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木石斋

此生机缘得木性,淡淡杯茶长在手。 去日光阴抱石情,漠漠清愁总入怀。

 
 
 

日志

 
 
关于我

中国荣宝斋画院职业画家、中国文化促进会学术委员、中国楹联协会会员、中国画家协会理事、河北省美术家协会会员、河北省书法家协会会员、国家一级美术师、大唐画院院长、大兴区民进会员。以积墨山水为主要学术,擅做博古,长于画鸡。书法从秦汉魏晋到唐宋元明涉猎颇广,近年笔法多取简帛,揉入行书笔意。作品先后被中南海、国务院以及国内外藏家收藏。木石自幼亦痴迷文学,依从师长诗养心源的教诲,长期坚持文学创作,出版有长篇小说《一路风尘》(中国戏剧出版社)。润格:山水每平尺两万,人物、博古每平尺一万五,花鸟每平尺一万。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 长篇小说 《征婚日记》 第二十四章 潇木石  

2017-04-25 08:20:33|  分类: 木石斋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
长篇小说
征婚日记
第二十四章
————潇木石

 原创   长篇小说  《征婚日记》  第二十四章    潇木石 - 潇木石 - 木石斋      
       我正要开口就听见老陈大叫说:“我就说嘛,怎么今天‘潇疯子’没和‘陆小曼’开战,原来是美人在怀啊。我早就提醒‘小狐狸’,这个画画儿的对她没安好心,我终于明白他为什么没去征婚了,原来早就惦记上小狐狸了。”
       陆小曼却说:“他也去了的,肯定去了,根据我的情报。”
       此时老韩开始打岔问:“小青你怎么知道老陈和潇儿去征婚的?”
       陆青嘻嘻笑着说:“嘿嘿,我是警察总能有办法。”
      老陈狐疑地说:“您一个正处级警察,也不能总盯着我们俩啊。”
      我猜测问题出在那天两个美女身上,正在考虑措辞,老陈早抢着说:“那天俩美女小沈、小范可跟你们家男人关系不错,这俩小狐狸心怀叵测,说的话未必可信。”
       陆青躺在他男人的腿上摸了摸老韩的下巴说:“陈诗人啊,您也不必含沙射影的挑拨,我跟我们老韩‘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你挑拨也没用,再说了小沈、小范我都熟,她们每天住哪里我都清楚,是吧老公?”
      老陈无处发泄就故意找挨骂说:“什么天长地久,还不是《断桥外传》,有什么高尚的!”
       陆青一时没明白老陈的话就问我:“这家伙什么意思?”
       我正气愤陆青把我和怀里的晓曦逼到死角,就毫无顾忌地说:“白蛇镇压,青蛇上位。”
       陆青一下从他老公怀里蹿起来叫到:“陈四眼儿,你个流氓文痞,做汉奸把好端端一个老婆送给外国毛子蹂躏,还敢来挖苦我,看你烂的都上不了墙了——”
       陆青正要再骂时,老韩回头对我说:“潇木石,你上辈子跟陆青有仇啊?你不气她活不了啊!”我心里暗骂老韩重色轻友,每次我跟他老婆争论,他一定要帮老婆对付我,我几乎成了他们夫妻秀恩爱的平台。这家伙的名言是:“妻子如衣服,兄弟如手足,你动我衣服,我断你手足。”

原创   长篇小说  《征婚日记》  第二十四章    潇木石 - 潇木石 - 木石斋


        陆青回头看着我晃了晃小拳头说:“画画儿的,我要十月份才出去的,趁着还没走,咱们哪天约个地方练练,我等这一天等了二十年了。”
       我全然无所谓地看着窗外说:“好男不跟女斗。”
       老韩看着窗外自言自语说:“要告别了,这些原本属于我的灯火、夜色、人群。”
       陆青霎时如小女人一般,偎依在她男人怀里轻声说:“我觉得一切都可以不是我的,只要有你。”老韩不说话理顺着妻子的头发。老陈一时没有屁放,只是呆呆地看着窗外,这2011年初春的京华午夜。一辆辆冷漠的车,仿佛被灯红酒绿掏空了热情,机械地匆匆而过,一同闪过的还有那些光怪陆离的灯火,偶尔一两个夜行人,紧紧缩着脖子麻木地倒换着双腿,在灯光里更像一些没有生命的木偶,点缀在这座巨大水泥丛林里。我怀里酣睡的晓曦有意无意的把头拱进我的臂弯,两臂很明显的用了用力环抱。
       一会儿老韩说:“今天挺好的,我们能安静的看看北京的夜。其实这座城市没有别人想象得那么热情。”
       老陈破天荒地说了句人话感慨道:“是啊,那么多政权交替,都是无情的故事,这座政治城市本就是无情的。”
       陆青低声问我:“潇儿,你想什么?”
       我想了想说:“一直在这个星球上散步,就是没想到有属于自己的地方,对于我——北京和温哥华没什么区别。”
      怀里的秦晓曦却嘟囔了一句说:“那你为什么不跟我们去温哥华?”我低头看时这女子睡得仿佛很甜。
        陆青说:“过几天林姐就走了,走前我们小范围聚聚吧,其实这次圈子里一起走的有三十多人,年前年后都在忙碌,我们算是晚的了。”
       我感慨了一句说:“是啊,要变天了。”
       老陈无趣地说:“没什么,他们这些蝗虫过十年又回来了。”
       老韩说:“未必,什么事情总有个尺度,留一些福利给后来吧人,我们本来就该退休了。”

原创   长篇小说  《征婚日记》  第二十四章    潇木石 - 潇木石 - 木石斋

       我了解老王、老韩、老陈他们的那个圈子,严格说起来我根本不是他们那个圈子的人,我当初和他们三个成为朋友,只是文字结缘,年深日久也就成了哥们儿。他们那个圈子已经接近了这个国家的权力中心,甚至可以左右地方官员的升迁,左右一些国有项目的投资方向。老陈在他们那个圈子里地位曾经比老王、老韩高一些,只是由于他们一家过早的脱离了政治中心,也就渐渐淡出了那个圈子,相反父辈当年只不过是厅级干部的老王、老韩长袖善舞,几十年经营已经是这个国家顶级的圈子了,这个大圈子里有小圈子,每一次政治变更都影响圈子格局,这次老王、老韩迅速退往澳洲就是政治风雨要来的前奏。(待续)
2017年4月24日夜续写于永定河畔木石斋
  评论这张
 
阅读(1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