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木石斋

此生机缘得木性,淡淡杯茶长在手。 去日光阴抱石情,漠漠清愁总入怀。

 
 
 

日志

 
 
关于我

中国荣宝斋画院职业画家、中国文化促进会学术委员、中国楹联协会会员、中国画家协会理事、河北省美术家协会会员、河北省书法家协会会员、国家一级美术师、大唐画院院长、大兴区民进会员。以积墨山水为主要学术,擅做博古,长于画鸡。书法从秦汉魏晋到唐宋元明涉猎颇广,近年笔法多取简帛,揉入行书笔意。作品先后被中南海、国务院以及国内外藏家收藏。木石自幼亦痴迷文学,依从师长诗养心源的教诲,长期坚持文学创作,出版有长篇小说《一路风尘》(中国戏剧出版社)。润格:山水每平尺两万,人物、博古每平尺一万五,花鸟每平尺一万。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 征婚日记 第二十一章 潇木石  

2017-04-10 23:25:04|  分类: 木石斋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   征婚日记   第二十一章   潇木石 - 潇木石 - 木石斋

原创

征婚日记

第二十一章

————潇木石


       赵总介绍身边那个年轻美女是他现任的太太,下面两个带着小媳妇来的是西部的企业家,至于那个情感女作家和电视节目女主持,还有赵凤弄来的三个男人,应该是这两天从三里屯钓来的,赵总问他们名字时,节目女主持抢过话来说:“他们是鲍勃、杰克和埃蒙。”然后无耻地浪笑着指着这三个男人说:“你叫鲍勃、你叫杰克、你叫埃蒙,哈哈哈。”那三个男人很从容地端起酒杯,和三个母狐狸依次碰了一下,然后轻轻向四周点点头,小酌了半杯,样子稳重而潇洒,我心里赞叹:“三里屯真是藏龙卧虎啊!这三个美男子如果当间谍,去俄罗斯钓美女也不会吃亏。”
       桌子上陆续又上了几个热菜,小赵经理又招呼先上一道辽参汤,每个人一个黑陶盅,看看也有二十来个菜了,赵总就说:“我倡导三杯。”然后就是一顿祝福和感谢。三杯下来开始各自为战打圈。今天赵总预备了“茅、五、剑、汾酒、酒鬼、洋河、红花郎”,女士可以喝拉菲,白酒自己认,然后由小赵当酒司令,给男人们每人面前一个分酒器,女企业家何凤仪、女作家、节目女主持和赵凤也要白酒。我和老陈酒量都不好,就装得很欣赏菜肴一样,慢慢品着。老韩、老王酒品极好,酒量也大,但是都很能控制量。我个人偏好酒鬼和习酒,就点了酒鬼。
       这些菜做的还是不错的,河豚很新鲜,鱼翅软而不烂,入口即化。还有一道特色药膳——蒸巴西龟,也算新发明的佳肴了,每人一个小龟,肚子里全是中药和调料,味道很好,把龟胶都蒸了出来,味道鲜美而独特,老陈故意夸了两句,赵总吩咐厨房再端几个上来。秦晓曦不敢吃巴西龟就夹给我。一大盘子酱汁鲍鱼,足足有四五十个,秦晓曦给我夹了三个,老陈嘀咕说:“你也不怕给他补大了出事儿啊。”晓曦装作没听见,老陈又摇头说:“都是老传统,没些新鲜的,弄些生猛海鲜啊。”
        一边儿孟繁凡说:“师兄,好饭要慢慢吃,不能让你一吃吃够了,下次再来就是了。”
       我和老陈以为能躲过酒,其实只是躲过自己不敬酒,别人来敬还是得喝,小盅大约五钱,二十轮下来我早就找不着北了。好在赵总准备了烂蒜肚丝汤,我和老陈每人灌了两碗总算没出丑。林舒、陆青、孟繁凡和秦晓曦都是适可而止地喝了一些拉菲,那两个西部企业家的小女人只喝果汁,赵总年轻的太太却和我们一样喝茅台,但是风度极好,优雅而从容。对面女作家、主持人和赵凤已经每人搂着一个男人调笑开。身材高大丰满的何凤仪脸红得像一个巨大的番茄,张着很肉感的嘴看着这些男女傻笑,好像在看一群猴子发疯。赵总看差不多就提议去多功能厅,那“两个半”疯女人一听就“嗷嗷”叫着冲了出去。

原创   征婚日记   第二十一章   潇木石 - 潇木石 - 木石斋

       餐厅上方不远就是多功能厅,三面松柏背面靠着石壁,从这里的回廊能看到山下的灯火。这个厅大约有三百平米,一面墙下是一长溜沙发,对面是一面墙的屏幕,左手墙边是一个小舞台,一些音响设施摆在那里。女作家和主持人明显对这里很熟悉,我们刚刚坐下,杀人一样的音乐和尖叫就轰鸣起来,我和老陈几乎同时跳了起来,快步溜出去,到外面看见赵总的年轻太太正和我招手,告诉我们:赵总、王总、韩总、还有那两位实业家都在另一间厅里,他们正在找我们。
       迈步进了比那间多功能厅小一些的屋子,这里有几个年轻女孩子负责服务,林教授、陆警官大约是怕我们这些家伙放不开,她们在这个厅坐了一会儿,就招呼那两位企业家年轻的女人一起去了刚才那个厅。
       我看得出那两位西部企业家对老王、老韩很巴结。心想他们大约有事情要谈,就招呼老陈去茶室,哪知老王说:“潇儿,你去喝你的茶,一会儿会有人找你,陈老师要留下,我们有事情求他。”
       我摆摆手就顺着回廊找回茶室去,那里只有那个美女茶艺师在一个人读书,我就问她吃过晚饭没有,那女子笑了笑说:“都十点多了,吃过了。这里饭菜有什么不足吗?”
       我笑了笑说:“美食美器美意,很好了,如果说不足就是菜剩的太多,浪费。”
       女孩儿笑笑说:“您这等于变着方儿夸主人真诚慷慨。”
       我笑笑说:“您要是这么理解我也很高兴。”
       女孩儿问我:“还是熟普?”
       我说:“刚才那一罐还没煮透,还喝那壶吧。”
       女孩儿笑笑说:“我给您推荐一个吧。”说着去墙角冰箱里拿了一罐茶出来,轻轻笑着说:“我自己去台湾定的高山乌龙,空运都在冰箱里,应该会醇厚些,眼前没人,咱们俩享受吧。”
        她把一个小陶炉里放了几小块儿碳,用火引着了,把一张锡纸放上去,又放了一些小米在锡纸上,上面放了架子细罗,这才放上她拿出的那种茶,盖了一个陶盖,过了大约三四分钟,就拿了茶出来放进一把子冶石瓢里,把烧到滚开的农夫山泉迅速冲了,然后滤出浇了茶宠,再把滚水倒进去,又快捷的拿了一个白银的过滤器,放到一个仿钧窑公道杯上,迅速过滤了,用竹夹把壶盖夹下来,这才从消毒器里夹了两个纯白瓷的茶杯,左手拿了竹夹夹住杯壁,右手拿起雪白的小毛巾,优美地擦拭干净杯子,在我们每人面前一个,倒了茶出来,然后不说话拿了杯子在唇边闻着,我也拿起杯子放在嘴边闻,一股醇厚温和的茶香沁入胸腹间,一时有些忘我。喝了一口轻轻说:“嗯,真好。”我们就不再说话,就默默地品茶。
       喝了两泡水,女孩问:“潇老师您喜欢听琴吗?”
       我说:“琴声谁不喜欢啊,不过听完了别让我讲听出了什么,说实话我从来听不出高山、也听不出流水,就是觉得好听,因而爱听而已。”
       女孩儿笑笑说:“您也对我们小女孩子放电啊?”
       我隐约明白她的意思,就笑笑说:“别拿我们开心,如今我们这些老家伙早已经怕了你们了。”女孩子就去背面墙边弹琴,我自己弄茶喝。那女孩儿的琴声低沉萧瑟,节拍很慢,我觉得这么年轻的女孩子弄这么沉重的调调有些做作,就自顾喝茶。

原创   征婚日记   第二十一章   潇木石 - 潇木石 - 木石斋

       门口转进来赵总那个年轻的漂亮太太,我就举起茶杯向她笑笑,那个女孩子就停下弹琴的手,赵太太笑着说:“看看,还是我们潇老师有面子,小孙从来不会给我们弹琴的。”
       那个小孙就撅着嘴说:“尹姐啊,我今天伺候潇老师这么久,人家都没打听我姓字名谁,您一来就给泄露了。”
       赵太太就笑着向我说:“您是第一次来,不了解小孙,她可是我们高薪请来的专家啊,人家可是在人民大会堂讲茶道的才女啊。”
       我马上做出敬佩表情说:“哦,难得难得,太幸运了,今天有幸能喝到顶级茶艺师的作品。”
       小孙笑笑轻声说:“只要您觉得还过得去就行。可别夸我,茶艺的每个流派都有不同,我今天只是弄得大家有茶喝,距离茶道相去尚远。”
       我又做出十万分的敬佩说:“我今天丧失了这么好的机会,不知道什么时候能亲身体会,孙大师的高深茶道。”
        赵太太笑着说:“这还不容易啊,只要您常来就行,我正要跟您商量呢,我们先生和一些西部实业家想在我们这里创办一个杂志叫《西部商人》,想请陈老师做主编,您做艺术总监,我过来就是跟您谈这个事情的。”
        我就问:“是期刊、月刊还是季刊?”
        赵太太说:“初步定是季刊,看将来发展。”
        我说:“大致要多少页?”
        赵太太说:“总得八九十页吧,图片多一些。”
        我想了想说:“我先给你们兼着,看稿排版一周就够,老陈应了吗?”
        赵太太笑着说:“王总、韩总说先征求您的意见,您同意了再问陈老师。再有就是我们赵总也想成立个画院,也想请您任业务院长。哦,对了,您现在就把银行卡号给我,我明天就把跟您定的画款给您转过去。”
       我笑了笑说:“如今的北京满大街都是画家,你们找谁都一样。”
       赵太太笑着说:“那可不一样,您先把卡号给我吧。”
       笑笑说:“好吧,好朋友越多越好,好朋友也要常见面的,何况拿人家手短啊!”
       赵太太笑着说:“那我就当您答应我们的请求了,我去那边看看,您跟小孙喝茶吧。”我笑着点点头。


2017年4月10日续写于永定河畔木石斋
  评论这张
 
阅读(1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