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木石斋

此生机缘得木性,淡淡杯茶长在手。 去日光阴抱石情,漠漠清愁总入怀。

 
 
 

日志

 
 
关于我

中国荣宝斋画院职业画家、中国文化促进会学术委员、中国楹联协会会员、中国画家协会理事、河北省美术家协会会员、河北省书法家协会会员、国家一级美术师、大唐画院院长、大兴区民进会员。以积墨山水为主要学术,擅做博古,长于画鸡。书法从秦汉魏晋到唐宋元明涉猎颇广,近年笔法多取简帛,揉入行书笔意。作品先后被中南海、国务院以及国内外藏家收藏。木石自幼亦痴迷文学,依从师长诗养心源的教诲,长期坚持文学创作,出版有长篇小说《一路风尘》(中国戏剧出版社)。润格:山水每平尺两万,人物、博古每平尺一万五,花鸟每平尺一万。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 长篇小说 《征婚日记》 第二十五章 潇木石  

2017-04-28 23:55:32|  分类: 木石斋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  长篇小说   《征婚日记》   第二十五章   潇木石 - 潇木石 - 木石斋

原创

长篇小说

《征婚日记》

第二十五章

————潇木石


       车上几个人不再说话,静静地看着窗外,各自想着自己的心事。老王、老韩在昌平都有别墅,老韩今天大约是为了送我们去二环里住,钻进后海一片胡同,让司机认准了门牌,又交代了保姆的手机号,陆青回身向我晃了晃拳头说:“潇儿,晚上回你自己的家,就是晓曦邀请你去她家你也不允许进去,听见没有?”
       我无精打采地说:“行了,小姑娘,您就别跟我拍老腔儿了,我知道您是我嫂子,您是为了我好,行了吗?亲嫂子。”陆青才下车。
       司机匆匆向西绕道红莲北里,这里是晓曦的家,正怕晓曦醒不了,这女孩恰到好处地坐直了身体,张牙舞爪地指挥门卫放行,又指挥司机到了她的楼下,然后挣扎着下车,脚一沾地就是一个趔趄,我赶紧下车扶住她,正想问她自己能不能上楼,老陈没好气地说:“还不快点儿抱上去,我家里还有人等着呢。”
       横抱起晓曦进了楼道,按了电梯才问几层,晓曦说是19层,一会儿到了,晓曦靠在自己门前掏钥匙,好容易捅开进去,却没关门,我连忙叫住她说:“把门反锁上,我听见锁门声就走。”晓曦却反身出来靠在门上眯缝着睡眼看我,我连忙说:“哎哎!宝贝儿,咱别闹了,底下还一个火急火燎见女朋友的中老年诗人呢,您在晚几分钟他可是真敢指挥车开走,我家还有几十里路呢。”晓曦有些踉跄地回身进去,我明显听见里面锁门声,就连忙转身按电梯下楼。

原创  长篇小说   《征婚日记》   第二十五章   潇木石 - 潇木石 - 木石斋

       老陈连忙指挥司机过莲花河、上二环开始向东绕,到了大郊亭附近,终于七拐八拐地钻进了一片破旧平房,我疑惑地问老陈:“哎,这是哪里?”。
       陈疲惫地说:“我女朋友的家。”
       我淡淡问了一句:“你怎么住她家啊?”
      老陈喃喃道:“那我住哪儿啊?哎,我们亲爱的来了。”我就向前方望,古老陈旧的路灯下一个胖敦敦的女人在徘徊着,露出一张大白脸和一个鲜红的嘴唇,顶着一个夏天才戴的小红礼帽,在这寒冷的午夜很有些鬼气。我忽然想起前天在“蓝月亮”婚介所见到的那个白胖丰满的女人来,好像就是这个打扮,再仔细一看果然没错,心里开始咒骂我和老陈的荒唐行径。心说:“TMD,我们两个流氓文痞差点成了连襟。”
       老陈没等车挺稳就开门窜出去,那个假富婆就拧动丰满的腰肢嗲声嗲气地说:“哎呀,老公,怎么这么晚啊,人家想死你了。”说着就一把搂住老陈旁若无人地亲了一口,我赶紧请司机快闪。
       看看表已经是凌晨两点了,画院是不能去了,门卫早就睡了。只好回自己的家,和司机一番告别感谢,终于进了静悄悄的小区,我的家在32层,也就是这栋楼的顶层,这是我的习惯,无论在哪里买房一定要顶层,这套房买了小三年了,是一套一百六十平复式楼,我在这里还没住过两个月,家里只有一个冰箱,没有床,只有一个铺在木地板上的棕垫,这是我的习惯,没有电视,电脑在画院,和画院相比这里更像一个旅店。因为半个月没来了,屋子里有些干热。大约是喝茶太多,竟然没有睡意,心里好笑:“什么TMD茶道?最好的茶道就是午夜别让我喝茶,别让人失眠。”

原创  长篇小说   《征婚日记》   第二十五章   潇木石 - 潇木石 - 木石斋

       打开加湿器,打开饮水机,弄了一杯热水坐在二楼窗台上看看寒夜里的北京,想了想晓曦平时极注重社交礼仪,极少喝多,虽然是老王的秘书,却很少替老王挡酒,因为老王不让,今天喝多了有些失常。又想想繁凡也是很注重仪表的,今天也有些失常。想到她的那个和主持人组班底的提议,冷静下来认为自己没时间,明天还是早些告诉她。又想想和那个野女孩娇娇的约定,就洗漱了躺在二楼卧室棕垫上等着睡意来。
       早上九点老赵的电话把我吵醒了,说一会儿来接我,让我联系娇娇,理了理头绪,熬到九点半才打给娇娇,那边儿没好气地说:“老扣儿,不是说好十点叫我吗?一会儿给我带些早点啊,我要肯德基,到我附近再打电话叫我,记得我的工资500,我昨天就请好假了。”
       放下电话心里提醒自己说:“又一天开始了。”(待续)

2017年4月28日午夜续写于永定河畔木石斋
  评论这张
 
阅读(1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