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木石斋

此生机缘得木性,淡淡杯茶长在手。 去日光阴抱石情,漠漠清愁总入怀。

 
 
 

日志

 
 
关于我

中国荣宝斋画院职业画家、中国文化促进会学术委员、中国楹联协会会员、中国画家协会理事、河北省美术家协会会员、河北省书法家协会会员、国家一级美术师、大唐画院院长、大兴区民进会员。以积墨山水为主要学术,擅做博古,长于画鸡。书法从秦汉魏晋到唐宋元明涉猎颇广,近年笔法多取简帛,揉入行书笔意。作品先后被中南海、国务院以及国内外藏家收藏。木石自幼亦痴迷文学,依从师长诗养心源的教诲,长期坚持文学创作,出版有长篇小说《一路风尘》(中国戏剧出版社)。润格:山水每平尺两万,人物、博古每平尺一万五,花鸟每平尺一万。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 征婚日记 第二十章 潇木石  

2017-04-09 21:35:22|  分类: 木石斋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   征婚日记    第二十章    潇木石 - 潇木石 - 木石斋

原创

征婚日记

第二十章

————潇木石

        那个情感女作家和电视节目女主持坐在茶台旁,一直跟我针锋相对的孟繁凡给她们每人发了一个花梨杯座、一个仿钧窑的茶杯。这两个一个要喝黑茶,一个要大红袍。孟繁凡正在一旁博古架上翻动那些罐子寻找,刚才那个美女茶艺师回来,找了茶出来接过了泡茶的活儿。
        三里屯双狐自顾拿出烟来问我们:“我们俩是大烟鬼,抽烟你们能忍受吗?”我说自己坚决不能忍受,就去东北角上空着的一个茶台边坐了,秦晓曦也就端了她的和我的杯子过来,那边儿两个母狐狸放肆的大笑着喷着比男人们还“荤”的笑话。
        一会儿美女陆警官也端了茶到我们这边来,嘴上还说:“我得监督这两个家伙,不允许说悄悄话私定终身啊。”
       秦晓曦就说:“凭什么啊?他未娶、我未嫁,我们是自由的。”
       陆小曼坏笑着说:“你要跟你们老板娘作对是吧?明明知道她要撮合孟教授和这个家伙,你还敢掺和啊?”
       秦晓曦幸灾乐祸说:“林姐倒是认真,去年把潇哥吓得中途跑路,这都过了大半年了,她还想给撮合啊?嘻嘻,潇哥今天您不会半路跑了吧?”
        我睁大眼睛严肃地回答说:“看看,大姑娘家家的,别拿我们老男人开玩笑,我那次不是跑,是真的有急事。”
        陆小曼就恶狠狠地说:“我算是看透了,你和姓陈的家伙都是贱男,对高雅过敏,就喜欢洗头房、足疗馆的女人,看看人家小孟和小秦,气质高雅、家世清白、人物更是白富美,可是你们两个狗肉上不了宴席,就是每天去翻垃圾箱闻那些臭肉。”
        我撇撇嘴说:“哎哎!陆小曼,您过了啊,过了。现在是讲人权、讲民主的时代,我们俩喜欢什么是自己的自由,我从小在海边儿长大,就是爱吃卤虾酱,您大美女爱吃黄油面包,可是我吃了就闹肚子。再说您哪只眼睛看见我翻垃圾箱,闻脏东西了?女人牙尖嘴利不是好事,当心被男人甩。”

原创   征婚日记    第二十章    潇木石 - 潇木石 - 木石斋

        陆小曼就骂道:“要说牙尖嘴利,天底下还有比您潇画家嘴损的?你没翻垃圾箱,昨天你们干什么去了?当我不知道啊?”我一时心虚,心里琢磨这类事一般老王、老韩不会跟太太说的,她怎么会知道的。
        秦晓曦马上夸张地瞪大眼睛追问:“哎哎,陆姐,昨天他们干什么去了?您说说。”
       我马上端起茶杯做无语状,心安理得地喝茶,但是没用,我的问心无愧形象,马上被陆小曼刀子一样的语言给切割的四分五裂,陆大美女撇撇嘴说:“小秦啊,你千万可别对这种男人动心,这家伙平时一副艺术家不拘小节的放浪外衣,其实是为自己的龌龊行径做的伪装和借口,你知道这两个家伙昨天干什么了吗?”秦晓曦悲哀地摇摇头,脸上已经是令人心痛的绝望。
        陆小曼继续说:“这两个家伙昨天竟然堂而皇之的去征婚了,你说气人吗?”
        秦晓曦茫然地说:“也没什么啊。他们这个年龄征婚也正常啊,再说都是单身啊!”
       陆小曼急躁地说:“大小姐,您可真天真,他们身边缺女人吗?
       秦晓曦迷惑地说:“陈老师我说不清,潇哥身边没有吧?”
       陆小曼就低声喝道:“潇疯子身边有多少美女你会不知道?你不是啊?还有孟繁凡、李焕,你不知道吗?”
       秦晓曦红了脸说:“我们只不过和潇哥是朋友,算不得————那个”
       陆小曼忽然明白自己弄错了概念就说:“我是说他们身边有多少好的美女资源啊,还要去垃圾圈应征征婚。”
       秦晓曦嘀咕说:“征婚怎么会是垃圾圈的。”
       陆小曼就坏笑着一指我说:“你问他,你问他。”秦晓曦就有些惊恐地盯着我,眼神里还有些悲壮。
       我无奈拿出招牌坏笑摸了摸鼻子说:“第一,我们俩是被你们老板和陆小曼的老公设计去征婚的;第二,征婚单位肯定有正规的,只是我们运气不好昨天遇到了骗子,所以不能说社会上所有的婚介公司都是垃圾公司。还有吧,我们俩都知道会挨骗,就是去体验体验,仅此而已,仅此而已。”秦晓曦低下头去喝茶。
       陆小曼得理不饶人说:“哎哎!别给自己脸上贴金了,还体验生活呢,你潇大师在这个星球上漂流了多少年了?什么事情不懂?就是下流胚子,就如《红楼梦》里的贾琏,家里头娇妻美妾一群,却要去勾搭‘多姑娘’,贾母说的好‘男人都是属猫的’……”
       没等她说完我就打断说:“哎哎!陆小曼,好像你们爷们儿也是男的,不是女的。”
       陆小曼一瞪眼说:“他也和你们一个德行,你以为他高尚多少呢!”
       我笑了笑说:“嘿嘿!那我就平衡了,按照您的逻辑男人没好的,嘿嘿,我很欣慰。”
       陆小曼瞪着眼睛低声骂道:“看你这个讨厌嘴脸,你把话说清楚,你欣慰什么?”
       我说:“按照我的理解,这世界上就两种人,男人和女人。按照您的逻辑男人都是坏东西,你们还寻死觅活的找我们干什么,尤其是你陆青大警官,您当初可是机关算尽要找我们老韩的……”我还要说时,陆小曼已经煞白了脸抄起了茶杯,我马上忍住,正色拿起茶来喝了一口。

原创   征婚日记    第二十章    潇木石 - 潇木石 - 木石斋

       秦晓曦忽然抬起头盯着我说:“潇哥,我也移了,五月份就走,去墨尔本,您还想出去吗?我们都盼着你能再出去的。”
       我有些诧异说:“你们老板出去是必然的,你跟着出去干什么啊?再说您这秘书还有跟着老板一家出国的啊?您大姑娘可要担心老板娘多想啊!”
       秦晓曦瞟了一眼陆警官说:“陆姐也办辞职了,应该正在申请,我们都去墨尔本。”
       陆青叹口说:“我的公职好办,算上大学已经三十年警龄了,就是出去的手续啰嗦些,不过也不是太难办,这件事在咱们内部圈子里知道就行了,不要传播。”
        然后对我说:“这件事是我不让老韩告诉你的,我要十月底才能定下来,林姐这几天就会走了,去那边一个大学教汉语和中国文学史,我去了就是在家养身体,等于提前退休了。”我一时无语,秦晓曦就去端了刚才的下关熟普过来煮了。
        我们又喝了几杯茶半山腰又有汽车停下,一会儿会所的两个美女迎进几个男女进来,前面是一个苗条的三十左右的美妇人,她进门就脱了雪白的狐裘,露出一身黑色连衣裙,加之晃动一头长发,更显得妙曼神秘,这女人身后是两个没脖子的肥胖男人,肚子极大,人没进门肚子已经挺了进来,两个都是红光满面,每人身边挎了一个花猫一样的小女人,赵总就站起身来说:“人到齐了,我们大家就在等你们呢,都去餐厅吧,一起介绍。”说着美女经理小赵就招呼我们去海棠厅。
        转了一些封闭的回廊,向上攀登了几十级石阶就到了海棠厅,里面有一张巨大的红木餐桌,当中一大束鲜花,桌子上已经摆放了一些水果和冷盘在不停地转着。赵总一定要老王坐主位,老王坚决不干,最后是赵总坐了主位,左手边依次是老王、林舒、老韩、陆青、老陈、我、孟繁凡、秦晓曦。右手边是那个一身黑的美女,然后依次是刚刚进门的两个企业家和他们的小女人,然后是那个“三里屯双狐”中的情感女作家,赵总问她身边是哪个男人时,那个女作家看了看身边的三个男人说:“都是我的男人,哪个都行。”
        那个变性主持人伸手拉出一个人说:“哪里是你一个人的,是我们姐妹三个的,就他吧。”
       女作家一把搂住那个男人说:“来,老公,坐我身边儿。”那个“女”主持人就又抓了一个男人在自己身边,然后是赵凤和一个男人坐了。我看看赵凤背对着门,正对着她老爹,心里算计这女子肯定是敢喝,可是老赵没必要让女儿来做主力,喝酒伤身,我从来没见过一个父亲让自己女儿做副陪的。好在赵凤身边还有一个美女小赵,这个女子的位置一定会主动喝酒的。
       这时赵总依次介绍,他指着老王说:“这是XX集团的王总,王总还有一个身份是大作家,人家可不是有了钱以后玩文字赚名声的票友,人家是先写作成了名人后才下海做生意搞实业的,王总是典型的红二代,海军大院长大的,根红苗壮的红二代啊,这是他的夫人北大的博导林教授。”四周一片喊“幸会、幸会”声。然后一指老韩说:“这是XX集团的韩总,韩总和王总一样同样是红二代,同样是大知识分子,大文化评论家,大家应该还能记得很多文化现象都是由韩总点评的,他也是做学问出名后才搞实业的,这是他的夫人XX公安局XX处的陆处长。”又是一片幸会声,然后指着老陈说:“这位是大诗人陈先生,他更是红二代,他的老父亲55年就是中将。”周围又是一片幸会……

2017年4月9日续写于京华永定河畔木石斋
  评论这张
 
阅读(30)|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