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木石斋

此生机缘得木性,淡淡杯茶长在手。 去日光阴抱石情,漠漠清愁总入怀。

 
 
 

日志

 
 
关于我

中国荣宝斋画院职业画家、中国文化促进会学术委员、中国楹联协会会员、中国画家协会理事、河北省美术家协会会员、河北省书法家协会会员、国家一级美术师、大唐画院院长、大兴区民进会员。以积墨山水为主要学术,擅做博古,长于画鸡。书法从秦汉魏晋到唐宋元明涉猎颇广,近年笔法多取简帛,揉入行书笔意。作品先后被中南海、国务院以及国内外藏家收藏。木石自幼亦痴迷文学,依从师长诗养心源的教诲,长期坚持文学创作,出版有长篇小说《一路风尘》(中国戏剧出版社)。润格:山水每平尺两万,人物、博古每平尺一万五,花鸟每平尺一万。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 征婚日记 十二 潇木石  

2017-03-25 22:25:26|  分类: 木石斋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   征婚日记    十二   潇木石 - 潇木石 - 木石斋

原创

征婚日记

十二

————潇木石


       打车到方庄,一路电话不停地纠缠着我,那边的美女加富婆很像性饥渴的母狼,在电话那头不停地嚎叫催促,一时让我大有受宠若惊之感,回想四十年人生道路第一次受到异性如此推崇,心里一时得意、一时惶恐、一时迷惑、似乎还有些恐惧,仿佛那热情后面是一个巨大的陷阱。聆听着电话里含糖量极高的沙哑声音使劲儿放嗲,我忍着汗毛孔里的丝丝泉水,不断提醒自己说:“就是一当,一百块钱上一当,我花钱买上当,上了当就闪。”
        我认为北京的标识不是故宫和颐和园,也不是天安门,而是人群,不管什么地方的人、不管什么装扮、不管什么颜色,只要到了北京都拥挤成一片密密麻麻的灰黑色,大街上的人们面无表情的、麻木的快速摆动着他们短粗的双腿,不论男女体型都成枣核形状,尖脑袋尖脚当中一个硕大的肚子,用单田芳的评书语言叫“粗股轮顿”。我是八五年就在这个城市游荡的老江湖了,感觉北京人还是那时候幸福些,至少那时候人们的脸上都还有笑容和真诚。至少他们还有时间遛鸟、叫嗓子,如今很少见到这种风景了。

原创   征婚日记    十二   潇木石 - 潇木石 - 木石斋

        出租车终于到了方庄附近,在无数次电话沟通定位后我找到路旁的一排破旧的筒子楼。楼道里到处都是垃圾,墙壁上满是各类民间涂鸦艺术家们和蚊虫的作品,一个楼角甚至有一堆不清楚什么动物制造的“便便”。好几个楼层都挂着“XX”婚姻介绍所,五花八门,我认真看了看,名字有叫“天使”的、有叫“红玫瑰”的、有叫“天涯”的,竟然有一个叫“江湖”婚姻介绍所,我忍住没笑出来心里说:“人在江湖飘,谁能不挨刀啊,我今天犯贱自己送上门来让人宰”。
        好容易找到“蓝月亮”婚姻介绍所,一个高个儿长脸高颧骨的东北口音女人接待了我,那女人先声明看人要一百元,不满意再交一百换人再看,满意了就交三百元,我觉得有些像牲口市上买骡马,回想了一下,好像这个女人早上说是五十元手续费的,心里也认为为了五十元讨论问题有些矫情。就问什么时候和女方见面,那女人就说:“您填个表,交一下手续费就可以见人了。”然后拿出一张A四纸,很像回事儿似的递给我说:“要填真实情况,姓名、手机号、身份证号、学历可都要真实。”
        我心里腻味,觉得有些像杨白劳的账单,就说:“要不我下次再来吧!”
        那女人就瞪大眼睛说:“这位同志您不是玩儿人吗?我们把女方召唤来容易吗?人家大老远从燕莎打车到这里来二百多块钱呢!您要走没问题,把人家车钱给出了,要不我们可没法儿跟人家女方交代,我们为了谁啊!”我一看这高大女人捋胳膊挽袖子心说:“得!想跑是没门儿了。”我更不能跟女人有冲突,这要是被朋友弟兄们知道,我这脸就“露”大发了。

原创   征婚日记    十二   潇木石 - 潇木石 - 木石斋

        没办法老老实实地坐下认真地填写完表格,那女人在一旁看着表格不停夸奖说:“您什么学历啊?哦!硕士啊?难怪这笔字儿写这么好。我还头一回看见这么好的字儿。”
        我心里说:“妈的!老子就是靠卖字为生的,如今倒好,弄哥们儿的书法来这儿干这个了。我真是‘闲的蛋疼,浪的难受’了!”嘴上还不断的应付着这女人挖坑的夸奖,明白她把我夸的越高我就越得为自己的脸掏钱买单。
        那女人似乎雷厉风行,看我填完表就一把抓过去说:“同志!你这就跟我到那间屋子去看人,咱们把话说在前头,见面五分钟,别打听人家手机号,别问人家家庭地址,也别聊工作,就是看人,同意了您就交三百块,然后你们随便聊,不同意您就接着看别人。”我心里明白这些道儿划下来,即便你是老江湖也跑不掉。就跟她去了另一间房,那里有几个巨大的桌子周围一圈椅子,她给我倒了一杯茶,然后就出去了,我端起茶却闻到一股怪味儿又马上放下。然后那女人就领了一个高大而壮硕的女人进来,这女人穿了一件皮草,穿了一双高筒高跟黑皮靴,一张黑黄的胖脸,一头炸着毛的卷发蓬松的扩张着,眼袋很深而肥大,一双眼睛似乎没睡醒,努力睁着,手和脸一样黄黑色,手背上隐隐有些斑点,脸上也是这种斑点,一股廉价的刺鼻的香水儿顿时充满这个屋子。
        一时我的汗毛孔炸了起来,望着这位传说中的富婆和美女倏然起身点头说:“您好!我是潇木石,您怎么称呼?”
       那女人用不灵活的眼睛在眼角扫了我三五秒钟后慢吞吞地说:“我叫王芳,您在哪里工作?”
        没等我说话边上那个女人训斥说:“我刚才怎么嘱咐你们俩的,不允许问工作和家庭地址,这是为了保护你们,双方同意了再出去自己随便聊。”

原创   征婚日记    十二   潇木石 - 潇木石 - 木石斋

2017年3月25日夜续写于永定河畔
  评论这张
 
阅读(4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