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木石斋

此生机缘得木性,淡淡杯茶长在手。 去日光阴抱石情,漠漠清愁总入怀。

 
 
 

日志

 
 
关于我

中国荣宝斋画院职业画家、中国文化促进会学术委员、中国楹联协会会员、中国画家协会理事、河北省美术家协会会员、河北省书法家协会会员、国家一级美术师、大唐画院院长、大兴区民进会员。以积墨山水为主要学术,擅做博古,长于画鸡。书法从秦汉魏晋到唐宋元明涉猎颇广,近年笔法多取简帛,揉入行书笔意。作品先后被中南海、国务院以及国内外藏家收藏。木石自幼亦痴迷文学,依从师长诗养心源的教诲,长期坚持文学创作,出版有长篇小说《一路风尘》(中国戏剧出版社)。润格:山水每平尺两万,人物、博古每平尺一万五,花鸟每平尺一万。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 征婚日记 第二十三章 潇木石  

2017-04-24 09:12:28|  分类: 木石斋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   征婚日记   第二十三章   潇木石 - 潇木石 - 木石斋

原创

征婚日记

第二十三章

————潇木石


       刚要去另一个房间时,却看见赵总漂亮的太太摇摇婷婷的,仿佛仙女般从下面轻盈地飘上来,尹女士见了我就优雅地抬手理了理长发说:“我去茶室请您来唱歌,结果您自己倒先来了,来很久了吗?”
       我说:“是啊,就是里面太吵,我还是去那边好些,人老了,怕吵。”
       尹女士动作优美地拍拍我的手掌说:“您才不老呢,在我眼里您可比毛头小伙子有魅力多了。”
       我努力做出夸张状,摸着下巴睁大眼睛说:“嗯,您这么说我就有自信了。”见她一脸亢奋的粉红如霞,额头上分明一层细密的汗珠,周身散发着一种奇妙的气息,我心里一再遏止自己龌龊的揣度。
       尹女士正要拍我的头,却见孟繁凡和秦晓曦两个歪歪斜斜地从那个噪音如锤的空间晃出来,繁凡见了我就叫到:“他得唱歌。”
       晓曦就傻笑说:“他不会。”
       繁凡直勾勾盯着我缓慢说:“他不好。”
       晓曦目光迷离地说:“他不坏。”
       孟副教授忽然大笑说:“他不好不坏。”
       晓曦就一个踉跄冲到我怀里来,连带繁凡也扑在我的左肩,繁凡挣脱晓曦的手,扶着我的肩头站稳,一脸怪怪的表情看着我说:“主持人想让我们进她的班底,成立一档节目,组稿子连当嘉宾,我推荐了你,你去不去?”

原创   征婚日记   第二十三章   潇木石 - 潇木石 - 木石斋

       我连忙说:“有事明天聊,今天不谈国事。”就把晓曦扶住,晓曦却一拉繁凡趔趄着冲进卫生间里去,里面忽然传来一阵惊叫,尹女士想去看看却被我叫住。几秒钟后那个美男子提着裤子跑出来,后面是那个女作家哈哈笑着跟在后面,我隐隐听见晓曦骂了一句“混蛋、混蛋”。
      尹女士和我一起进了另一个厅,看见几个半老男人身边都有一个年轻女孩子在服务,男人们还在计划什么细节。只有老陈旁若无人的和一个女孩儿窃窃私语,大约在讲什么扯淡故事,弄得那个女孩子红了脸,做出痴痴呆呆的样子一脸崇拜。
       赵总见我进来就招呼我去了房间一角,跟我详谈画院的主旨、分工和如何利益共享,我努力集中精力听着,灵敏的耳朵分明听见老王要老陈给他的前嫂子打电话请出来见面,老陈满口答应。
      老陈一家是京都红二代里的奇葩,他老子是参加过大革命的老革命,55年就是中将军衔,后来“划右派、进牛棚、批斗”全部都享受了,刚刚落实政策就去见了“马克思”。老陈他们弟兄五人,都争先恐后的离了婚,挤在他老子拿命换来的五层别墅里,每人一层。这五个官二代在政治技能上都是弱智,却都继承了他们母亲的文艺天赋,老大爱好摄影,属于败家玩儿艺术的代表,离婚后把儿子丢给妻子,自己一个人成了专业艺术家,他前妻不搭理他,对比自己小十多岁的小叔子陈君倒是有情有义。老陈每次耍无赖去蹭饭、给人跑官、办事,他的前嫂子都满口答应。他的前嫂子和他们门当户对,都是红二代,如今好像已经是副部级官僚,大约这次老王、老韩要开溜去墨尔本就把老陈当做退路——耍花枪、扯旗儿准备下场了。
       我看他们商量的事情已经到了尾声,就提出回家。赵总说给所有人都准备了客房,尤其提出让我留在别墅,明天一起去高碑店买家具。我正犹豫,老陈却出乎意料的一定要回去,我就也坚持回去。赵总没办法就安排司机。要走的人有老王、林舒、老韩、陆青、繁凡、晓曦、老陈和我。老韩今天开的是他的奔驰商务,于是决定老韩夫妇、老陈、晓曦和我一车,老王夫妇和繁凡一车。
       跟老赵和那些狗男女告别,老陈迅速地窜进司机身边的位置。老韩两口子在当中,我和晓曦就坐在后排。上了车陆青就把车座弄通了,横躺在老韩怀里,老韩轻轻地给她揉捏着额头和颈部。看的我心里不爽正想找些理由刺激“陆小曼”,醉醺醺的秦晓曦就趴到我腿上回身搂了我的腰,把头扎进我怀里,我霎时像被人套了紧箍咒,正襟危坐一动不动。

原创   征婚日记   第二十三章   潇木石 - 潇木石 - 木石斋

       前头老陈在接电话,他接电话从来都开免提,分明听见一个嗲嗲的声音在说:“老公你还回不回来啊?人家想你了。”
       老陈连忙唯唯诺诺地哀求着、解释着,我正在心里不停骂老陈是傻B1,陆青却像土狗发现了“便便”一般,在老韩怀里翻了个身回头问老陈:“哎!老陈,你给谁打电话哪?那边儿是谁啊?新挂上的吗?太迅速了,也不跟大伙说一声,有时间凑个局祝贺祝贺。”
      老陈挂了电话满是幸福地念着韵白道:“被人想念真好,相思真个好光阴啊!”
       陆青嗤嗤笑着说:“哎!老陈啊,您那点才情如今也就这时候有一点用场吧,我看你根本谁也不爱,就是要找一个能够被你骚扰、寄托牢骚的对象,否则你会寂寞出病来。”
      老韩平淡地说:“你别把他说的那么高尚,主要还是要宣泄荷尔蒙,否则血管承受不了压力。”
      陆小曼嗤嗤笑着说:“老公,咱家永远是你比我深刻。”
      此时腾出嘴来的老陈马上组织攻势怪笑说:“嘿嘿,其实我最替你美女陆警官不值,你比老韩小十四岁,从小就傻乎乎的崇拜他,三十二岁才嫁了他,你这么年轻漂亮,为了他这一棵歪脖树放弃了整个森林,多亏啊?今天看见我幸福恋爱羡慕了吧?别跟他逃跑去墨尔本了,为了他连公职都要丢了,太傻了,他们这些家伙去了那里可以经商,可以讲学,总会混的人五人六的,您去了等于一切都没有了,您说您傻不傻啊?
       老韩说:“老陈你别混乱喷,我问你,昨天都干什么了?”
       傻老陈马上来劲说:“我还没找你和王大骗的麻烦呢,你们俩明明知道那是陷阱,还怂恿鼓励我跟潇儿去跳,难怪如今江湖上流传‘最难防的是朋友’,你们俩也太阴险了。”


原创   征婚日记   第二十三章   潇木石 - 潇木石 - 木石斋

       没等老韩说话陆青就抢着说:“哎哎!老陈,你多大啦?他让你去征婚你就去啊?我们老韩不是给你两千块钱经费吗?你上哪里去找这么好的美事儿啊,还回头攻击我们老韩,往大了说等同于汉奸行为,小了说就是忘恩负义。”
       老陈没心没肺地抗议说:“问题是两千块根本不够啊,还好有潇疯子管我,要不我就躺在坑里等着老王老韩俩骗子来赎人了。”
       老韩就笑嘻嘻地问:“哎!陈大诗人,两千块和女朋友见一面儿怎么也够了,你怎么就会把自己陷坑里的?说来听听。”老陈大约此时有些警醒开始支支吾吾。
       陆青撒娇让老韩给她捏头,口中嗤嗤笑着说:“事出无常必有妖,看看陈诗人这么扭捏肯定有好故事,潇儿你挖掘挖掘。”说着忽然坐起身来回头看我,然后做惊讶状,瞪着美丽的大眼看着躺在我怀里酣睡的晓曦对我说:“哎,宝贝儿,你终于缴械啦?当心啊,晓曦的背景可不是你能撼动的,你今天抱在怀里容易,想撒手可就难了。”
     

2017年4月23日午夜续写于永定河畔木石斋。
  评论这张
 
阅读(37)|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