原创潇木石长篇小说《一路风尘》无删节版  第十九章 炼狱 - 潇木石 - 木石斋

 

我先去了当初抓我的那个公安分局,找他们要手表,那个分局其实就是萧山派出所。那个老雷子就把我拷在电线杆上折磨了一整天,晚上问我还要不要手表,我说要。老家伙又招呼路上的行人打我。

后来,来了一个四十来岁的警察,看似有些威严,制止了老雷子,把我弄进了屋子里,那个警察两年前审问过我,隐约知道他是刑警队的韩队长,他让我坐在凳子上,看了看问:“按刑期你早该出来了,今天算报道吗?你回去把出狱后到今天以前的行踪,写一个材料交到派出所来。”然后问我:“你口渴吗?”我说不渴。

他接着说:“人都会犯错误,只要有机会改,就有希望,我的话你懂吗?不是所有的错误都有机会悔改的。你还年轻,我没记错的话,刚成年是吧?以后的路还长,回去反思一下过去的行为,想想以后想干什么?按说我不是片警,跟你说不着这个,你们的案子相对特殊,我就多话说几句。有什么事情找政府,你现在是我们国家的公民,有公民权的。”

然后转身,叫另一个屋子里的一个老警察来说:“赵局,给他纪录,就算报道了,以后多谈话,年轻人不稳定,你们得多监督,他的情况属于创业扶助类型吗?”

潇木石长篇小说《一路风尘》无删节版  第十九章 炼狱 - 潇木石 - 木石斋

 

赵局说:“这小子户口没在这里,原来是公会的临时工,如今公会肯定是不会再招他了,我留心一下别的吧。”然后问我:“你是叫沈冉是吧?怎么现在才报道?你是干美工的,现在这类活儿还是好找。我留心问一下,你自己也找找过去的老关系,甭不好意思的,事情出了,责任也负了,但是事情没过去,你要时刻提醒自己遵纪守法。你现在还属于重点监督对象,时刻注意自己的言行。不过,社会上受过处分的人多了,好好干,都能有好的生活。我这里如果有什么消息就通知你,你每个月都要到这里谈谈话,这也是对你好,听见没有?”

韩队长就对赵局说:“这个老雷子,怎么还是这样子?谁让他打人的?这又不是审案子,释放人员来报道他也敢打?这和当初的日本子有什么区别?”

赵局诉苦说:“韩大队,这个老家伙离休了,就不该请他回来,他几十年一贯把持公堂,滥用私刑,勾结匪类,完全是旧社会衙役那一套。也不知道哪位领导把他返聘回来的?别处他还不去,一定要来萧山,我们也惹不起他。都知道他和矿上的三山是把兄弟,这一带的小偷都是他干儿子,动不动他就安排人做案子,你让他破案他就安排人顶罪,真该把这个毒瘤给整个儿挖到。您要是能把这个老家伙给清退了,我请你涮羊肉。”转头对我说:“你是来取东西的是吧?我这就去查出来。”韩大队和赵局就出去了。

一会儿那个老雷子一脸悻悻地进来,拿了块手表问我:是这块吗?我拿过来仔细看了看说:是!他就拿出张纸让我签字,签完了字,他顺手把手表往桌子下一扒拉,我反应快,迅速抓住了正在下落的手表。那老家伙嘻嘻笑着说:行!有两下子,这大狱没白蹲,滚吧!

潇木石长篇小说《一路风尘》无删节版  第十九章 炼狱 - 潇木石 - 木石斋

 

出了那个阎王殿,浑身已经没了一点力气,两天没吃没喝了,也被整整折磨殴打了两天,浑身伤痛。找了个饭店吃了饭,周围的人们像看猴子似地看着我,我已经没了人形,浑身都红肿着。不管边上人的眼光,只顾狼吞虎咽地吃着,然后慢慢回到赵建红的小屋,倒头就睡了。

第二天早晨,浑身痛,眼睛还封着侯,脸也满肿着。但是我必须去找活了,百货大楼的活不会老等着我,都耽误两天了,不能顾及形象了。

找到了百货大楼的周主任,我们原来也见过几面,喝过几次酒。他看看是我就没说话,盯着我被打得变了形的脸。我说是工会的老曹介绍来的,他还是不言语,然后到外边叫了个半大老头来,对我说:这是孙师傅,你跟他去,我不给你算天儿工,你画一延米,我就给你两毛五,你一天干一万米,我就给你两千五,料是我们的。他跟你提桶搬凳子,一辆三轮车他蹬着,你别蹬,怕你翻喽!内容我这里都有,我们单位有美工,只是我们干不过来。

我知道,他是怕我把三轮车给蹬跑了卖了。默默地问了声:工钱是一天一结呀,还是干完了再结啊?

潇木石长篇小说《一路风尘》无删节版  第十九章 炼狱 - 潇木石 - 木石斋

 

那主任说:按理干完了结账或者到了月底再结。不过你特殊,得先活着不是吗?快月底了,先给算你几天的,好吧?够照顾你的了。

我和孙师傅到了铁路旁,见还有人在写广告,老孙就找那些人打架说:这墙面只能百货大楼用,别人不能用,说百货大楼已经给了火车站钱了。两拨人争吵了一会儿,就有车站的人员来了,说只能让百货大楼写广告,然后那些人就走了。

我开始按他们的设计内容施工。老孙根本就不来帮忙,我明白,他只是看着我,别把三轮车给卖喽就成了。搬凳子、拎涂料桶都是我自己,我并不快干,因为钱还没到手。干的不能太快了,不知道他们是不是说了算话,干完了他们不给钱我也没办法。

这一天我干了二十延米,老孙量好了就怪笑着说:这家伙,你一天干的,顶我半拉月的收入,五块多钱呢!我一个月才三十八块!我默默地说:明天还不知道干啥呢!他才不说话了。

潇木石长篇小说《一路风尘》无删节版  第十九章 炼狱 - 潇木石 - 木石斋

 

干了一个半月,汽车站、火车站、交通路口都干过了。事实上只有火车站最出活儿,其他一些交通路口面积小,每天光搬家,出不了多少活儿。老孙就一开始时,跟我出去了两趟,以后早晨和我出了他们单位,就让我自己去,他只是偶尔傍晚找到我看看。

很快市里的活儿都让我干完了。那个周主任如数给了我工钱,共一百八十多块。然后他打了个条让我签字,我看了看那上面的数字竟有一万两千多平米,工钱是六百多。还没等我看清楚,老周就急了骂道:哎!你这小子,我让你签字,你乱看啥呢?还想不想干了?我就签了字。他告诉我市里的活儿是没了,就是有也是他们自己的美工干,肥水不流外人田。我要还想干就得跑外县,我答应了。

接下来的两个月,我就跑外县的火车站、汽车站去画广告。晚上就住在空车皮里,这样既省钱又出活儿。没有介绍信不能住旅馆,再说我也不想花那个钱。(待续)

    2017年7月23日于北京木石斋(本书共计一百五十章,只更新二十章,欲读全书请购买!欢迎订购!版权作者所有,禁止抄袭,转载,剽窃!侵权必纠!)

潇木石长篇小说《一路风尘》无删节版  第十九章 炼狱 - 潇木石 - 木石斋
 
 

  潇木石,中国荣宝斋画院唐辉工作室职业画家、中国文化促进会学术委员、中国楹联协会会员、中国画家协会理事、河北省美术家协会会员、河北省书法家协会会员、大唐画院院长、大兴区民进会员、燕山诗社、印社社长、龙熙画院常务副院长。作品先后被中南海、国务院以及国内外藏家收藏。木石自幼亦痴迷文学,依从师长诗养心源的教诲,长期坚持文学创作,出版有《潇木石书画辑》一、二、三集(天津美术出版社)、诗集《战斗在世界屋脊》(西南军事文学出版社)、长篇小说《一路风尘》(中国戏剧出版社、获得北京市2015年度优秀文学创作奖)。

   潇木石长篇小说《一路风尘》由中国戏剧出版社出版,并获得北京市2015年度文学创作奖。

   小说《一路风尘》是一部现实主义的社会言情小说。作者从搜集、组织资料到写作、修改、出版历时二十年,前后五易其稿。小说写庙堂纷争;写仕途隐秘;写江湖人物的道德观和江湖道;写红尘儿女的男欢女爱,特别对“盲流”这个特殊群体做了考证和深入的描写,填补了文学界的一个空白,力求用社会心理学、爱情心理学、性心理学立体的去解剖这个社会。欢迎朋友们订购、交流读后感。

   2017年10月在北京召开本书的研讨会,欢迎参与。小说《一路风尘》五十四万字,分上下两部,书价99元,国内110元寄出;300元可以获得作者四尺整张书法作品一幅。微信:木石斋15901174984

【编辑  木石门下王蓉】

  

 

  评论这张
 
阅读(4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