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木石斋

此生机缘得木性,淡淡杯茶长在手。 去日光阴抱石情,漠漠清愁总入怀。

 
 
 

日志

 
 
关于我

中国荣宝斋画院职业画家、中国文化促进会学术委员、中国楹联协会会员、中国画家协会理事、河北省美术家协会会员、河北省书法家协会会员、国家一级美术师、大唐画院院长、大兴区民进会员。以积墨山水为主要学术,擅做博古,长于画鸡。书法从秦汉魏晋到唐宋元明涉猎颇广,近年笔法多取简帛,揉入行书笔意。作品先后被中南海、国务院以及国内外藏家收藏。木石自幼亦痴迷文学,依从师长诗养心源的教诲,长期坚持文学创作,出版有长篇小说《一路风尘》(中国戏剧出版社)。润格:山水每平尺两万,人物、博古每平尺一万五,花鸟每平尺一万。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 征婚日记 第十七章 潇木石  

2017-03-31 00:25:59|  分类: 木石斋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   征婚日记   第十七章   潇木石 - 潇木石 - 木石斋

原创


征婚日记


第十七章


--——潇木石

        给吕爷打了个电话,说这么点小事也让他亲自跑一次,太给他添麻烦了,原以为他会打个电话就完事的。
        老头儿说:就是因为事情太小,不值当得找朋友,他才自己去的,然后笑着说:“我也是真的好奇,你那个朋友什么样子。”
       傍晚郭大院长和李大院长联袂相约而至,又叫了两个企业老总去“匹夫涮肉”,他们是一定要探寻我这一天经历的,我东拉西扯把他们搪塞过去,想尽一切措辞没让自己喝多,怕被他们绕出实情来。
       第二天上午八点,王君的秘书就打电话给我,安排下午来接,晚上去一个会所几个朋友聚聚,我对王君安排秘书给我打电话很反感,虽然知道他确实很忙。我问有没有老陈,秘书娇滴滴的说:“王总特别吩咐要请到陈老师的。”我心说:“到处都是深坑,晚上必须沉着应对,否则就是鸿门宴,我和老陈就成了这些狗男女的嘲笑对象了。”看看时间还早,老陈肯定没起床,就开始画画儿。
      到了十点半就给老陈打电话,好一会儿那家伙才打着哈欠接了,明显没起床,我就说:“老王通知你晚上一起聚聚了吗?”
      老陈慢吞吞说:“知道了,他那个狐狸秘书打的。”
      我说:“晚上您老人家可要谨慎,最好别说昨天的事情,否则咱们就成了这一大圈狗男女的谈资和笑话了。”
      那边老陈停顿了一下说:“咱俩就统一口径都说没去不就完了吗?哎!哥们儿,昨天您那老朋友干嘛的啊?那个老头一去那个饭店的房东就从家里跑来了,把租他房的饭店老板使劲骂了一顿。老头要是不拦着,那个房东准备叫警察把饭店人员都给带走。嘿嘿!真热闹。老头儿不会是黑社会吧?”
      我淡淡的回答:“中国有黑社会吗?你这个纯血统的红二代不知道啊?”
      老陈喃喃地低估了一句:“嘿嘿!应该没有吧。”我听见老陈手机里穿了沙沙的响声,里面一个女人嘶哑的问:“老公,起这么早啊?我再睡会儿。”
      我没好气的问:“哎!宝贝儿,你身边谁啊?”

原创   征婚日记   第十七章   潇木石 - 潇木石 - 木石斋

      老陈那头讪讪的笑着说:“我女朋友,就是昨天拉我去吃饭的,她向我道了歉,我觉得她挺善良的,和她在一起挺有感觉——”我没等他说完就按了手机,想了想人人平等,我没资格妨碍老陈的自由,他四十七八的人了,我也不是他爸爸,犯不着操心。想了想老陈的混账德性,晚上很可能带他这个“女朋友”去聚会,今晚上老王、老韩一定会安排我和那个准备买我画的老板见面,老陈要是一搅和,我们几个就都成了贱男了,想了想又给老陈发了一天短信:“晚上不准你带那个女人去,这时死命令。”一会儿老陈发回来:“凭什么?”我一时气急,后来想了想,老陈的脾气是永远的叛逆,越拦着越来劲,就任他去吧。
        下午三点老王的一个司机接了我上了西五环,一路到了西山脚下顺着一条山沟钻进去七拐八拐进了一个古香古色的大院子,里面松柏苍翠、修竹蓊郁、奇石点缀。依着山势精巧的建了几座京派风格的楼房,富贵气里还有些清雅。房后石下背阴处还有一些积雪,更显得这个园子的清丽劲健气质,我认为应该是高人指点下造的,阴阳相生,因势利导,合情合理。
        老王的秘书秦晓曦摇摇摆摆的领了一个半老男人,从一条小径溜达出来,这里半山腰有一小片广场,我们的车刚刚停稳,秦晓曦就一溜小跑过来给我开门。这个小狐狸今天穿了一件火狐领子的大衣,很宽松,显得她越发的苗条,很多女人穿皮草的形象让人看了就觉得是暴发户的老婆,秦晓曦则完全不同,让我看了就想到暴发户们养的小三,这女子穿了一条白色牛仔裤,黑色半高腰小皮靴,一个雪白的长脖子顶着蛇精脸,梳了一个唐代女人的高髻,那韵致就更想传说中的鬼狐精灵。
        拉开了车门秦晓曦就抓住我的左臂,搀扶着我说:“敬爱的潇院长,可想死我了,好久没见了您了,您让我想想多久没见了——”她把春笋一般的手指放在唇上做深思状,然后夸张的瞪大眼睛说:“十六天半了,您知道小妹是多么的想您啊?唔!我忘记了——”一指身边的男人介绍说:“我给您隆重正式介绍——山西的赵总,著名实业家、慈善家、也是著名的收藏家、还是全国人大代表呢。”
       我和赵总握手寒暄一阵,赵总大约一米七左右,略显消瘦,一脸真诚和善后面的眼睛里闪烁着审视和判断。秦晓曦就要搀扶我进去,我就笑着说:“美女妹妹您就别管我了,让你这么一搀扶,好像我多老似的,我心里还当自己是小伙子呢!”

原创   征婚日记   第十七章   潇木石 - 潇木石 - 木石斋

        秦晓曦甜甜的笑着说:“您在我心里啊,就是棒小伙子。”
        赵总一边儿说:“就是啊!我觉得潇先生真的年轻。”赵总的西部鼻音很重,让我很亲切。
        还没进门,又一辆车开上来,我们的陈大诗人眯着双眼晃晃悠悠的从车里钻出来。见了我就大叫说:“你来这么早干嘛?见了美女又开始玩儿风度翩翩了吧。”我看看车里没有别人终于放下心来。
        老陈对秦晓曦说:“小狐狸你要注意啊,你可别拿这个画画儿的当好人,我们这些人里就他最坏,搞艺术的都是专业流氓。他这么多年一直对你虎视眈眈的,从来没安好心,小狐狸您记着:一个男人老在一个女人面前保持风度装紧,他一定对这个女人感兴趣。”
       秦晓曦就哈哈笑着搂住我的胳膊说:“潇哥要是对我有意思我就太荣幸了,潇哥,陈老师说的是真的吗?您真的对小妹用心良苦吗?”
       我使劲儿抽了抽鼻子咧咧嘴,轻轻把手抽出来,给秦晓曦理了理鬓边一缕青丝,然后对赵总说:“您别在意,这个姓陈的家伙,几十年了就这个德性,恨不得天下美女都爱上他,最见不得美女陪伴别的男人,他会从骨头里产生妒忌激素,然后丑态百出。”
       赵总大笑说:“你们文化人骂人真有水平,像背书似的,真长见识。好好,我们到屋子里喝茶吧。”
      老陈踩着他独有的弹簧步,一窜一窜的顺着小径疾走,嘴里大喊:“我可是渴了,喝茶吧。”从后面看他那样子活像一只兔子。楼门口早有两个穿旗袍的美女迎接出来,老陈就窜了进去。
      秦晓曦对赵总说:“陈老师是诗人,我们当年是读着他的诗上学的。”
       赵总说:“我听王总、韩总介绍了,今天能见到大诗人真是有幸。我听说你们王总原来也是作家,还挺有名呢,他是真厉害,文化弄得好,做生意更是好手,真是有本事。”
       秦晓曦说:“就是啊!很多文化人干不了实事,像我们王总这样学问、经济都成功的人是很少的。”
        进了门赵总叫过一个似乎是负责人的年轻女子说:“小张,这位是大画家潇老师,那位是大诗人陈老师,你安排人给陈老师泡茶。”
        那个美女小张很自然的拿出一份真诚的微笑说:“欢迎潇老师。您把外套给我吧。”
      赵总转头对我说:“潇老师,您看王总他们还没来,咱们要不要先看看各个房间?”我说好。
      秦晓曦就说:“我也跟你们看看,长长见闻。”我们转了所有的房子,一边议论怎么装修,摆放什么家具,悬挂什么字画,配什么盆景绿植、陈列什么假古董真工艺品、甚至准备什么样子特色纪念品等等。
        回到茶室,看见老王、老韩正在笑嘻嘻的看着老陈给经理小张讲国学,已经讲到“诸子百家”到底是多少家、代表人物是谁、主要贡献是什么。靠东边落地窗边的一张茶台周围坐了五个女人,一个正在弄茶道的年轻女子应该是赵总手下的工作人员,正在喝茶的四个资深美女里有老王和老韩的现任夫人。这两个女人见了我就亲切的叫:“木石。来这边,我们给你引荐引荐。”
        还没等我搭话,美女秦晓曦就快步小跑过去拉住老王的现任夫人林教授的手说:“哎呀!林姐您怎么一天比一天年轻啊!您可让我们怎么混啊!所有女人的魅力都被你们几位成熟女性给占尽了,在你们身边一站,我们简直就是青涩的小屁孩儿!”  (待续——好戏要开始了)


2017年3月31日午夜续写于永定河畔


  评论这张
 
阅读(1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