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木石斋

此生机缘得木性,淡淡杯茶长在手。 去日光阴抱石情,漠漠清愁总入怀。

 
 
 

日志

 
 
关于我

中国荣宝斋画院职业画家、中国文化促进会学术委员、中国楹联协会会员、中国画家协会理事、河北省美术家协会会员、河北省书法家协会会员、国家一级美术师、大唐画院院长、大兴区民进会员。以积墨山水为主要学术,擅做博古,长于画鸡。书法从秦汉魏晋到唐宋元明涉猎颇广,近年笔法多取简帛,揉入行书笔意。作品先后被中南海、国务院以及国内外藏家收藏。木石自幼亦痴迷文学,依从师长诗养心源的教诲,长期坚持文学创作,出版有长篇小说《一路风尘》(中国戏剧出版社)。润格:山水每平尺两万,人物、博古每平尺一万五,花鸟每平尺一万。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 征婚日记 第十八章 潇木石  

2017-04-02 01:50:19|  分类: 木石斋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  征婚日记   第十八章   潇木石 - 潇木石 - 木石斋


原创

征婚日记

第十八章

————潇木石


       美女林教授亲热地拉住秦晓曦的玉手,拍拍她的翘臀说:“傻丫头,跟你姐姐还灌迷魂汤,你就不怕别人看笑话啊!来,快坐这里,我带回来的护肤品用了吗?”
       秦晓曦紧紧靠着林美女坐下说:“就我姐姐疼我,还是国际大品牌好,真得很有效的。”
       林美女说:“你的皮肤本来就好,我还怕你不喜欢呢。”然后叫我说:“木石坐这里。”又指着一旁的一个微胖白嫩的戴眼镜的美女说:“我们系的小孟——孟繁凡,你们见过的,就是去年中秋在我家。木石啊,人家小孟今年也评副教授了。”又指着另一位高挑的中年女人说:“西北著名女实业家,何凤仪女士。”
       我忙对小孟说祝贺,繁凡就把小手伸过来说:“潇哥最近好吗?老在网络上看您的诗文,正想向您讨教,我今天可是带着问题来的,我不隐晦自己的观点,您可也别顾左右而而言他,反正我是不弄明白决不放弃的,也不会顾忌您的面子。”
       我连忙摆手说:“孟才女、孟才女,您高抬贵手,要说学问,我一个画画儿的,无非是故弄玄虚的炒炒知名度,哪有真材实料啊。您是家学渊源,中国第二家啊,我这点小聪明也就是糊弄青涩的女大学生们,跟您才女面前,只有帖耳俯首聆听教诲的份儿。”然后一指正在高谈阔论的陈大诗人说:“您找错对象了,那边那个真正的诗人,又是您的学长,他老人家在北大校园追女生、朗读他荷尔蒙派嚎叫诗的时候,您还在幼儿园呢。您把他驳倒才是真正的有功力。”
        繁凡说:“我不想难为他,毕竟是学长,只想把你驳倒,上次在林姐家你半路退场,我还没声讨你,简而言之,我要打击你的狂傲,目的是为了‘娶你’,你将怎么应付?”
        一旁老韩的现任夫人陆警官就大笑说:“好!小孟就是厉害,我挺你,给这些男人们一些颜色看看,什么上等人、什么猎艳族啊,光彩啊?做的那些肮脏事儿连下里巴人都切齿,哏,这些家伙串通一气,狼狈为奸,别犯到我手里,不死也让这类家伙们脱几层皮。”

原创  征婚日记   第十八章   潇木石 - 潇木石 - 木石斋

       我坐在那里努力做平淡状,把两个抽筋的腿肚子紧紧夹住,从容的拿出我的招牌坏笑,对着繁凡说:“嘿嘿!妹妹,您可别吓我,哥哥这小心脏从雪域回来就受了病了,禁不起折腾,您可别反悔,对于我这样的老男人吧,别给我一点儿希望,您真的把我的热情燃烧起来,那叫一个‘棉花包着火——没救儿’,恐怖吧?”
       孟繁凡比我更冷静,直接把脸凑到我鼻子前两寸远,目光咄咄地说:“现在你敢当众吻我,咱们今天同居,明天去办证。我不以老处女自卑,您也不必因鳏夫做作。我今年三十六,在您儿子面前总做得阿姨,在您的父母面前大约能做儿女,读书之外,颇能自任厨事,言谈只偶尔外露锋芒,平日生活最喜温和箴言。哥哥您还有什么不满意?”
      我喘了口气说:“妹妹,您能让哥哥喝杯茶吗?”
      孟繁凡嫣然一笑说:“要不要我素手浅斟啊?”
      那个女企业家何凤仪大约被我们的谈话惊呆了,一直愣愣地看着我们,大约她和这三个女人不是很熟,此时插话说了句:“你们文化人说话也挺吓人的,比我们老百姓还直爽。”周围几个女人就笑。
      我无语连忙抓茶杯,正在表演茶道的女孩子微笑着说:“潇先生,您拿的是孟教授的杯子。”说着夹了一个花梨杯坐放在我面前,又从消毒器里夹出一只仿钧窑茶盏来,然后问:“您喝哪种茶?”
      我看茶台上有很多壶,就指着一把日本菱形铁壶说:“有下关普洱吗?要熟普,我肠胃弱。”
       女孩说:“有的,古树茶,我这就煮。”
       孟繁凡却说:“美女,您休息一下,我来煮行吗?”
       那个年轻女孩子人小鬼大的向我眨眨眼,然后微笑着对孟副教授说:“好啊,我正好去餐厅那边看看怎么样了。”
       一旁的秦晓曦忽然搂住我的左臂说:“哥哥,您不是说要追我吗?再跟孟教授山盟海誓不合适吧?”

原创  征婚日记   第十八章   潇木石 - 潇木石 - 木石斋

       我长长喘了口气,正在考虑措辞,一旁林美女笑着拉住晓曦的手说:“你这孩子别凑热闹,小孟是来真的。”
       孟繁凡就直直地盯着我的眼睛说:“我真是严肃的,并且声明,本人坚决不是猎艳族,并对其族类嗤之以鼻。何况您也不符合猎艳族狩猎的标准吧。”
       我咬了咬牙说:“我是、我是行了吧?您几位女侠尽管声讨。”
       小孟静静地盯着我坚定地说:“你不是。”
       正说着庭外汽车声响,又进来三男两女,我一看那几个男女心里轻松了许多:京城真正的猎艳族到了,我一会儿可以做壁上观了。我就听见身边晓曦冷冷地哼了一声说:“这回真的来了,今晚上有热闹看了。”
       我看看身边几个女人的反应,林教授扫了那些人一眼就站起来打招呼,却没移动脚步,陆警官则是有些冷淡地站起身点了点头,孟副教授连头都没抬自顾煮茶,我个人认为:反应最小的小孟,心里波澜最大。最年轻的秦晓曦应该对这些人了解最深,因为她的立场鲜明。        老王的夫人林教授不叫“林徽因”,她的原名叫:“林舒”。大我一岁68年的,老王是59年的大我十岁,老韩是58年的,他夫人原名叫:“陆青”,我们给这两个才女起了“林徽因”“陆小曼”的外号,因为那时候她们都是文艺“女青年”。这两位才女都把各自男人的前妻挤走,然后上位成功。林舒和王君的恋爱相对平淡,王君八十年代、九十年代写小说、写电视剧很红了一阵,后来就自己投资拍戏,然后就赔光了钱,前妻跟就他大闹,然后离婚,其实王君已经在林女士肚子里造人成功了。她前妻拿走了老王当时仅有的钱远走美国,弄了个抛夫弃女的名声。林舒却被说成了救老王于水火的女侠,有真爱、有担当,婚后对老王的女儿也很好。
       陆青和老韩都是空军大院的,她比老韩小十六岁,那时老韩搞文艺评论,经常在电视上指点江山,很是人五人六的样子,陆青是从骨子里崇拜。没事儿老去和人家夫妻挤卧室,偏偏老韩的那个傻媳妇喜欢陆青到令人不解,把钥匙和儿子都交给她管,等到真的发现问题,那女人就收拾了一个箱子悄悄地去了欧洲,后来寄了离婚协议回来,还祝福老韩和小陆幸福,为此老韩小陆只是偷偷的去办了证,到现在也没办婚礼。(清明将近事情太多,过几天再续,朋友们见谅。)

2017年4月2日午夜续写于永定河畔

  评论这张
 
阅读(2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