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木石斋

此生机缘得木性,淡淡杯茶长在手。 去日光阴抱石情,漠漠清愁总入怀。

 
 
 

日志

 
 
关于我

中国荣宝斋画院职业画家、中国文化促进会学术委员、中国楹联协会会员、中国画家协会理事、河北省美术家协会会员、河北省书法家协会会员、国家一级美术师、大唐画院院长、大兴区民进会员。以积墨山水为主要学术,擅做博古,长于画鸡。书法从秦汉魏晋到唐宋元明涉猎颇广,近年笔法多取简帛,揉入行书笔意。作品先后被中南海、国务院以及国内外藏家收藏。木石自幼亦痴迷文学,依从师长诗养心源的教诲,长期坚持文学创作,出版有长篇小说《一路风尘》(中国戏剧出版社)。润格:山水每平尺两万,人物、博古每平尺一万五,花鸟每平尺一万。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 征婚日记 (十一) 潇木石  

2017-03-11 11:29:56|  分类: 木石斋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  征婚日记  (十一)  潇木石 - 潇木石 - 木石斋

原创

征婚日记

(十一)

潇木石

        收拾了一下画室,去看了看老陈,见这家伙把衣服扔了一屋子,自己钻进被里,露着半条雪白的大腿和半拉屁股,这家伙迷信裸睡,双手紧紧搂了一个枕头,口水已经流到了上面,那样子很像一个脑供血不足的弱智儿童,我琢磨他不会出什么意外,就回了自己卧室休息。
        第二天早上还没起床,老陈就趿拉着鞋来拍门找吃的,我去食堂弄了饭回来,两个人还没吃完,他的电话就开始响,里面一个嘶哑的女人问老陈今天大约什么时间见面,老陈扔了筷子说马上叫车,然后就要往外跑,我真的气不过就骂他:“哎哎!陈先生,咱好歹也四张多了,当过副教授,报纸、电视也都上过,有点身份行不?看看您这出息,好像没见过女人似的。”
       老陈死不要脸地说:“女人我见多了,没见过敢在报纸上登广告满世界找情人的女人。”
         我就悻悻地说:“怎么着您大爷也得穿上鞋、刮刮胡子、洗洗脸吧?您这脚还光着呢。”老陈屁都顾不得放一溜烟跑了。
原创  征婚日记  (十一)  潇木石 - 潇木石 - 木石斋
        我正准备收拾碗筷,桌子上电话响,号码不熟悉,就问:“喂!您找谁?”
        里面是一个酷似老陈刚才电话里的嘶哑声音:“是潇先生吗?我是方雅女士的代理人,昨天晚上跟您接触过的,您今天要来见面吗?”
       我才想起昨天看到报纸征婚广告里那个‘亿万贵妇’,回想起那广告里说:女儿残疾,夫家外有家,女人要找男人。就问在哪里见面?那边说在马驹桥的婚介中心,我正犹豫时那边说:“潇先生,我觉得您和方女士情况很相合,我个人从事婚介工作很多年了,像方女士这么善良、正派、富有的女士是很少的。”
        我就问:“你们怎么收费啊?”
        那边说:“见面手续费是五十元,见面同意了就给我们中心三百元中介费,然后你们自己交谈联系,不同意我们不收中介费。您看怎么样?我们完全是为了社会服务的正规单位,再有这几天要求联系方雅女士的人很多,您可不要错过。”
       我正在犹豫老陈一步跳进画室大叫:“说我没起子,看看您大爷此时的尿性,整个一想吃筋头巴脑害怕费牙,想占便宜怕掏钱。”
       我向老陈摆摆手,就对手机那边说上午见,那边儿说:“方雅女士九点半要见一位先生,您十点来吧。”
      我就说好,这时又一个电话打进来,里面又是一个嘶哑的女声:“潇先生吗?我是红霞,您几点来啊?”
       我莫名其妙问:“红霞是谁啊?您怎么拿到我的手机号的?” 
       那里没好气的撒娇放嗲说:“哎哟!您这还没见面呢就耍人玩儿,您昨天给我打的电话啊!我们要在洋桥大中电器门前见面的,您来不来啊?”
原创  征婚日记  (十一)  潇木石 - 潇木石 - 木石斋
        我想起是开红木家具城的女富婆,说实话我对‘女富婆’的身份不感兴趣,却对红木家具很感兴趣。就说:“那就去您的家具厂看看吧,我也是红木家具的爱好者,只是一知半解,很希望向您请教。”
        那边冷漠的说:“等你来了再说吧。你到了就打这个电话。我在十字路口东南角大中电器门前等你。”我心里对此人的冷漠受宠若惊,认为专家学者冷漠些正是矜持的典范,很高兴的放了电话。
        老陈就怪叫:“哎!我说您大爷走不走啊?还磨叽什么啊?”
        我就说:“你着什么急啊?我也得洗个脸吧!”
       老陈恬不知耻的摇头晃脑晃了晃手机说:“我就是急,今天仨美女加富婆约我,我时间紧张啊!”又吧唧吧唧嘴说:“这几年没了解社会,如今的女人都这么开放啦?”
        我没好气骂他:“你大爷小心点儿吧!昨天那两对狗男女没安好心,这里面肯定有猫腻,要不他们闲的慌给咱们出这主意?这里面不一定多深一坑呢!您大爷可得搂着点儿,别闹出什么天大的笑话来。咱们俩这几年脸是没找着,眼可是没少显。”
        老陈一瞪眼说:“敢!今儿要是一个坑,我回头让他们俩把我抬出来,他们不抬我就在坑里过了,我让他们俩挖。姥姥!”看我不着急的样子,他一拍兜儿说:“两千在手,打车哪里都赶走,拜拜了您呐!”就转身火急火燎的要滚蛋。
       我连忙大叫:“记得咱们的计划,一百块钱上一当,您今天要跟三娘们儿耍贫,就是耍三百块钱儿的贱,花多了就是更贱了。”
       陈诗人“呸”了一口说:“我又不是你儿子,我哪儿比你傻?”然后就窜了出去。
喝了两杯咖啡,当中那个方雅的中间人催促了几次,那个红木家具老板也一直在打电话,看时间差不多我也叫了一辆车来接我,心说:“就是二百块钱呗,我也弄俩当上上。”就出门去约会了。

2017年3月11号续写于京华永定河畔
  评论这张
 
阅读(2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