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木石斋

此生机缘得木性,淡淡杯茶长在手。 去日光阴抱石情,漠漠清愁总入怀。

 
 
 

日志

 
 
关于我

中国荣宝斋画院职业画家、中国文化促进会学术委员、中国楹联协会会员、中国画家协会理事、河北省美术家协会会员、河北省书法家协会会员、国家一级美术师、大唐画院院长、大兴区民进会员。以积墨山水为主要学术,擅做博古,长于画鸡。书法从秦汉魏晋到唐宋元明涉猎颇广,近年笔法多取简帛,揉入行书笔意。作品先后被中南海、国务院以及国内外藏家收藏。木石自幼亦痴迷文学,依从师长诗养心源的教诲,长期坚持文学创作,出版有长篇小说《一路风尘》(中国戏剧出版社)。润格:山水每平尺两万,人物、博古每平尺一万五,花鸟每平尺一万。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潇木石长篇小说《一路风尘》无删节版 第八章 男人的味道  

2017-05-17 20:59:07|  分类: 木石斋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路风尘》

第八   

男人的味道  

 ——潇木石


潇木石长篇小说《一路风尘》无删节版 第八章  男人的味道 - 潇木石 - 木石斋

 

大约快六月底了,徐家二姐当兵的未婚夫回来了,是回来结婚的。

那天下午放了学,我背了柳条筐去了二姐的卫生院。那的墙角的芦苇又该割第二遍了,嫩芦苇是猪羊最爱吃的。到医院后院时,看见一个当兵的拿了马扎坐在二姐宿舍的屋外,我心里一阵阵地难受,感觉他抢走了我最好的东西,认为这个人最好忽然从这个世界上消失。

那家伙小个子,一脸的小红疙瘩,两个小眼睛闪着野兽一样的光,看了就想起每天欺负我的那些人的眼神。二姐穿了白大褂在病房里给人打针,看见我就在窗子里说:小冉,一会儿在这里吃饭,能弄来田鸡吗?了一声。

那当兵的说:不是说好了,回我家吃饭吗?

“你们家的饭可不能随便吃,你要有事就去忙吧!你看今天病人多,现在又是农忙季节,医院里人少,我走不开。

那当兵的又死死地坐下,有些烦躁地说:咱们不是有事情要商量吗?

二姐淡淡地说:那你就等着。”我真盼望那家伙滚蛋。

至今都记得,那天二姐在窗子里和我说话时娇美的身态,她穿了白大褂,更显得苗条美丽。乌黑的长发扎成一个好看的大辫子,时不时地对我笑笑。


潇木石长篇小说《一路风尘》无删节版 第八章  男人的味道 - 潇木石 - 木石斋

 

医院的院子太大了,墙根下有太多的野草,我几分钟就割满了一大筐,从二姐窗台上拿了几块猪骨头,然后背着草回家了。

把嫩草扔给了猪羊,就拿了蛤蟆枪和柳条篮子,来到我家外边的池塘。先把骨头放进笼子里,放到小桥下边水中的石板上,就围了池塘扎青蛙,没一会儿我就扎了许多,用池塘边上的马莲草绑了,然后去快速地提了柳条笼子,里面有几条大麦穗儿,十几只大青虾,我收了又放回去,然后又扎青蛙,一会儿又起了一次笼子,这回虾多一些,还有两条不很大的鲫鱼,就回了家把青蛙都杀了头,只要后腿,剥了皮,用马莲草系了一大串,把鲫鱼清了肠胃。

这时母亲下工了,看我忙活就问:去你二姐那里呀?了一声,把青蛙的上半身剁碎了,连同鱼的下水扔进了鸡圈,那些鸡就疯了一样冲上来。我又从豆角架上摘了一把刚结的豆角,母亲就不太高兴,说:咱家自己还没吃过呢!少摘点吧!我自顾走了。

父亲到公社社办工厂上班了以后,我家的日子好过了许多,母亲对我的毒打少了,但我还是和他们不亲近,不用告诉我晚上住哪里,只要每天把猪和羊喂好了,就不会有人管我,好在我也没什么地方可去,只有去二姐或陈明姐那里。

用篮子拎了东西,到了二姐那里就忙着做饭,她在病房里给人打针,那当兵的还坐在那里,他看这我熟练地包葱、切姜、弄蒜,就嘻嘻地笑着和我搭讪:哎!小子,你才几岁啊!就会做饭?你是这个村的吗?你姓啥呀?

我装听不见,那家伙就不高兴:哎!你不说话,我可当你是哑巴啦!哎!……!……哎!嘿!还真是个小哑巴,小哑巴,小哑巴。我更不理他。我分明闻见那家伙身上的一股怪味儿,特别难闻,真让人恶心。

二姐正进来,就急了:赵建华,你怎么一点礼貌都不懂啊?你这是侮辱人格你知道吗?

那当兵的不怀好意地笑:“嘻嘻!我跟他闹着玩呢!哎!他到底会不会说话呀?

“有你这么闹着玩的么?我们小冉是不爱和他不喜欢的人说话,只和我说话,是不是啊?小冉。

我就分明地了一声。

那个姓赵的就说:我怎么得罪他了?他怎么就不喜欢我呢?

二姐说:赵建华你去买点罐头去,有伊拉克大枣买点来,有绿豆糕更好。那家伙不情愿地去了。二姐看看周围没人,就嗤嗤笑着把我搂在怀里说:怎么啦?我们小冉妒忌啦?我问啥叫妒忌,二姐就笑:吃醋,懂不?

“不懂,”又问:他也在这里吃吗?那我回去了。

二姐说:就是叫你来坐镇的,你不怕他欺负我呀!

“他身上有味儿,忒难闻。

二姐红了脸说:就是。我们就都不说话了。

一会儿那个人回来了,拿了一袋奶粉,一罐炼乳,两瓶罐头,一包大枣,一包糖,还有一瓶葡萄酒。我做熟了饭,弄好了桌子,摆好了饭菜。然后我们坐了,那家伙又很讨厌的笑嘻嘻地说:小家伙,你到底几岁了?我看你也就四五岁,你咋就会做饭呢?还挺好吃的。我不说话,二姐在桌子底下踩了我一脚,我就说:我十一岁了(我们那里都说虚岁,也叫中国岁,我那年其实九周岁。)。


潇木石长篇小说《一路风尘》无删节版 第八章  男人的味道 - 潇木石 - 木石斋

 

那家伙哈哈大笑:十一岁?你咋才这么高呢!我看也就六岁。我又不说话,二姐给我倒了一杯葡萄酒,那家伙说:小徐,你别给他酒喝,看一会儿他回不了家了。

二姐说:他不回去,今晚我一个人值班,他得和我睡。

那家伙瞪眼说:他不回去呀!那,那,咱们咋谈事情啊?

二姐讥笑了一声:哼!谈事情,和他在不在这里没关系,你就说呗!

那家伙无可奈何地说:我把结婚证明开回来了。

二姐不冷不热地说:那你就结婚呗!

那家伙高兴了:你同意啦?

“我同意什么?

结婚呀!

二姐反问:谁和你结婚啊?

你刚才不是答应了吗!

二姐说:我是说你愿意结就结,没说我要和你结婚。

那当兵的就急了:你啥意思啊!咱俩都订婚两年了,你不和我结婚和谁结婚啊?你有啥想法,今天就说清楚。

“赵建华,你在信里不是说,很多大姑娘排着队等着嫁你呢么,你还不赶紧找一个,订了婚怎么了,订了婚还可以退呢,结了婚还可以离婚呢!

那个人就呼哧呼哧地喘气:徐志娟,我知道你因为啥总往后推,你个资产阶级作风,你当我离了你就找不着啦?告诉你,你们知青里的五朵金花,我想要谁就要谁,没人敢和我说不字儿,就你徐志娟——一个臭资本家的后代,我能要你就是你的运气,还跟我拿大小姐的架子。你算个屁!赶紧的明天和我去拉证明,别废话。我爸能把你弄到卫生院来,也能让你回去劳动。你也不想想,就你这体格,资本家的大小姐,回去劳动你受得了吗?都说你看上这村的姓高的臭流氓了,那家伙是个大流氓,专门玩女人,你他妈的敢跟他犯贱。告诉你,我们家看上的女人,别人谁也不敢碰,看我明天怎么收拾他,我让他生不如死,叫他耍流氓。我暗暗留意,看这家伙会不会和二姐动手,明白肯定打不过他,只能突然袭击用菜刀或剪子之类的。

徐姐的脸色惨白。一会儿说:赵建华,这样,等你提了干,我直接随军行不行?

“不行,你要等也行,得先和我好才行。

二姐凄然地问:怎么算和你好啊?

那个人红了眼,看了看我,然后恶狠狠地说:你心里明白。

二姐说:不行,不结婚之前,我们不能那样。

那个家伙说:我得知道你是不是大姑娘,我可不要破罐子。

二姐脸色惨白了:你这话敢和你爸说吗?

那家伙一晃脑袋说:我咋不敢?

二姐就说:那你把刚才的话对你爸说去吧,我等着。

    那家伙把酒一下喝干了,然后狠狠地哼了两声就走了。我明明的感到他身上牲口的气味。二姐脸色怕人的苍白,呆呆地发愣。我怯怯地问:二姐,你咋了?

二姐无声地搂了我抚摸我的头,一会儿说:小冉,姐不是好人,我不能吃苦,又没志气,作风又不正派,心又邪,你以后长大了别记着我,最好把我忘了。


潇木石长篇小说《一路风尘》无删节版 第八章  男人的味道 - 潇木石 - 木石斋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木木地说:你是最好的人,我长大后当你的对象成呗!

二姐忽然搂住我哭出声来:行,就怕姐等不到那一天了。

我就十分恐怖了,搂了她的头,那是我第一次敢大胆搂抱她。我疯狂地叫道:不成,就不成,你就得答应我,等我大了就给你当对象!

二姐抽泣着:行,行,姐答应你,姐答应你。小冉,你帮姐办件事。

“啥事?

你去叫高岚,叫他明天晚上去公墓等我。

我撅嘴说:我不去,他不是好人。

二姐打了我一下:你长大了是吧?连我的话都不听了,现在只有他能帮我的忙。

“那我现在就去。

“路黑,我给你拿个手电筒吧!

“不用,那东西不管用,净跌跟斗。

我就出来一路小跑,很快到了村东头那个姓高的住的地方。姓高的住在村民家里,那家人说他没在,问有啥事,等他回来告诉他,我只说明天再来。

又回到医院二姐的宿舍,还没进门就听见有人在吵闹。进了门一看,是那个满脸横丝肉的中年女人正在叫骂,她边上一个男的正在劝解,那男的我认识,是公社革委会主任,外号叫赵斜眼。二姐脸色苍白地呆呆地站着,我一进去,那个半老女人就厌烦地说:哎!这小子,你自己个没家呀?你总往这儿跑啥呢!快回去。

二姐拉著我的手说:这里在庄外面,现在就我一个人值班,我让小冉来和我住的。

那女人撇撇嘴:就这么个几岁大的小子,能管啥事啊!

我愣愣地说了句:我十一了。

那女人就不耐烦说:去!去!去!你先到外边去,我们这里有正事。


潇木石长篇小说《一路风尘》无删节版 第八章  男人的味道 - 潇木石 - 木石斋
 

 

我就出来,又听见里边叫嚷:徐志娟,你今天就给我说清楚,你到底咋想的?你说不愿意,那就把收我的手表、自行车和钱给我。当然这地方你是不用呆了,明天马上就回你们大队劳动吧!这两年你吃我们的,穿我们的都得赔给我们。

我听不到二姐的声音,只隐隐听到一个男人低沉的声音在说什么,好像在劝那个横丝肉有话好好说,一会儿那女的又在高声大叫:好好说话!我凭什么好好说啊!她不跟我儿子,我就跟她没好话。光把我们的东西退回来还不行呢!要不是她答应了婚事,我儿子早就和别的女人结婚了,还用等到现在啊!又过了好一会儿,那男人和女人才走了。

二姐没出屋子,我进屋去看见她在床上躺着,给她倒了杯水,然后弄了热水让她洗脸,她默默地服从着安排。只说了句:小冉,开会儿窗子,这屋里太脏。我也闻见烟味儿夹着一股怪味儿。

二姐让我自己洗澡擦身体,知道她晚上又要搂我睡,站在铁盆里擦洗了。她早早躺下了,看我洗完了就伸出雪白的胳膊说:冉!来!我就钻进她的被窝里。

后半夜时有人敲门,二姐披衣起来把我抱到对面床上,就开门出去。我听到有人轻声说话,以为是姓高的,听来却不是,徐姐大概不想让那个人进来,那个人还是推门进来了,他说话了,声音低沉苍老,一股烟味儿和一股怪味儿,那人问:这小子肯定睡着了吗?

二姐冷冷地说:睡着了,我灌了他两杯酒,睡得死死的。

我隐隐地感觉那个人在搂抱二姐。听见二姐挣扎着说:你别碰我,说说咋办吧!

“有啥难办的,你跟我儿子结婚不就完了嘛!那样咱俩还能天天见面,我会心疼你的。

二姐就轻声骂:畜生,我不能同着你们父子俩生活。

那个男人嘻嘻笑着说:天下这种事多了,有什么呀?我实话告诉你,李玉兰、苏爱红我都弄过了。你看她们多老实,多听话,我还能亏待你吗?

二姐狠狠地说:那你咋不让她们嫁给你儿子呢?你,你,是你把我害得这个样子的。你儿子再难看,再有腋臭,我也认了,谁让我是资本家的女儿呢!可是你,你在酒里下药,我是叫过你爸爸的人啊!我是你儿子的对象啊!你、你……你真不是人。


潇木石长篇小说《一路风尘》无删节版 第八章  男人的味道 - 潇木石 - 木石斋

 

那男人恼羞成怒道:这他妈的算个屁!我就是干了你了,咋着吧?妈的!这也算个事儿,又不缺啥不少啥。你不舒服啊!不舒服,你那天晚上叫得那么欢,还跟我装正经,你要么跟我儿子结婚,不然就回你们大队劳动吧!

“你别往死了逼我,逼急了,我把你的丑事都说出去,大不了鱼死网破,你不让我活着,我也不让你好。

那男人恶狠狠地说:甭给我来这套,你真是贞洁烈女,那时候咋没死呢?我亏待你了吗?看看你吃的用的,这年头谁能有这个生活呀?再说,你就是告我都没人信,你是拉拢腐蚀革命干部。你只要应了这门婚事,我保证明年就给你转成正式的国家干部。

“是不是我和你儿子结了婚,还得让你随时玩弄啊?

那个男人嘻嘻地笑着说:咳!我儿子不在,我心疼你也是应该的嘛!小徐,从那一次以后你总躲着我,一值班总弄这么个小崽子,我都有一年没心疼你了,想死我了,你在床上的劲头可是真足呢!我就喜欢你的浪劲儿!

二姐就轻声骂:畜生!畜生!

大约那个男人抱住了二姐,我听见二姐在挣扎,那个男人笑着说:小浪货!你跟我装什么正经啊!我问你:你和高岚有没有事?别让我抓住,抓住我就定他个破坏军婚罪,再说你也别抱什么幻想了,那个高岚如今和西村的刘英打得火热,连孩子都打掉了好几个呢。还有东村老张家的那个大丫头,都让他玩儿了。那家伙就是个流氓,他和东村的钱丫头也弄出孩子了,你还傻乎乎的想跟他。你呀,这辈子是逃不出我的手心了。你看着,我早晚把那个东西收拾了。

二姐挣扎着说:他是流氓,你呢?

两个人在撕扯,我用沙哑的嗓子装作迷迷糊糊地叫:二姐,我尿尿,你开灯吧!两个人顿时就不撕打了,我感觉二姐开了门,那个人走了。

二姐开了灯,她的头发凌乱,满脸泪痕,两眼红肿,衣扣也被撕掉了。我不说话,默默地伸出手摸摸她的脸,她的眼泪就泉水一样流出来,一会儿她关了灯,抱了我去了她的床上。


2017年于北京木石斋(欢迎朋友阅读,交流,版权作者所有,禁止转载,抄袭,剽窃行为,违者必究)



潇木石长篇小说《一路风尘》无删节版  第五章   离地三尺有青冥一缕 - 潇木石 - 木石斋


             潇木石,荣宝斋画院职业画家,著作长篇小说《一路风尘》,2015年由中国戏剧出版社出版,并获得北京市2015年度文学创作奖。

 小说《一路风尘》是一部现实主义的社会言情小说。作者从搜集、组织资料到写作、修改、出版历时二十年,前后五易其稿。小说写庙堂纷争;写仕途隐秘;写江湖人物的道德观和江湖道;写红尘儿女的男欢女爱,特别对“盲流”这个特殊群体做了考证和深入的描写,填补了文学界的一个空白,力求用社会心理学、爱情心理学、性心理学立体的去解剖这个社会。欢迎朋友们订购、交流读后感。

 2017年10月在北京召开本书的研讨会,欢迎参与。小说《一路风尘》五十四万字,分上下两部,书价99元,国内110元寄出;300元可以获得作者四尺整张书法作品一幅。微信:木石斋15901174984


【编辑 王蓉】

潇木石中国荣宝斋画院唐辉工作室职业画家、中国文化促进会学术委员、中国楹联协会会员、中国画家协会理事、河北省美术家协会会员、河北省书法家协会会员、大唐画院院长、大兴区民进会员、燕山诗社、印社社长、龙熙画院常务副院长。作品先后被中南海、国务院以及国内外藏家收藏。木石自幼亦痴迷文学,依从师长诗养心源的教诲,长期坚持文学创作,出版有《潇木石书画辑》一、二、三集(天津美术出版社)、诗集《战斗在世界屋脊》(西南军事文学出版社)、长篇小说《一路风尘》(中国戏剧出版社、获得北京市2015年度优秀文学创作奖)。

潇木石长篇小说《一路风尘》无删节版 第八章  男人的味道 - 潇木石 - 木石斋
欢迎朋友扫上方二维码关注潇木石公众微信号探讨交流

 

 

  评论这张
 
阅读(2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