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木石斋

此生机缘得木性,淡淡杯茶长在手。 去日光阴抱石情,漠漠清愁总入怀。

 
 
 

日志

 
 
关于我

中国荣宝斋画院职业画家、中国文化促进会学术委员、中国楹联协会会员、中国画家协会理事、河北省美术家协会会员、河北省书法家协会会员、国家一级美术师、大唐画院院长、大兴区民进会员。以积墨山水为主要学术,擅做博古,长于画鸡。书法从秦汉魏晋到唐宋元明涉猎颇广,近年笔法多取简帛,揉入行书笔意。作品先后被中南海、国务院以及国内外藏家收藏。木石自幼亦痴迷文学,依从师长诗养心源的教诲,长期坚持文学创作,出版有长篇小说《一路风尘》(中国戏剧出版社)。润格:山水每平尺两万,人物、博古每平尺一万五,花鸟每平尺一万。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 征婚日记 第十五章 潇木石  

2017-03-28 23:05:04|  分类: 木石斋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   征婚日记   第十五章   潇木石 - 潇木石 - 木石斋

原创

征婚日记

第十五章

————潇木石


        “张记”永远是这么拥挤,食客们排队交钱,然后排队取食物,等着别人吃完就连忙招呼服务员收拾桌子,我叫了羊杂汤、牛腱子、蹄筋、牛肚。好容易找到个位置,就去点酒,老北京人喜欢喝二锅头,我是从小就喝不服二锅头的味道,看看柜台里有半斤的小糊涂仙,就点了回来自斟自饮,在这里吃饭心脏一定要好,拥挤的人们大声呼朋唤友、埋怨服务员。
        吃喝完毕打包,然后出门正想打车,却看见远处的“四川人家”门前围了很多人在看热闹,隐隐有年轻女人的声音在高声喊叫,我很少看热闹、从不凑热闹,今天觉得这件事似乎冥冥中跟我有些牵扯,就拎了东西走过去。热闹对于中国人犹如精神上的鸦片,每个人都知道有毒,需要远离,却总是拒绝不了诱惑。
       看热闹的人群中很多人在拿了手机拍摄,人群中心有几个警察和几个年轻男女,我一眼看到上午和我“约会”的娇娇,这女孩儿此时在胸前抱了两臂,瞪着眼朝一个比我还老的白胖男人喊叫,那样子活脱脱一只被踩了尾巴的小猫,吹胡子瞪眼的做出各种凶悍的嘴脸,努力想在气势上压倒对方,来装点自己的强大。
       那半老男人此时正用南方塑料普通话向警察们诉苦:“警察同志,您给评评理,她登征婚广告说自己是富婆,是开红木家具城的老板,结果就是一个打工妹,这也没什么,她征婚,我来应征,属于正常男女交往吧,她可好,这两天不是泡茶馆、就是泡饭店,才见了三面,就花了我一万八千多块,我连手都没摸着。今天中午的这顿饭,我去了个厕所回来她就点了一桌子海参鲍鱼,刚才一算账共计七千多,她就是这个饭店和那个茶馆的‘托儿’,他们这是欺诈、敲诈、是犯罪!”
        娇娇跳着脚大叫说:“你也知道是来征婚谈恋爱的?吃饭喝茶花几个钱怎么啦?你跟谁谈恋爱不得请人吃饭啊!长志气你别来啊!一个人在你们家瘾着,还想拉我的手,既然是谈恋爱,就是考验阶段,可以同意,也可以不同意,凭什么让你拉我手啊!老不要脸的!你让大伙儿看看你都多大岁数了?还跟我这里起腻,花几个钱就心痛肉痛的,没有钱你别来啊。你一个铁公鸡我凭什么跟你混啊,我有病啊!”我这时才发现这小姑娘的普通话还是很标准的,而且吐字清晰,就是声音有些沙哑。
       旁边儿人群里一阵阵哄笑,有两个小伙子就大叫:“老牛想吃嫩草,总得下点本儿。”
       一个老警察没好气的对着那个男人说:“按你的意思,是不是你花了钱就得把女孩儿领走啊,你那样不叫谈恋爱,叫嫖娼。你说她是托儿,你有证据吗?至于她点菜吃不了只能算是浪费,如果菜价过高,我建议你去物价局反应,我们管不着,倒是你如果在人家姑娘不同意的情况下做什么,我们就要调查了。”
       那个男人显然心里有鬼,咽了口唾沫继续说:“她不光跟我一个人谈,还联系了很多人,不信你们查查她的手机,里面都是她钓来的冤大头,都在这里被宰过。你们看她脖子上的痕迹,谁都能看出来是被男人亲吻的,我就是个冤大头。”
        一个年轻警察说:“我们没事儿查人家手机干什么,法律也没规定她只能跟你一个人谈恋爱啊!就算她脚踩两只船也只能算道德问题,不涉及刑法。再说你一个人说她是托儿也不能成立啊,除非你再找出几个受害人来,不过要都是您这样跟人家谈恋爱的,我们还真管不了,没有法律规定吃饭的标准,定不成诈骗,她就没犯法。我劝您啊,还是在家里想清楚,还想不想跟人家谈恋爱,还舍不舍得给人家花钱。”
     那个老男人还不甘心说:“那饭店和她串通合伙敲诈呢,他们是团伙犯罪。”
        边上两个男服务员就瞪眼咋呼说:“哎哎!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啊,你说我们是犯罪团伙,你说了算吗?如果警察不能定我们的罪,我们可要告你诽谤,我们饭店可是有信誉的。”人群里又有人哄笑。

原创   征婚日记   第十五章   潇木石 - 潇木石 - 木石斋

        这时有一个食客出来说:“警察同志,这家饭店菜价太贵,都快成了黑店了,你们可得管管。”
      一个警察说:“我刚才不是说了吗,物价不归我们管,你们觉得贵去物价局、工商局都可以反映。”
       那个食客就说:“那个小姑娘天天带人来这里吃饭,肯定是饭托儿,我也老来这里,老看见她。”
       警察就说:“你明明知道这家饭店菜价贵,为什么老在这里吃饭?你不嫌贵吗?”那个男人一时语塞。
      那个和娇娇谈恋爱的老男人抢着说:“有饭托儿带来的就贵,自己来的就便宜。”
       饭店服务人员就大叫:“你这么说有证据吗?你一个人说了可不算,你问问大家,谁在这里被骗了?”娇娇就相似处看,正好看到我,眼睛了分明一愣,明显一震紧张,然后迅速把脸扭过去。
       我故意笑着大叫:“嘿嘿!算了吧,算了吧,吃饭给钱天经地义,结了账走吧,多大个事儿啊。”
       那个男人向周围看了看,然后跟警察说:“警察同志,您看能不能让他们给我打个折啊,这两天我在这个酒店都花了小两万了。”
       那个老警察厌恶地说:“这个你别问我们,我们管不着,你去问饭店人员,他们不要你一分钱我们也不管,不过人家要钱你要是不给就归我们管了。” 
       娇娇扫了我一眼然后说:“就是。”
       那个老警察瞪了娇娇一眼说:“你也够可以的,挺好个大姑娘干什么不好。”娇娇扭过头看一边不说话。
        我看也没什么故事了,就去路边等车,回头看时娇娇正在人群里盯着我,又看见那个老男人拿了卡进去,一会儿就出来,脸上一副死了亲人的表情,也没看娇娇,就匆匆开车走了。娇娇却进饭店里去,警察们也走了,人们也就散了。
       好容易打到一辆出租,上了车没几分钟,手机上收到娇娇的一条短信:“刚才谢谢你,改天请你吃个饭”。后面是一个鬼脸。
       我也发了一个鬼脸写到:“算了吧姑娘!求求您念我点好儿,把我的电话号码删了吧,我胆儿小,也没钱,更抠门儿。”
      那边儿又发来一个鬼脸:“呸!就不。”

原创   征婚日记   第十五章   潇木石 - 潇木石 - 木石斋

       回到画院小四点了,躺了十分钟起来冲了咖啡,正考虑画一张小品,画案上手机响,拿起来一看是老陈,我猜老陈一定是惹祸了,估计他的情况和今天被娇娇坑的老男人差不多,不过那个老男人是有钱不想花,陈杰是有多少钱都敢花可是没钱。今天韩君、王君两个坏蛋都不会接老陈的电话,老陈在北京能开口借钱的朋友不会超过十个,我和老韩、老王已经去了三个,我猜他早已经把那两千块经费嘚瑟光了,现在给我打电话无非是要钱,为了证明我的推测是正确的,我就不接电话,如果二十分钟他打五个电话就说明我的猜测是对的。我必须让他着急,估计中午我联系他时,他的口袋了还是有钱的,那时他连跟我说话的时间都没有,一定在赔美女,我要让这个一贯重色轻友的家伙着急才行。
       果然一个小时里,老陈每五分钟就给我打一个电话,后来就是一个个短信,都是催促我接电话的。我心里笑着计算,这一个多小时里,老陈应该给所有能开口的朋友都打了电话,一再给我打说明事情还没解决,我已经成了他最后的救命稻草,看来这家伙心里很信任我,一时有些可笑的感动。为了防止他跳楼,我决定接电话了,虽然这哥们儿几十年来借钱从来不还。

2017年3月28日午夜续写于永定河畔木石斋
  评论这张
 
阅读(1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