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木石斋

此生机缘得木性,淡淡杯茶长在手。 去日光阴抱石情,漠漠清愁总入怀。

 
 
 

日志

 
 
关于我

中国荣宝斋画院职业画家、中国文化促进会学术委员、中国楹联协会会员、中国画家协会理事、河北省美术家协会会员、河北省书法家协会会员、国家一级美术师、大唐画院院长、大兴区民进会员。以积墨山水为主要学术,擅做博古,长于画鸡。书法从秦汉魏晋到唐宋元明涉猎颇广,近年笔法多取简帛,揉入行书笔意。作品先后被中南海、国务院以及国内外藏家收藏。木石自幼亦痴迷文学,依从师长诗养心源的教诲,长期坚持文学创作,出版有长篇小说《一路风尘》(中国戏剧出版社)。润格:山水每平尺两万,人物、博古每平尺一万五,花鸟每平尺一万。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 征婚日记 (十) 潇木石  

2017-03-10 00:18:17|  分类: 木石斋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  征婚日记  (十)  潇木石 - 潇木石 - 木石斋

原创

征婚日记

(十)

潇木石

小沈做了个鬼脸转身去恭维陈诗人,小范也就跟着起哄拍手叫好,老陈霎时像注射了海洛因,神魂颠倒的开始举杯抒情,韩君转身不怀好意的对我说:“给我十个斗方,我要给员工发福利。”
王君也趁火打劫说:“我也来十张,给小蜜糊墙。”
我无奈的咧咧嘴转身去画案下面数画儿,陈诗人耳朵超强回头喊了一嗓子说:“我也要,厕所没纸了。”
我没好气的骂道:“孽障!有两个女妖陪你还不老实,你等我祭法宝啊!”
我拿了画儿装进纸袋里,老韩笑嘻嘻的说:“还真大方。”
王君就端了酒杯说:“为潇大师干杯。”
放了酒杯,老韩拉了我在坐一旁的茶几后说:“有个老西儿,在西山弄了个会所,要用一些书画,我们俩推荐了你,他倒是懂行,也喜欢你的作品,就是扣一点儿,我们俩当中做主拍了板儿,要了五十本儿,后天我安排车来接你,一起去看看,大家坐坐。”
我点点头问:“又让你们俩给跑什么事儿了吧?”
老韩笑笑说:“事情总得有人做,他也是为了跑事儿弄的这个会所。只摆你一个人的作品是我和王君的意思,气息整齐。”
我笑笑说:“谢了哥们儿。”
老韩摆摆手说:“也不能老是白拿你的东西不是!不过说好了,这个价钱有人问你得说是五百本儿,老西儿好面子,再说价钱高也对你没坏处。”
我点点头说:“是啊!我懂规矩,就这么着。”原创  征婚日记  (十)  潇木石 - 潇木石 - 木石斋
王君转身出了画室,一会儿回来拎了一捆书放在画案上,然后对我说:“你的书。”
我一时迷惑就问:“什么书啊?”
老韩说:“陈疯子又出了一本集子,一幅画配一首诗,画都是你的,也算你的作品集。”
我才想起前些天老陈跟我要画的图片资料,就拆开包装信手翻了翻,看看老陈的诗有好多是他多年以前的,新写的也没多少好的,很水。就对老韩说:“这家伙太混日子了,这水平高低不说,创作的态度太随便,这好多都是他从前的,几首新的也太水,这家伙江郎才尽啦?”
王君就说:“这家伙太没水准,我们出钱是为了让他多留下些真东西,中国现在是没有诗歌的时代,因为没人读诗,诗人们也就没了生存的空间,但是一个民族是不能没有诗歌的,我们俩虽然不写了,下海经商,还是想留下一些好东西,可这家伙太颓废,再这样下去就毁了。”
韩君笑着说:“忧愤出诗人,不能让老陈老这么安逸。看看明天他征婚会受什么刺激吧!”
我就疑惑的问:“征婚有你们说的那么恐怖吗?”
王君坏笑着说:“就是让你们体验体验生活,真打算给你们介绍也不是那些地方啊!你们就当玩儿呗!老这么闷在画室你的画儿就薄了,人群是最能受教育的地方,广阔天地大有作为,你们就去水深火热里去千锤百炼一番吧!广大妇女同志们在向你们召唤呢!你们俩去解放她们吧!”原创  征婚日记  (十)  潇木石 - 潇木石 - 木石斋
我回到桌子旁端了酒向老陈:“哥们儿!我看到书了,谢谢你拿废话拍我马屁。”
老无耻的笑着,眼睛已经开始游离:“嘿嘿!谁拍谁马屁啊!凑活着玩儿呗!你那个破画儿不能给人灵感,我是为了混点经费,你出了书也就是个送人。咱俩等于替两个资本家花钱。”俩美女马上过来要求送她们书并且要作者签名,每人要了三套才算完。
吃过饭老陈已经不能动,嘴里胡乱哭泣着喊叫着他当年成名的诗句,我抓起他去开了一间客房,把他塞了进去。
回到画室见小沈正坐在老王腿上,她嘴里腻腻的叫着“王哥”说一个H省的朋友想包一座山搞养殖,按规定国家会给一些补助,问王君能不能帮忙从上边给跑跑。那边小范请求老韩给她介绍某企业家,老韩马上答应,当着美女面前打电话给对方,那边约定后天见面。
我看看快十二点了就拿出两把钥匙对王君、韩君说:“给你们钥匙自己去吧,反正你们也熟悉,我要睡了。” 
王君笑了笑对老韩说:“我是回去,你呢?”
老韩说:“你都回去我住这里干什么!”
然后对那两个一脸失望的美女说:“你们俩愿意住下就住,我们得回去,老熬夜不行了。”
沈美女就撅着嘴说:“你们不住我们留这里干什么!”
两个男人笑了笑,各自给美女披上外套,搂了腰肢出去。画室外柳条摇曳在正月十五的月色里,感觉不很冷,老韩从柳条间望着明净的天空说:“真怀念咱们年轻时做文青、愤青时的日子。”
老王也拉长声儿符合着说:“是啊!”我一时无语,忽然感觉很孤独,仿佛这世界上只留下了我一个人。
王君、韩君向我摆了摆手,大家都没说话,一行人就上车走了。

2017年3月9日午夜续于北京黄村
  评论这张
 
阅读(1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