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木石斋

此生机缘得木性,淡淡杯茶长在手。 去日光阴抱石情,漠漠清愁总入怀。

 
 
 

日志

 
 
关于我

中国荣宝斋画院职业画家、中国文化促进会学术委员、中国楹联协会会员、中国画家协会理事、河北省美术家协会会员、河北省书法家协会会员、国家一级美术师、大唐画院院长、大兴区民进会员。以积墨山水为主要学术,擅做博古,长于画鸡。书法从秦汉魏晋到唐宋元明涉猎颇广,近年笔法多取简帛,揉入行书笔意。作品先后被中南海、国务院以及国内外藏家收藏。木石自幼亦痴迷文学,依从师长诗养心源的教诲,长期坚持文学创作,出版有长篇小说《一路风尘》(中国戏剧出版社)。润格:山水每平尺两万,人物、博古每平尺一万五,花鸟每平尺一万。

网易考拉推荐

潇木石长篇小说《一路风尘》无删节版 第十八章 立锥之地(下)  

2017-07-15 13:12:29|  分类: 木石斋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路风尘》

第十八章 

立锥何处(下)

——潇木石


文章中所有插图均为作者原创作品

潇木石长篇小说《一路风尘》无删节版 第十八章 立锥之地(下) - 潇木石 - 木石斋

 

出了那个黑乎乎的充斥着肮脏味道的地方,找了一大片震后遗留的瓦砾区,在一大片野草间坐下来,拿出陈姐的信,就那么的放了好一会儿,呆呆看着那些信。一时不敢打开,心里清楚,每一句话都让我心里难受。酝酿了半天情绪,才鼓足勇气拆开了陈姐的信。

从信上看,陈姐并不知道我的事。暗自猜测:公审公判是在凤凰市里和几个县城里开的,周围县的农村也许不知道。如果陈姐家里不知道,大约她就不会知道了……前几封信里,陈姐一再鼓励我复读,然后就问我的成绩,再往后就责问我为什么不给她回信,再以后就严厉地骂我混蛋。较近的一封信,问是不是出了什么事了,如果在学校不开心,可以去新疆,她哀求我给她回信,最近的两封信说,收到我的信了,问我为什么不上学?问宇文青为什么不给他们回信?最后还是劝我去新疆读高中考大学,说我的年龄在那里算小的,那里很好考的。

心里有了一点要哭意识,潮潮的有些湿。把所有的信看完时,已经是中午了。背了画夹和背包,就近找了一个饭店,要了一个溜三样、半斤酱牛肉,吃光了饭菜,喝了一会儿汤,又熬了一会儿时间才出来。又回到了那个废弃的烂瓦砾堆,时间还太早,无事可干,我要计划下一步的去向。

那天的太阳很毒,正是大中午,我被炙烤很难受。想了想,如今能去的地方,只有赵建红那里,我们是同类人,没有歧视和距离。我们这种人也不会拒绝同类,因为我们太孤独了,人群太冷漠。我们是人群中的狼,需要同类的气息。

又进了那一大片黑乎乎的、低矮的油毡房区。赵建红的院门锁着,我拎东西跳墙进去,屋门也上了锁,我弄开了窗户进去,那股霉烂臊臭的味道不太浓了,尿盆之类的东西拿到外边去了。躺到床上,闻着一股女人身上的奇怪味道,竟然很踏实地睡着了。


潇木石长篇小说《一路风尘》无删节版 第十八章 立锥之地(下) - 潇木石 - 木石斋
 潇木石新作《渊明爱菊》
38:38  欢迎询价

 

不知道赵建红什么时间回来的,醒来时,就见到她呆呆地看着我,我厌烦地翻了个身,她就开始抚摸我,我不高兴地拉开她的手,坐起来问:几点了?

“还不到六点,再睡会儿吧!

“不行了,得去见老曹头,去拿些画儿。

赵建红说:你拿了东西放哪里呀?不行你就放我这里吧,我今天去看火车了,想后天走。这房以后没人了,我不想将来连个狗窝都没有,想请人把窗户框都安上铁栏杆。小冉,你要是没地方去,就住这里吧!也算给我看家。宇文青将来总会出狱的,如果他还要我,我们将来就指着这子栖身了。

“我准备跑火车站给人画像,倒是可以常回来看看这房子,将来你真有了宇文青的消息也好找我。

赵建红就拿出钥匙,我就说:那我把东西先放这里吧,我去看老曹头。

“在家里吃饭吧,我刚才回来见你在家,就出去买了吃的。

不行!我今天得请老曹头,早上说好的,那个老家伙还不太坏,也还认识我。给几块骨头啃啃就更听话了,我还要用他。又冷冷地说:你今天别找别的男人了,我讨厌你那样,回来要是碰见你这儿有人,就打你一顿!

她就高兴像狗见了主人似地笑:放心,放心,不会的,不会的。我心里一阵悲凉,认为她扭着屁股,几乎是狗在摇尾巴。

到街上买了猪头脸、羊肠子、一瓶老酒、一条大前门,天擦黑时,我才进了文化宫。

老曹正在门前张望,见了我,就拿出一副狗见了骨头时的笑容出来,我进去把东西摆放了。老曹就一个劲儿地叫大侄子、夸我有本事。一会儿这老头就把自己灌得不知道东西南北了,他神秘地告诉我,他手里有活儿,问我干不干?我问什么活儿?他说是昨天有人来找能画广告的美工,被他给打发走了,他告诉那个人他会介绍人去……。


潇木石长篇小说《一路风尘》无删节版 第十八章 立锥之地(下) - 潇木石 - 木石斋

 潇木石新作《济颠罗汉》

38:38  欢迎询价


老头晃悠着头说:小子,你可不是那过河拆桥的人,你原来哪回挣了钱,不想着你大爷啊?新来的那小子,就他也想接外活儿?我看见了也给他搅和黄喽!妈的!赚了外快,别人一分闹不着,他住工会的、吃工会的、干外活儿用的东西也是工会的。工会有规定:本单位职工不允许接私活儿,我看见了就给他报告,叫他不懂事儿……我问清了那家单位是凤凰市百货大楼,要在铁路两旁画广告,知道是大活儿,如果弄好了可能会干很久。

吃饱喝足,老曹头手拉着我,这老家伙拍着胸膛,像抗日英雄似地开了礼堂的大门,然后对我说:侄儿小子,尽管拿,你没事了就锁上门走人,我睡觉去了。我等的就是这个结果,就说:放心吧。我得呆一会儿。那老头就晃晃荡荡地走了,我关好大门上了三楼。

这里一切都是老样子。只是没有了宇文青,没有了那么多的美丽女人的身影,也就不再是艺术的殿堂了。高大的厅堂就象坟墓似的,死寂寂的,那么空旷,静得可怕,一股尘土的气味儿。

进了我从前住的小屋。里面的东西除了画具,别的都在,只是扔得遍地都是,乱乱的。今晚的目的,就是为了这些桌椅板凳来的。这些东西在这里就是废物,没人知道它们的价值,但是我知道在哪里可以将它们换成钱。为此我要感谢宇文青,地震后没有他,这些东西早没了,早都被推土机推进大坑里去了。这些东西是属于宇文青的,我有权利把它们拿走,其实,是不是他的我都会拿走的。大床是拿不走了,太大,这里只是我生命的一个驿站。虽然,我是那么流连从前的岁月。

如果一切都没发生多好啊?我和宇文青可以无忧无虑地画画。许多年以后,我也认为,和宇文青一起生活的那段时光,是最难忘的。今天也许是最后凭吊自己,在这里的一段生命迹象了,以后也许没机会再来这里。


潇木石长篇小说《一路风尘》无删节版 第十八章 立锥之地(下) - 潇木石 - 木石斋

 潇木石新作《达摩面壁》

38:38  欢迎询价


又到了宇文青从前的房间,他那里也很乱,也没有画具,作品大部分都在。想想我们的画具,大概都被那个新来的美工拿走了,我心里高兴。因为那家伙没拿作品,这是我最在意的,画具随时都可以买到,作品却是无价的。看来那个美工水平高不到哪里去。第一我们的人体作品是一流的,我在宇文青的指导下没画废过一幅画。宇文青说过,我那时的基础比本科生都高了,这些人体作品,将来是可以拿出去展览的。这个美工应该是民间的那种画工,应该没受过什么院校的训练,否则,我们的那些人体作品早没了,我暗自庆幸。

开始收拾我和宇文青的画作,看来警察们没拿走几张,看到了那些我熟悉的女人的人体,一个个地辨认着:赵建红的、李金玲的、倪玉杰的、钱秀云的、张钰洁的、王艳玲的,还有三张我不认识,仔细看是杨璇的。看得出宇文青画杨璇时,带有很深的爱,他把杨璇的纯女人的美,淋漓尽致地表达了出来,色彩那么和谐。又想起杨姐来,我们这场悲剧里,第一个真正的受害者是杨璇,但没想到,她被我们弄得家破人亡了……我又经历了一个美丽优秀的女性的死。

仔细找遍了所有的角落,把所有的画都收集起来,把它们捆成了一大捆,下楼扛到外面大墙下的花丛里,又回来找到一个黄花梨的梳妆匣子、一个紫檀的小插屏、一个雍正五彩四棱团花的赏瓶、一只元青花扁壶。一次次把它们都拿到大墙下的花丛里藏了,然后扔到墙外面,一次次拿到赵建红家里。

折腾了半宿,过了十二点,总算把东西都搬净了,赵建红也帮我忙乎。她直问:小冉,你要这些破椅子烂木头、破瓷罐子干什么啊?你没见垃圾场里扔的都是这些东西?没理她。忙完了她打了盆水,让我擦身体,。她就恐惧地盯着我身上的巨大伤疤,过来抚摸,问伤疤哪里来的。我一边擦身体,一边不耐烦地说被人扎的,她就开始哭泣,又开始说是她害了我。我就烦了,骂她:你别老哭丧行不?丧不丧啊!

我擦完了就问:我睡哪啊?

“睡床上呗!你还能睡哪里呀?我就倒头睡下。然后她就搂住我,我腻烦地翻过身去。她又从后边搂住我,抚摸我身上的伤口,我打开她的手,说了句:给你脸了是吧?你还让不让我睡觉啊!要不我走了。她就缩一边去。

我是被她抚摸醒,她泪水连连看着我身上的刀疤,我烦躁地一把推开她。

上午,赵建红找人来按铁栅栏,我去邮局给父母寄了一百二十块钱,整整两年没给他们寄钱了,每月五块正好一百二。也给陈姐寄了一封信。


潇木石长篇小说《一路风尘》无删节版 第十八章 立锥之地(下) - 潇木石 - 木石斋

 潇木石新作《踏雪寻梅》

38:38  欢迎询价


晚上,我当然又住赵建红那里。她那晚老实多了,像没主人的流浪猫,遇到了收留它的好心人似的。天亮时,我感觉到她贴在身上,没动她,心里说不恨她了。她大我十四岁,我们没有任何关系,只是一个床上睡过,相互贴着,就像风雨里两只没了家的羊,相互温暖着,依偎着,我没有性的要求,有的只是那种——有人在自己怀里的感觉。我们太孤独了,我们除了我们自己,除了我们这种人,可以交往,可以平等的交流,这个世界对于我们是那么冷漠。

早上起床时,我轻轻地拿下她缠抱着我的胳膊。她醒了,就又开始抽泣,抚摸我的伤口,神经质般地道歉,直到我烦了要打她时,才赶紧起床收拾了屋子,弄早饭。

那天上午我送赵建红上了火车。(待续)

2017年7月15日于北京木石斋(本书共计一百五十章,只更新二十章,欲读全书请购买!欢迎订购!版权作者所有,禁止抄袭,转载,剽窃!侵权必纠!)


潇木石长篇小说《一路风尘》无删节版 第十八章 立锥之地(下) - 潇木石 - 木石斋
 

  潇木石,中国荣宝斋画院唐辉工作室职业画家、中国文化促进会学术委员、中国楹联协会会员、中国画家协会理事、河北省美术家协会会员、河北省书法家协会会员、大唐画院院长、大兴区民进会员、燕山诗社、印社社长、龙熙画院常务副院长。作品先后被中南海、国务院以及国内外藏家收藏。木石自幼亦痴迷文学,依从师长诗养心源的教诲,长期坚持文学创作,出版有《潇木石书画辑》一、二、三集(天津美术出版社)、诗集《战斗在世界屋脊》(西南军事文学出版社)、长篇小说《一路风尘》(中国戏剧出版社、获得北京市2015年度优秀文学创作奖)。

   潇木石长篇小说《一路风尘》,2015年由中国戏剧出版社出版,并获得北京市2015年度文学创作奖。

   小说《一路风尘》是一部现实主义的社会言情小说。作者从搜集、组织资料到写作、修改、出版历时二十年,前后五易其稿。小说写庙堂纷争;写仕途隐秘;写江湖人物的道德观和江湖道;写红尘儿女的男欢女爱,特别对“盲流”这个特殊群体做了考证和深入的描写,填补了文学界的一个空白,力求用社会心理学、爱情心理学、性心理学立体的去解剖这个社会。欢迎朋友们订购、交流读后感。

   2017年10月在北京召开本书的研讨会,欢迎参与。小说《一路风尘》五十四万字,分上下两部,书价99元,国内110元寄出;300元可以获得作者四尺整张书法作品一幅。微信:木石斋15901174984

【编辑  木石门下王蓉】

  评论这张
 
阅读(4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