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木石斋

此生机缘得木性,淡淡杯茶长在手。 去日光阴抱石情,漠漠清愁总入怀。

 
 
 

日志

 
 
关于我

中国荣宝斋画院职业画家、中国文化促进会学术委员、中国楹联协会会员、中国画家协会理事、河北省美术家协会会员、河北省书法家协会会员、国家一级美术师、大唐画院院长、大兴区民进会员。以积墨山水为主要学术,擅做博古,长于画鸡。书法从秦汉魏晋到唐宋元明涉猎颇广,近年笔法多取简帛,揉入行书笔意。作品先后被中南海、国务院以及国内外藏家收藏。木石自幼亦痴迷文学,依从师长诗养心源的教诲,长期坚持文学创作,出版有长篇小说《一路风尘》(中国戏剧出版社)。润格:山水每平尺两万,人物、博古每平尺一万五,花鸟每平尺一万。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 征婚日记 第二十二章 潇木石  

2017-04-11 23:03:14|  分类: 木石斋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   征婚日记   第二十二章    潇木石 - 潇木石 - 木石斋

原创

征婚日记

二十二章

————潇木石


       小孙从容的给我斟茶,我看看她身旁放了一本《席慕蓉诗集》,就没话找话问:“喜欢席慕蓉啊?”
       小孙不回答问题却说:“我隐约记得,您除了画画好像也写诗的,能读一首您的作品吗?我有些冒昧,但是真的很想听诗人自己阐释自己的诗文。”
      我苦笑着说:“嘿嘿!很惭愧,我自己写的东西,从来是写过了,就成了过去式,再也不看,从来不记得。不是做作,是真的不记得。”
      小孙却笑笑说:“我记得,要给您提个醒儿么?”
      我霎时有些晕,自认诗文质量坚决不弱于老陈,但毕竟是画画的,写诗是自己玩儿,文名远不如老陈、老王、老韩几个,我的很多东西是写给自己看的,本来写的就少,那些年被老陈他们蛊惑拿去发表的也不多,结集出版都是和他们几个合集,自己从来单独没出过一本册子。这女孩儿竟然说记得,让我有些不相信,就笑着说:“不会吧?你顶多二十几岁,你出生的时候我们都不写了,因为这个国家从那时候开始已经没人读诗了,写诗的如老陈之流,不是去做官,就是去教书,再有就是下海经商的,喔,还有几个自杀的。”
       小孙安静的说:“我没您说的那么年轻,其实我和赵凤、尹姐同岁,都是三十虚岁。而且我了解的中国也没您说的那么不堪,民间还是有一些人喜欢诗,有人读诗、写诗,当然也不是很多。”
      我一时无语,想了想说:“您读读席慕蓉的吧,体会诗感,读谁的都一样,不过有个规律,诗人们都是读诗的高手,这个规律自古依然,自然结巴除外。”心里却赞叹她真的年轻,都三十岁了从各种体征看都像小姑娘。
      小孙不翻书,端着茶杯看着窗外松枝间的半轮残月,背诵了一首席慕蓉的《乡愁》,读的哀婉迷茫,我心里没意思,嘴上却很内行的称赞一番,没办法——这个节骨眼儿我如果表现太虚伪了,就是不尊重小孙,才女们最怕自己的才华被轻视,这是她们的敏感区。我必须按照她们的期许,合情合理的恰到好处赞美,这就是老陈和我怕见才女的根本原因,太麻烦、太累。于是我和老陈在陆青警官的眼里就成了“下流胚”。

原创   征婚日记   第二十二章    潇木石 - 潇木石 - 木石斋

       这时赵总进来,我心里长长松口气,认为他是活菩萨,总能救人于苦海。赵总喝了口茶对我说:“潇老师,你看咱们这里缺的家具什么时候去买啊?我是不懂,完全听您的。”
      我说:“我知道家具放哪里合适,可对家具的材质和做工就不懂了,您最好请个懂行人,我自己家里也要买一点,我们画院的两位院长也要买,咱们一起去,购买量大,总会有些优惠的。”
       赵总发愁说:“我哪里认识这方面的人才啊。”
       小孙说:“我认识一个开红木家具厂的老总。”
       我打断小孙说:“开家具厂的能给我们便宜吗?我主张去高碑店,那里几百家红木家具厂,竞争厉害,价格真实一些,就是缺少个懂行人。”
       我忽然想起昨天那个娇娇来,就摆摆手说:“您等一下,我问问一个小女孩儿。”就拿起手机,找出那个娇娇的号码拨过去。
       一会儿就通了,那边一个冷漠略带抽泣的声音传过来:“你好,有事吗?”
       我觉得气氛不好,硬着头皮说:“姑娘,我有事想请您帮个忙,放心,不让您白帮忙,给费用的。”
       那边继续冷漠的说:“什么事?说。”
       我说:“请您帮忙之前我得先问问,您是不是真的很懂红木家具,我是指材料和做工。”
       那边没好气的说:“我们那里都是干这个的,我从小就在红木里打滚,你想问什么?”我就说买家具请她做指导。
       那边抽泣了一声说:“那你们来我们店里买啊!我给你们打折。”
       我说:“我就是想去高碑店,那里店面多,价格相对透明。”
       那边没好气说:“我还想得一点回扣呢,真是越有钱就越抠门儿,好吧,反正我心里烦,就去散散心,不过我的费用说好,少于五百不行。”
        我说:“没问题,包在我身上。”
        娇娇又说:“你们不要太早了,我起不来,总要十点钟以后才行。”
        我就叫板到:“得令啊!”
        回头看赵总,赵总说:“好好!咱们明天联系。”然后笑着对小孙和我说:“小孙,你陪潇老师喝茶,我去看看客人。”就出去了。
       我心说跟才女找不出话题来,因为我是俗人一个,没有谈高雅的兴趣,在这里陪才女太累,就说:“小孙,你不去那边看看热闹吗?”
       小孙优雅的端起茶品了一口说:“不去,太闹。”
       我知道她肯定这样说,就微笑着道:“我得过去看看老陈的丑态。”
       小孙微笑说:“您就是自己想去呗。”
       我嬉皮笑脸的说:“哥就是一俗人,我去看看。”

原创   征婚日记   第二十二章    潇木石 - 潇木石 - 木石斋

      出了茶室喘了口气,心里轻松了许多,就随意顺着回廊向下走,下行了一会儿见回廊有一个岔口,走过去进了一片松林,尽头是一个带长廊的房子,里面没开灯,黑乎乎的大约没人,正想转身回去,却听见里面一阵喘息响动,一个女人轻微的呻吟听起来似乎有些耳熟,我心里一阵慌乱,忙顺原路快步溜回来,仿佛做贼的人是自己。又到茶室门前,才想起里面的才女似乎比老虎更恐怖,就转身向上去多功能厅。到了歌厅不远早听见震耳的嚎叫,一时尿急起来,边上是卫生间,推门进去却看见情感女作家搂着一个美男子在里面撕扯,本来就裸露的大腿此时已经是“全部真理”了。(马克思说:真理都是赤裸裸的)。女作家傻乎乎的朝着我怪笑:“女卫生间在那边,嘿嘿!你走错了。”
      我赶紧闪人,脑子里有些乱,都是女作家粗肥的大腿和刚才那间房子里的喘息声,下意识的进了歌厅,里面弥红灯把人扭曲成各种形状,很有些鬼气。正不知如何是好,林舒女士在一旁朝我摆手,陆小曼就端了一杯酒过来抓住我的肩头说:“你跑哪儿去啦?这园子大鬼多,当心把你抓去。唱首歌。”
       我看她也喝了不少,就把她按在林舒旁边大声说:“我去看看你老公,咱们该走了。”
       陆青给了我一拳说:“不行,你和陈疯子都得唱,要不谁也不准走。”我看看舞台上赵凤和女主持人正在抢话筒,心说:“有这些疯子在,明天早上也轮不到我唱歌。”就拿了一块西瓜出了房间。


2017年4月11日夜续写于永定河畔木石斋
  评论这张
 
阅读(1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