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木石斋

此生机缘得木性,淡淡杯茶长在手。 去日光阴抱石情,漠漠清愁总入怀。

 
 
 

日志

 
 
关于我

中国荣宝斋画院职业画家、中国文化促进会学术委员、中国楹联协会会员、中国画家协会理事、河北省美术家协会会员、河北省书法家协会会员、国家一级美术师、大唐画院院长、大兴区民进会员。以积墨山水为主要学术,擅做博古,长于画鸡。书法从秦汉魏晋到唐宋元明涉猎颇广,近年笔法多取简帛,揉入行书笔意。作品先后被中南海、国务院以及国内外藏家收藏。木石自幼亦痴迷文学,依从师长诗养心源的教诲,长期坚持文学创作,出版有长篇小说《一路风尘》(中国戏剧出版社)。润格:山水每平尺两万,人物、博古每平尺一万五,花鸟每平尺一万。

网易考拉推荐

潇木石长篇小说《一路风尘》第一章 如烟往事总不堪  

2017-05-07 17:58:38|  分类: 木石斋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路风尘》

第一章  如烟往事总不堪

——潇木石



我是什么时候记事的呢?不清楚,最早的记忆是文革的战鼓,就那么突然的满大街的人都疯了,一切都成了红色,到处都是人,无处可躲。

我是要躲开人的,这世上的人都不喜欢我。父亲是个瘸子,母亲是个一只眼的独眼龙,而我的大家境大概也是那个村子最穷的几家之一。最早的记忆是每天一出门便被人骂小瘸子,小瞎子。其实我并不瘸也不瞎,甚至母亲认为我很漂亮。在人们嘲笑、谩骂、讥讽声中我有了记忆,很深的记忆。


潇木石长篇小说《一路风尘》第一章   如烟往事总不堪 - 潇木石 - 木石斋

 


很小我就习惯躲开人群,大约是自我意识出现得太早。在那个小村我的衣服是最破的,常常春夏秋冬露着两肘和双膝。从父母的谈话中知道家里多年前不穷的,这从三正六厢四门楼,五亩六的祖宅可以看出来。但我们一家三口不属于这个大宅,祖父有十个儿子,几十个孙子、孙女。 伯父、叔父们都在很远的地方工作,九叔十叔还在上学,这时都回来造反了。父亲因残疾不能外出工作外,其他伯伯叔叔全在部队和政府。据说祖父是因为有这么多打过仗当大官的儿子才保住了祖宅。

父亲的脾气极坏,母亲的脾气更坏。从记事时他们就无休止的吵架,然后我就成了出气筒。父母对我的毒打在村上已成了传奇,父亲习惯吊我在房梁上,母亲是等我晚上睡熟了用箪子棍狠抽,一下一道血印子,母亲对我的哀告从来听而不见,直到她打累了为止,被母亲打完总是一身血痕。大约我从小就是一个低智商的孩子,对其他孩子辱骂的应对方法很简单:就是打!从有记忆起就打出了名。常常比我大三、四岁的孩子都被我打了,并不是力气大而是不计后果。由于村中孩子的围追,父母的堵截,渐渐地,我开始躲避人群,开始躲避这些两条腿的动物,找到了我的天堂——坟地,那是一大片密林。

 

潇木石长篇小说《一路风尘》第一章   如烟往事总不堪 - 潇木石 - 木石斋

 

那是一片幽静浓绿的世界,一年死不了几个人,没有人来打搅公墓的宁静。在那儿我的同伴很多,有数不清的各种各样的美丽的小鸟,有两只獾、一家子刺猬、一只野狸、几只黄鼠。坟地东侧有一条小溪,里边总有一些鱼虾青蛙都是我的美食。那些鸟儿们太美丽了,黄鸟、铜嘴、锡嘴、皂嘴、鳻鸠叫的都很好听。山凤凰、喜鹊、青眼很漂亮。柳叶儿小,老鸹大,猫头鹰古怪,很多人说猫头鹰坏,我却始终觉得猫头鹰很美,而且很神秘,太喜欢这些朋友了。我无师自通的用泥块捏成他们的样子,用土块、电池中的黑棒画它们,石碑上有许多图案都可以让我学习。随着越画越象就越着迷。现在想起来那片大坟地几乎成了我的第二个家,至少从四、五岁开始记事到十岁上学的几年中,大部分时间都在那儿流连。以至于村上都传说我被什么蛇狐迷上了,当然这个传说使我又被母亲不断毒打。

在我的记忆里父亲有一次让我多少知道了一些叫父爱的东西,那应该是我灰色童年记忆中仅有的一点暖色。 

那次从我的天堂拎了一篮子菜出来——我每天必须采两篮子菜,上午一篮,下午一篮,装满按实,否则就会被毒打。那天玩得太久了,到了快吃饭的时间,才想起给猪吃的野菜还没采,就匆匆忙忙地从生产队的豆子地里摞了大半篮子豆子叶,上面盖一些野菜往家赶。

路过一个大队干部家门口,那家孩子见了我先跑进门里去,然后露出半个脑袋,我知道他下一步要干什么,就快步跑过去,可还是听见那个小子骂道:小瞎子、小瘸子、X你妈。”我出于本能捡起一块砖头砸过去,当然砸不中,砖头砸在他家门上。这家伙就叫出他家狗来,事实上狗比人难对付得多了。那狗一口就咬住我的腿肚子,我一慌跌了个跟头,必须站起来,可菜却撒了一地,那小子却冲出来大叫:你偷东西,快来人呀!抓贼呀!有人偷生产队的东西,小瞎子,你偷生产队的白薯秧子还有豆叶子。

 我的混劲儿上来,一下抓住他和狗滚在一起,那家伙大我两岁又胖,加上狗在一边撕扯我,根本不是对手。但我战斗经验丰富,一口咬住那家伙的脖子并下了死口,任他家的狗疯狂的撕咬,任那家伙惨叫哀鸣,直到被人一脚踢在头上才松了口。身上的衣服几乎被那狗撕烂了,我咬人不是第一次,那些比我大的孩子就是被我咬怕的。

 踢我的男人是那家伙的父亲,好像在大队是个什么官儿。他一脚把我踢的头直晕,和我打架的那小子的脖子也被我咬坏了,直流血,正在那儿哭。我的血液中大约有狼血,受了伤的我一把抓起一块尖利的小石头,一下砸在那个男人的膝盖上,那时我大约五六岁,最多没有七岁。但还是让那家伙疼得咧嘴,那个男人又一脚把我踹倒,我鼻子流出血来,那狗又扑上来,我马上抓起镰刀和那狗对敌。

那男人大骂:这个小埋葬儿!这么点儿就敢拿石头砸人,等长大了还不敢杀人啊!找瞎子瘸子去!我当然不敢回家,知道回家面临的是一场比这疼得多的毒打。这家伙一把拎了我,就象拎个小鸡儿似地拎了走,因打不过他我就一直在哭骂,这家伙一直拎我到家的破篱笆外叫骂瘸子瞎子


潇木石长篇小说《一路风尘》第一章   如烟往事总不堪 - 潇木石 - 木石斋

 

 瘸子父亲正在家,还没等那个大队干部连骂再比划地讲完过程。父亲就从地上抓起一条木棍一棍子打在那个干部的腿上。父亲用一种可怕的声音叫到:告诉你,你再敢动我儿子一下儿,今儿我要你的命,不信你就试试!

这家伙倒被父亲吓住一时不敢说话了。过一会儿指着才一米五的父亲说:你敢打干部,你等着!

父亲骂:你算你妈的X干部,我们家就偁干部!

那个什么干部嘟嘟囔囔走了。父亲那次的行为让我诧异不已,从来被别人家孩子告上门时,都会被父母一顿毒打的,他们是不准我分辨的,也不会问打架的原因。而那天父亲的行为,让我忽然觉得自己真得很对不起父亲,心里也产生了一种很奇怪的情愫,有点陌生。

以为会躲过一场毒打,但是那天晚上等我睡着了,还是被母亲掀了被子,用箪子棍狠抽了一顿,而且比平时还狠。现在想来,我骨子里凶狠的戾气大约就是在父母的毒打下产生的吧。

早晨起来浑身疼、发烫,父母都去上工了。我吃了口凉粥,拎了篮子去挖菜。知道完不成任务晚上又会是一顿打。但那天实在没精神,头也有些晕,拿了小锄又去了公墓。海一样的青纱帐里隆起一片长长的树林,就象大海中的岛屿。我从一条一尺宽的小路钻进那无边的绿色来到树林间,林间散落着断碑,这是去年春天造反派们砸断的。密林南端有一块完整的大碑平躺着,这里的树梢在这儿留出个洞,常常可以看到一片蓝天,这里是这片密林唯一能见到天空的地方。碑上从春天开始不知谁平铺了一个厚厚的大草甸子,倒成了我的床。这儿阴凉、蚊子少,那天我太虚弱了,躺了一会儿就睡着了。



潇木石长篇小说《一路风尘》第一章   如烟往事总不堪 - 潇木石 - 木石斋

 

大约将近十点的时候我醒了,挣扎起来去采菜。其实密林中基本不会长野菜,因为没有阳光,甚至连草都不会长,只会长一些潮湿嫩绿的苔藓和蘑菇。我得去林外找野菜,因身上有伤我得避开人,否则就会有人讥笑谩骂,那样很可能还会和人打起来。我知道有个地方还有一些野菜,这坟地东边有一道南北流向的小溪,小溪很长,最北端有一个胳膊粗的大泉是溪水的源头,小溪穿过村庄向南汇入村南小河。溪东是一片高土岗子,岗上的玉米地中有几株老杨树,那些树太老了,老的像一些饱经沧桑的瘦骨嶙峋的老人,佝偻着身体,、风一过就哆嗦喘气(那是一些小叶杨,生长极慢树质坚硬,这种树大约如今很少了。),那几棵孤独怕人的老树西边儿有几块断碑、一口老石井。 那儿平时也是不会有人来的地方。那里的野菜我一直没采挖,就是要留在紧急时用的。

我挣扎着头重脚轻地走出坟地,顺着茂密的树林中一条一尺宽的小路往东走,经过小溪上一个石板小桥,这石板是一块大石碑,去年被人从坟地弄过来当了小桥。从石碑往上爬上了土岗,还是一尺宽的小路钻进青纱帐里去。老远可以看见一些老杨树的枝桠,又钻了一会儿玉米地,眼前开朗了,是一大片空地,西边是一口老石井,周围是被砸断的石碑,往东是一些被平了的坟。再往东就是那些老杨树,石井周围生着许多野菜。(待续)


 2017年5月8日于北京木石斋(故事会越来越精彩,版权归作者所有,欢迎阅读,禁止转载抄袭!)


潇木石长篇小说《一路风尘》第一章   如烟往事总不堪 - 潇木石 - 木石斋

 

 潇木石,荣宝斋画院职业画家,著作长篇小说《一路风尘》,2015年由中国戏剧出版社出版,并获得北京市2015年度文学创作奖。

小说《一路风尘》是一部现实主义的社会言情小说。作者从搜集、组织资料到写作、修改、出版历时二十年,前后五易其稿。小说写庙堂纷争;写仕途隐秘;写江湖人物的道德观和江湖道;写红尘儿女的男欢女爱,特别对“盲流”这个特殊群体做了考证和深入的描写,填补了文学界的一个空白,力求用社会心理学、爱情心理学、性心理学立体的去解剖这个社会。欢迎朋友们订购、交流读后感。

 2017年10月在北京召开本书的研讨会,欢迎参与。小说《一路风尘》五十四万字,分上下两部,书价99元,国内110元寄出;300元可以获得作者四尺整张书法作品一幅。微信:木石斋15901174984


【编辑 王蓉】


潇木石中国荣宝斋画院唐辉工作室职业画家、中国文化促进会学术委员、中国楹联协会会员、中国画家协会理事、河北省美术家协会会员、河北省书法家协会会员、大唐画院院长、大兴区民进会员、燕山诗社、印社社长、龙熙画院常务副院长。作品先后被中南海、国务院以及国内外藏家收藏。木石自幼亦痴迷文学,依从师长诗养心源的教诲,长期坚持文学创作,出版有《潇木石书画辑》一、二、三集(天津美术出版社)、诗集《战斗在世界屋脊》(西南军事文学出版社)、长篇小说《一路风尘》(中国戏剧出版社、获得北京市2015年度优秀文学创作奖)。









  评论这张
 
阅读(2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