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木石斋

此生机缘得木性,淡淡杯茶长在手。 去日光阴抱石情,漠漠清愁总入怀。

 
 
 

日志

 
 
关于我

中国荣宝斋画院职业画家、中国文化促进会学术委员、中国楹联协会会员、中国画家协会理事、河北省美术家协会会员、河北省书法家协会会员、国家一级美术师、大唐画院院长、大兴区民进会员。以积墨山水为主要学术,擅做博古,长于画鸡。书法从秦汉魏晋到唐宋元明涉猎颇广,近年笔法多取简帛,揉入行书笔意。作品先后被中南海、国务院以及国内外藏家收藏。木石自幼亦痴迷文学,依从师长诗养心源的教诲,长期坚持文学创作,出版有长篇小说《一路风尘》(中国戏剧出版社)。润格:山水每平尺两万,人物、博古每平尺一万五,花鸟每平尺一万。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原创 征婚一日记 (九) 潇木石  

2017-03-08 22:18:42|  分类: 木石斋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   征婚一日记   潇木石 - 潇木石 - 木石斋


原创 

征婚一日记

(九)

潇木石

       在两个美女恍惚地注视里,在陈大诗人恶意地吧唧嘴声中,在王君做作地淡然里,在韩君坏坏地关注下,我轻轻拿起手机,点开免提,用标准的男中音低声轻柔地说:“徽因姐姐好,我是木石。”
       那边一个温柔沉静的声音传来:“木石你好!最近身体好吗?有两个月没见你了,真怕你一个人不会照顾自己。”
       我顿时惶惑在这春风里,无奈何地掏心掏肺说:“让姐姐您费心了,我其实还行,觉得挺好的,您知道我就怕责任,一个人也能干点事儿,弄一大家子我怕麻烦!”
        那边的春风还是轻轻拂来:“木石啊!我觉得单身汉的生活苦乐参半,有自由也有寂寞,你怎么样?还没玩儿够吗?你总不能老让姐姐这么惦记你啊!惦记到什么时候才让我们放心啊!我们系的小孔昨天还打听你网上的文章内容呢,我觉得你们应该再见一面,人家上次在我家见过你后都暗示过我两回了,嗨嗨!我这小弟看来魅力不减当年啊!”
       我心里起急,只盼她快点说主题,老这么迂回婉转我都快坚持不住了,不就是要查问你们爷们儿在不在我这里吗?用得着这么处心积虑的套词,这春风如沐里我的所有坏话歪脑筋都没用。你们家爷们儿不来我这儿,也没接过您“林徽因”一个电话的。正着急着就听见里面一个气急败坏的声音大叫:“潇木石!你马上让韩大骗子接电话!”是“陆小曼”陆大才女在尖叫。
       我顿时松口气,连忙把手机递给韩先生:“哎哎!你们家宝贝儿,俩才女在一起呢!来来!你来!”
      韩先生稳健地接过电话轻声问:“哎!宝宝,你不是刚刚训诫过潇疯子了吗?放心,他如今比咱家阿汪听话的多,老老实实地吃羊肉呢!”原创   征婚一日记   潇木石 - 潇木石 - 木石斋

            两个美女放下筷子,睁大了眼睛准备好姿态看好戏,我自顾夹了羊肉在碗里,然后向老陈、老王举了举酒杯,就听见手机里传来含糖量极高的起腻声儿:“亲爱的!刚才我被潇疯子气坏了,忘了提醒你没拿药,最近时间敏感,你要少喝酒,还有晚上早回来,老熬夜不行啊!反正你不回来我就不睡,嗯呐!”
       那里面一声亲吻就离开了,然后是另一个声音说:“老韩啊!你看看小陆多牵挂你啊!你可得好好养护身体,毕竟你们还是有任务的,看你们这么幸福我跟老王真高兴。你让老王少喝酒,你们俩都五十好几了,可比不了小陈和小潇,他们在你们面前啊,还是小伙子呢!听话啊!一定少喝!”
      我看老韩也是一副艰苦奋斗的壮烈形象,就在一旁喊了一句:“徽因姐!您要不要跟我们王先生说话啊?”
       那里面依然温柔地说:“不用了,有你们仨人照顾我们家老王,姐姐能不放心吗!老王你早点回家啊!女儿快回来了,别让她看见你憔悴,说我虐待你!”就挂了。
       我和老陈同时举起大拇指说:“高!实在是高!”老王依然优雅地举起手说:“来,走一个。又喝了两杯陈大诗人就开始感慨:
“女人啊
你这恒古不变的精灵啊 
 温柔是你永远的
最有杀伤性的武器
你用温柔改变了时空
宙斯都因你沉沦
你用温柔把自己送上了生物链的顶端
即便是狮虎猛兽都摊倒在你的裙底
你的温柔可以让男人们在战争中无畏赴死
你的温柔可以让洪水为你退缩
你的温柔曾经让世界填满了生命
然后你们又从容的
把他们杀死在你的温柔里”
       看陈大诗人一时半会儿还发泄不完他的废话,小沈就偷偷地问我:“哎!潇老师,王总的夫人真的叫‘林徽因’啊?还‘陆小曼’呢,民国两大才女啊!你们真幸福。”

原创   征婚一日记   潇木石 - 潇木石 - 木石斋
 
        我叹口气说:“是啊!我们很幸福,遇见你们就是很幸福啊!多么丰富多彩的时代啊!到处都充满着欲望和快速的浮躁,到处都是肤浅的速成,到处都是大师专家,认识几个中国字就可以当文化人,有几个钱就可以堂而皇之的包女人、养汉子,不但可以四处炫耀而且可以恬不知耻的从容,这个时代真是TMD好,旧的阶级被镇压了,新的等级却迅速的占领新社会的各个角落,因为这个国家的人们几千年迷信等级、迷信特权。这个民族的人们一切头悬梁、锥刺股的努力拼搏都是为了出人头地,然后就是爬上一个个等级,让自己能够掌握特权,然后是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官场、企业、学术——只要是有人群的地方莫不如此。”
       王君看我话越来越多,就夹了一筷子羊肉过来说:“都多大了,还闹愤青儿啊!您等一百岁还是愤青儿我才服气,来,走一口,不准干啊!你要是把我和老韩都得罪了,就滚回你的那个破国家去,你既然认为这个国家不好那你回来干什么?每天一副‘涉江湖而思庙堂’的嘴脸招摇过市,你只为了画画儿在哪里不能画?去普吉岛啊!那里适合您大爷,女孩儿们成熟的早,穿的少,又渴望被关爱,你回来干什么?还来北京——这个中国的特权城市。去农村找个院子画画儿安静。你家伙每天穿梭于‘大人先生’之间,大学里讲课,小学里忽悠,真当自己是革命者就别拿酒遮脸,找个人多的地方去演讲啊!也就是你老爹没把你生在大院儿里,就这么像个娘们似的自怨自艾,典型的‘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心理’,清高不在嘴上挂着,真理不是空谈。来,走一个,别干。”
       王君一通大棒我根本不想招架,这哥俩没少帮我和老陈,用的也是他们那个等级换来的钱,就嬉皮笑脸地说:“这丫头问你们家教授是不是真的叫‘林徽因’,‘陆小曼’是不是真的叫‘陆小曼’,还打听你们的情史,你叫我怎么回答?”然后转头向小沈说:“你直接问他啊!”
       小沈辩白说:“王总,我只是问名字是不是真的,没要打听您的隐私,更没想打听您的情史,我发誓。”
       老王笑了笑说:“我能不知道他什么嘴脸?他一撅屁股我就知道他要造什么绿色有机肥。一肚子包藏祸心,最喜欢浑水摸鱼。”

2017年三八妇女节之夜,续写于北京黄村永定河畔
  评论这张
 
阅读(22)|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