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木石斋

此生机缘得木性,淡淡杯茶长在手。 去日光阴抱石情,漠漠清愁总入怀。

 
 
 

日志

 
 
关于我

中国荣宝斋画院职业画家、中国文化促进会学术委员、中国楹联协会会员、中国画家协会理事、河北省美术家协会会员、河北省书法家协会会员、国家一级美术师、大唐画院院长、大兴区民进会员。以积墨山水为主要学术,擅做博古,长于画鸡。书法从秦汉魏晋到唐宋元明涉猎颇广,近年笔法多取简帛,揉入行书笔意。作品先后被中南海、国务院以及国内外藏家收藏。木石自幼亦痴迷文学,依从师长诗养心源的教诲,长期坚持文学创作,出版有长篇小说《一路风尘》(中国戏剧出版社)。润格:山水每平尺两万,人物、博古每平尺一万五,花鸟每平尺一万。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 征婚日记 第十六章 潇木石  

2017-03-30 00:11:59|  分类: 木石斋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   征婚日记   第十六章     潇木石 - 潇木石 - 木石斋

原创

征婚的日记

第十六集

————潇木石

      手机通了,那头一片嘈杂声中传来陈君气急败坏的声音:“潇大画家,您干吗呢?我打了一百个电话你都不接,我还以为你被人绑架了呢!”
      我嘘了一声说:“嘘!哥们儿,我被人家扣在酒店了,欠了人家饭钱走不了,正在找朋友帮忙拿钱来赎我,您大爷有办法吗?”
       那边大声惊呼:“什吗?什吗?你也会被人扣在酒店里,你掏钱啊!你不是有钱吗?”
       我就说:“我有钱也不会再口袋里装一万块啊。我身上又没带卡,我估计找你也没戏,就给王君、韩君两个家伙打电话,打了一百个也不通,我又找画院的郭院长、李院长,他们倒是同意来接我,我正等着呢,哎!看来昨天那两个美女真的没安好心啊!老韩和老王更是不仁义,拿咱们两个当猴耍。”
       老陈大叫说:“先不谈老王、老韩两个家伙,你能不能让你们画院的院长把我也弄走啊。”
       我就问:“你怎么啦?”
       老陈没好气地说:“我跟你一样,也被人扣在饭店了,不过没你欠得多,就欠了他们五千块,我不知道他们的饭菜这么贵,再说菜也不是我点的,都是我那个女朋友点的,她也不知道这家饭菜这么贵,现在正和我一起发愁呢,她是外地人,在这里举目无亲,我不能让人家掏钱啊!只能找你了。给老韩、老王都打了很多电话,俩家伙不接,您大爷行行好吧,把我们俩也弄走。”
       我没好气说:“您那女朋友不是富婆吗?还用得着您老人家找想办法啊?”
       老陈说:“误会,误会,她只是为了做广告,其实没钱,挺可怜的,跟我聊了一中午她的经历,真的很可怜,太可怜了。”
       我没好气说:“我觉得你比她可怜多了,你那个女朋友明明就是饭店的一个托儿,现在把你卖了,您大爷还帮着她数钱。我都服了你了,都这时候了您还不清楚啊?我今天都遇见俩骗子了。”
       那边老陈低声哀求说:“好啦!好啦!您就是我亲大爷成不成,管她是不是托儿,反正我现在脱不了身,您赶紧想办法吧,我这儿给您作揖了。”

原创   征婚日记   第十六章     潇木石 - 潇木石 - 木石斋

     我就问:“你在哪家饭店?”
     老陈说:“大郊亭这里的‘一只参酒家’。”
     我说:“你等等,让我想想找谁。”
     老陈大叫说:“就五千块钱,您值当的找人吗,把钱交了我就没事儿了。快点儿。”
      我就说:“你先放吧,我想办法,我们这俩院长跟您大爷又不熟,我得想想能不能开口啊。”
      老陈不放电话,死乞白赖的说:“他们不用跟我熟,跟你熟就行,您大爷行行好。”我自顾放了电话,认为就这么把这家伙弄出来,他还会拉着那个女人的手不放,那以后我们这个小圈子就永无宁日了。得让他认清那个女骗子的真面目才行,否则这家伙吃惯了征婚这一口便宜饭,得见天儿的被女人坑。
       想了想就拨通了东城吕爷的电话,手机响了几声通了,那边儿问:“找谁啊?”
       我听出是吕爷的声音,知道他心里有气,我有两年没跟他联系了,原因很多。就说:“老哥哥,我是木石。”
      那边没好气说:“我知道你是潇木石,还真不错,没把我的号码删了。怎么着?这两年挺好的啊?”
       我连忙说:“让您惦记了,我还行,您挺好呗?”
       那头说:“好什么呀!岁数大了,也没人搭理了,就跟家忍着呗。有事儿说话,甭跟我绕肠子,你张嘴肯定是朋友有事,你自己有事儿才不会搭理我呢,说吧。”
       我干笑两声说:“嘿嘿!我给您请安了,是这么回事儿,我一个多年的朋友,看了报纸上的征婚启事,去应征,被人设套儿给陷在饭店了,也不是大事儿,就五千块钱,和他见面的女人是饭店的托儿,设套骗他。问题是他现在还拿那个女人当天使,我想让他看清那个女人的真实嘴脸。这家伙是个情种,不让他认清事实,他得让人家骗死。”
      吕爷在电话里笑笑问:“你那个朋友干什么的?现在还有这样人吗?我总觉得如今满大街老的、少的、男的、女的都是老江湖。”

原创   征婚日记   第十六章     潇木石 - 潇木石 - 木石斋

       我笑笑说:“原来是诗人,现在写诗没人看,去当了个编辑。”
       吕爷又笑笑说:“难怪上了当还拿骗子当神仙,原来是诗人啊,行嘞,这事儿交给我吧,人还在饭店吗?哪家饭店?”我说了饭店名字,吕爷说一会儿回电话。
        我才放下电话老陈就拨进来,急匆匆问我怎么定的,我说还在等朋友来,那边老陈忽然冷冷的说:“哎!潇木石,你是在你的画室吧?您那里可是够安静的。身边一个人都没有吧?看样子不像被追债的。”
        我没好气说:“你当我是你啊?人家挖了坑您自己跳不说,还感谢人家想的周到,见了女人就腿软,明明是圈套,您还傻B1似的跟人家海誓山盟。”
        老陈支支吾吾的说:“我也知道有饭托儿。可是这个女人挺纯洁的。”
        我就骂:“你大爷!谁纯啊!我看救你纯,你比处男们纯多了。”
       老陈有些恼羞成怒说:“好好,我傻b1,你想办法了吗?”
        我说:“你等着吧,我找人去接你了。你就跟周围人说一会儿有人给你送钱去。”
        那边老陈叹口气说:“好啦!您是大侠行不行啊!我谢谢您嘞。”
        喝完咖啡,没心情画画,就拿了一本线装的《荣与堂刻绣像石头记》随手翻着。
       大约四十分钟后,吕爷的电话响,里边说:“木石啊!你的好朋友没事儿了,让他跟你说句话。”
       然后陈君清亮的男中音响起:“潇大画家,我谢谢你啊!我没事了,那个女骗子也承认犯罪事实了。谢谢您这位朋友,也谢谢你,有时间见面聊吧。”
       然后吕爷的声音又响起:“木石啊,过几天我六十六整生日,咱们一起聚聚吧,娟儿也来,就这么说定了。”然后就放了。

2017年3月29日续写于永定河畔
  评论这张
 
阅读(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