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木石斋

此生机缘得木性,淡淡杯茶长在手。 去日光阴抱石情,漠漠清愁总入怀。

 
 
 

日志

 
 
关于我

中国荣宝斋画院职业画家、中国文化促进会学术委员、中国楹联协会会员、中国画家协会理事、河北省美术家协会会员、河北省书法家协会会员、国家一级美术师、大唐画院院长、大兴区民进会员。以积墨山水为主要学术,擅做博古,长于画鸡。书法从秦汉魏晋到唐宋元明涉猎颇广,近年笔法多取简帛,揉入行书笔意。作品先后被中南海、国务院以及国内外藏家收藏。木石自幼亦痴迷文学,依从师长诗养心源的教诲,长期坚持文学创作,出版有长篇小说《一路风尘》(中国戏剧出版社)。润格:山水每平尺两万,人物、博古每平尺一万五,花鸟每平尺一万。

网易考拉推荐

潇木石长篇小说《一路风尘》无删节版 第十六章 我的十八岁  

2017-06-10 23:03:28|  分类: 木石斋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路风尘》

第十六章   

我的十八岁

—潇木石

 潇木石长篇小说《一路风尘》无删节版  第十六章 我的十八岁 - 潇木石 - 木石斋

 

一九八零年二月中旬,农历正月初三,我带着对这个社会的冷漠和仇恨,出了古城少管所的铁门。

我的十八岁来临了,半年前,我在少管所度过了十八岁生日。

约了两个人来接我,是两个小偷,一个叫小马,一个叫小陈,约定他们把我接出去就完成任务了,否则少管所就会把我送到老家去。

正是正月初三,天气阴沉沉得很冷,我只穿了一双布鞋、一身破旧的球衣出来,拎了一个破旧的画夹。西北风吹着我的脸,很疼。我看到了一样满眼仇恨的小陈,只有他一个人,他身后没有小马。看来小陈混得不好,身上还穿着出来时的蓝色破棉袄。一双露了脚趾的破棉鞋,一个油乎乎的蓝色破帽子,一脸的黑泥,看来好几天没洗脸了。

小陈是孤儿,父母都在文革时被整死了。那是他才八九岁,就要了饭,后来就学会了偷东西。大约小陈没正式拜过什么师,反正偷盗的技术很差,常常被抓住。当然常常住姥姥家,他也早就习惯了,认为在里边和在外边没什么区别。

我默默地看着小陈,他像狗一样嬉皮笑脸地说:甭找小马了,那孙子出来就没了影儿了,在里边说的全是放屁,早知道这王八蛋这么孙子,在里边真该多打他几回。唉!小沈,我不是等你,早走了,知道吗?说着抹了抹鼻涕。

潇木石长篇小说《一路风尘》无删节版  第十六章 我的十八岁 - 潇木石 - 木石斋

 潇木石新作《十八罗汉图》345:65

小陈在里边很能混,吃、拿、卡、要四门功课,都很在行。见了管教会来事儿,见了新犯人能吓唬。但凡有人接见他,必能卡出油水来。没事儿挑拨人打架,他好摆摆老资格,平时拿吹牛当混饭吃的手段。但是这家伙怕我,我在看明白他的把戏后,在没人的地方打了他几次,点明了他的招数,这家伙就服了。

其实监狱里的人们没什么追求和尊严,动物生存的最基础的东西成了最大的追求——就是吃,犯人们动的最大的脑筋就是怎么弄到吃的。为了嘴上好过一点,不择手段,要大力钻研偷、拿、卡、要、蒙、骗等等。即便你是什么大官,什么教授,当你的生命处在饥寒交迫的生死边缘时,什么尊严、人格,都变得那么苍白了。没有几个人能把高尚坚持多久的。

小陈后来从别人那里卡了油,也分给我点儿。因为长期画宣传画,伙食上管教照顾,我基本总有吃不完的窝头,有时还有馒头,当然也会给这家伙一点。这个家伙是死猪不怕开水烫,每次进仓库都会偷出东西来,出工当然是想办法偷懒。他不知和谁学的按摩,管教们常常找他来按摩一番,因此也不管他,这家伙就说自己和管教们关系铁,然后让犯人孝敬他。这种手段就叫了。

少管所在古城郊区。小陈领了我来到一个集市,花一块钱买了五块肉饼,我三块,他两块,然后要了两碗不花钱的空汤。小陈问:小沈,以后你打算咋办啊?

“我想到火车站给人画像,听小马说有人干这个!

小陈一撇嘴:嗤!你还拿那个狗操的当个人啊?我跟你说,小沈,看人我可比你有经验,那小子不是东西。你要是跟他走,早晚得受他的病。

潇木石长篇小说《一路风尘》无删节版  第十六章 我的十八岁 - 潇木石 - 木石斋

 《十八罗汉图》局部


“我不跟他混,我只是想凭手艺吃饭。我跟小陆说好了,过几天他出来,我来接他,他也没人接不是。

小陈撇撇嘴:想得美!画像?这年头有几个人出钱画像啊?竟想美事儿。小陆倒是义气,可他没脑筋,只能跟别人干。他自己成不了事儿,你跟他混也没戏。小沈,你是个人物,跟我干吧!我干活儿,你保着我,咱俩对半劈,成不?干活儿不用你操心,我还有一个哥们儿。

我笑了笑:小陈,你的手不是忒潮么?没事儿老进去,我可跟你耗不起,再说,这回再进去你可进不了少管所了,该进大狱了吧?超龄了。

小陈挠挠头说:我这回跟鬼子六儿换了手艺了。扒拉门儿弄销陷儿——我现在是高手,不信咱们一会儿撞一家儿怎么样?

我摇摇头:他自己都进去了,他的手艺能比你高明到哪里呀?要是高手能进去呀!我还是耍我的手艺。

小陈不甘心地说:上了一回山还是没弄明白啊!上过山了,你就是绿林人了。你回老家谁会拿正眼看你呀,还当自己个儿是白人哪,沾了色儿你还想洗净了啊?美的你!

潇木石长篇小说《一路风尘》无删节版  第十六章 我的十八岁 - 潇木石 - 木石斋

 《十八罗汉图》局部


我放下脸说:你少罗嗦,我有我自己的奔头,我还想考大学的。

小陈就搂着他的肚子笑开了:小沈啊!你可真是白上山了,不过上过山的人都能吹牛B,我能理解。还想考大学?哈!哈!你是判过刑的,宝贝儿,还考大学呢!哈!哈!哈!政审你过得了吗?

我恼羞成怒:少你妈的跟我这放屁,老子爱怎么活着就怎么活着。

“好!好!好!兄弟你爱怎么着就怎么着,我也就是这么一说。

然后掏出两块钱来说:这儿的人比他妈的贼都精,都认识咱们,没法下手。出来十几天了,就是捡了辆车子卖了十五块钱,也没剩几块了。我留两块,你两块。

“我有钱,不用你的。

小陈撇撇嘴,扔下两块钱,临走说:小沈,我今天就去天津了,以后道上见吧!

揣着少管所给的三块七毛钱路费,和小陈给的两块钱,拿了画夹子慢慢走。我在大墙里也一直给他们画展览,临走他们给了这套家具。对于管教的临别叮嘱,我根本就没听,只要他们给我画夹就行了。


潇木石长篇小说《一路风尘》无删节版  第十六章 我的十八岁 - 潇木石 - 木石斋

 

我开始了游荡,和另一个小偷小马约好了到火车站见面。他告诉我在车站里,有给人画像的,两块钱一张,在火车上也有。我要在这个火车站赚些钱,等一个朋友小陆,他是在少管所结识的哥们儿。我们约定,出狱那天去接他。知道自己以后就只能在江湖上漂了,我必须讲义气,必须有朋友。也清楚小马是那种典型的慫、奸、坏,但是还想维持和他的友谊,因为能和我说话的人太少了。

在火车站呆了两天,没见到小马那个家伙。先买了信纸、信封和笔,给陈姐写了一封信,说一切都好。胡编说,我一直在画露天广告,常常外出,所以一直没给她写信,请她原谅。又问了何大哥和英子好,又撒谎编造了一个故事,以证明我讲的真实。我那时已经很会撒谎了。

在火车站,终于看到了有人在画像。我愣愣地坐在那里,看了很久,知道那个人不行,造型能力和我差远了。

一天以后,钱用得差不多了,我决定试试。找了个坐在躺椅上的看似有钱的老头,自顾画起来。一会儿他察觉了,过来看时,我已经把他的形找准了,并上了大调子。

他感叹说:嘿!……还真像,把它给我吧!

我冷漠地说:两块。

老头怪笑:还要钱啊?我还没找你要钱呢!谁让你画我了?我白让你画呀?

我冷冷地说:谁让你坐在这里啦!

老头就怪笑:嘿!小子,挺横啊!刚出少管所吧?

我瞪眼说:费什么话啊?不出钱别指着占便宜。


潇木石长篇小说《一路风尘》无删节版  第十六章 我的十八岁 - 潇木石 - 木石斋

 《十八罗汉图》局部


那老头正要掏钱,就有两个小子过来骂:他妈的!想在这里找食儿吃,你拜过门槛了么?过来就给了我一拳。我一侧身往前一进步,右膝盖一下顶在他下阴部,那家伙惨叫一声就躺了。边上的家伙就拽出刀来,一刀扎过来,我用画夹子挡住了,一脚又踢在那家伙的裆里,那家伙也倒了。捡起匕首看了看,我不想杀人,不想刚出来又再进去。那家伙吓得哆嗦,我问他:刀鞘呢?他赶紧从腰上解了下来。我装起了刀,冷冷地收好纸笔。

那老头就怪笑着说:嘿!小子,行啊!没钱吃饭了吧?把画给我,我出两块。就拿了头像给他,他掏了两块钱,我就走了,边上躺着的俩小子还没起来。

花五毛钱吃了碗饺子,就在小巷子里转,希望能找到小马。我穿得太少,冷得直哆嗦,希望他能给我弄身棉衣。转悠到了傍晚也没找到他。看到有个人推了自行车,他把车靠在一个门口进去了,自行车没上锁,后衣架上有一件捆成捆的大衣。我过去随手连车也骑了,一手拿了画夹子,才蹬了几步就转过一个小胡同口,拐进一个小巷子里去,然后从另一头出来。

我一口气蹬了几十里路。天快黑时,到了一个村子,见了路旁一个没事乱溜达的中年男人,这家伙穿的比较体面,就问他买不买车。那家伙看了看我,又看了看车,就问:咋卖?

“八成新的永久,好车子,一百六。

那男的就笑:好!是真不贵,不过小子,我要是报告了公安局,你可是一分也闹不着啊!甭一百六了,二十吧!

“是我自己的车,我不怕你报告公安局,二十不卖。我只是到这边没钱了,卖了车想回家。

那个家伙就笑:想回家是真的,车就未必是你的了。刚从少管所出来吧?你这大夹子是从哪里弄来的?干什么用的?得了,给你三十,你不卖就走人,我也不去公安局了。再说你也不想想,这年头谁在大街上走口袋里装几十块钱啊!撑着啦?今天你运气好,我正好带了三十块钱。

“掏钱。那家伙掏出钱来给了。我从车上解下了大衣,一个捆好的饭盒就从里面掉出来,我捡了搂在怀里,背上画夹就走。

坐了末班公交车,又回汽车站来,当然不敢再去火车站大厅,进汽车站的候车室。

那一年,古城农历正月初的黑夜真冷,紧裹了偷来的大衣,还是冷得不行,我穿的是一双布鞋,太薄了。挤进了候车室,那里躺满了乞丐和流浪汉,一股难闻的气味,到处是饥饿茫然的眼神。

在少管所里,早听那些盲流少年说了,冬天乞丐和流浪人员最好的地方是车站。我知道现在能走的路只有这样了,和乞丐流浪汉一起,为了一口饭和人拼命。


潇木石长篇小说《一路风尘》无删节版  第十六章 我的十八岁 - 潇木石 - 木石斋

 《十八罗汉图》局部


找到一个能容下我的地方,把画夹放在地上,把大衣脱了卷成卷放在画夹上,坐在上面拿出饭盒打开,里面竟是一盒米饭,炒肥肠,还有一只不锈钢叉子。

我开始大口吃饭,快吃完时有几个人进来,感到是冲我来的,扭头看了看,见下午被我打得那俩小子和仨我没见过的小子,在门口看我。不理他们,低头吃着饭。一会儿回头看时,那几个人不在了,我有些诧异。吃过饭穿了大衣,背了画夹,去找了水龙头洗净了饭盒。回来时,刚才的地方已经有人坐了,又找了个地方挤了。说实话,候车室的气味太难闻了,我认为还不如厕所。

迷糊了一会儿,觉得有人在动我,马上睁开眼睛,看见一直在找的那个小偷小马,站在我面前,就冷冷地问:你跑哪去了?我找你快三天了!

小马神秘地朝两边望望,小声说:小沈,你还敢在这里呆着啊,你惹祸了,知道你下半晌打的是谁不?是山爷的人,在古城谁不知道山爷啊!你可真敢干,出来两天就架梁子、顶杠。这地方容你吃生米儿啊,快跟我走吧!他们去叫人了,一会儿就来。说着就拽我起身跟他走。

他领我出了车站就钻小胡同,专往没人没灯的地方走。我在后边跟着,一会儿又进了一条胡同,他说:你先往前走,我撒泡尿。

往前走了几步,感觉他没跟上来,就回头看,却看见他往回跑了。我就叫:哎!你那儿去?他停下时,胡同口那里就转出六七个人来。(待续)


2017年6月10日于北京木石斋(本书共计一百五十章,欲读全书请购买!欢迎订购!版权作者所有,禁止抄袭,转载,剽窃!侵权必纠!)


 【编辑 王蓉】  潇木石长篇小说《一路风尘》无删节版  第十六章 我的十八岁 - 潇木石 - 木石斋

 

  

      潇木石,中国荣宝斋画院唐辉工作室职业画家、中国文化促进会学术委员、中国楹联协会会员、中国画家协会理事、河北省美术家协会会员、河北省书法家协会会员、大唐画院院长、大兴区民进会员、燕山诗社、印社社长、龙熙画院常务副院长。作品先后被中南海、国务院以及国内外藏家收藏。木石自幼亦痴迷文学,依从师长诗养心源的教诲,长期坚持文学创作,出版有《潇木石书画辑》一、二、三集(天津美术出版社)、诗集《战斗在世界屋脊》(西南军事文学出版社)、长篇小说《一路风尘》(中国戏剧出版社、获得北京市2015年度优秀文学创作奖)。

    潇木石长篇小说《一路风尘》,2015年由中国戏剧出版社出版,并获得北京市2015年度文学创作奖。

 小说《一路风尘》是一部现实主义的社会言情小说。作者从搜集、组织资料到写作、修改、出版历时二十年,前后五易其稿。小说写庙堂纷争;写仕途隐秘;写江湖人物的道德观和江湖道;写红尘儿女的男欢女爱,特别对“盲流”这个特殊群体做了考证和深入的描写,填补了文学界的一个空白,力求用社会心理学、爱情心理学、性心理学立体的去解剖这个社会。欢迎朋友们订购、交流读后感。

 2017年10月在北京召开本书的研讨会,欢迎参与。小说《一路风尘》五十四万字,分上下两部,书价99元,国内110元寄出;300元可以获得作者四尺整张书法作品一幅。微信:木石斋15901174984


潇木石长篇小说《一路风尘》无删节版  第十六章 我的十八岁 - 潇木石 - 木石斋

欢迎朋友扫上方二维码关注潇木石微信公众号探讨交流



  评论这张
 
阅读(6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