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木石斋

此生机缘得木性,淡淡杯茶长在手。 去日光阴抱石情,漠漠清愁总入怀。

 
 
 

日志

 
 
关于我

中国荣宝斋画院职业画家、中国文化促进会学术委员、中国楹联协会会员、中国画家协会理事、河北省美术家协会会员、河北省书法家协会会员、国家一级美术师、大唐画院院长、大兴区民进会员。以积墨山水为主要学术,擅做博古,长于画鸡。书法从秦汉魏晋到唐宋元明涉猎颇广,近年笔法多取简帛,揉入行书笔意。作品先后被中南海、国务院以及国内外藏家收藏。木石自幼亦痴迷文学,依从师长诗养心源的教诲,长期坚持文学创作,出版有长篇小说《一路风尘》(中国戏剧出版社)。润格:山水每平尺两万,人物、博古每平尺一万五,花鸟每平尺一万。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 木石斋白话第三辑 花儿 潇木石  

2013-09-06 20:47:49|  分类: 木石斋白话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    木石斋白话第三辑   花儿    潇木石 - 潇木石 - 木石斋


原创    木石斋白话第三辑   花儿    潇木石 - 潇木石 - 木石斋


原创

花儿

————潇木石



       “花儿”是一只流浪的女猫,经常出没于楼下的树林草地,我搬来新居不久就和它成了朋友,原因很简单,我一楼的窗户老开着,挂了一些腊肉干鱼,几只流浪猫就常常围着我的窗台转悠。我对流浪猫的概念比较模糊,不知道这些猫是被主人抛弃的,还是自己喜欢流浪混成了每家的猫,是不是有在野外出生的的原始野猫?我喜欢猫,大约有猫缘儿,那些流浪猫见了生人早就跑得远远的,见了我不但不跑还在那里“喵喵”叫,我只好弄些肉食放进盘子里给这些家伙送去。没办法,我妈说我从小就喜欢招猫逗狗,极招这些东西待见,身边老有这些东西围着。
    我搬到这里时间还不够两年,这期间几只猫陆续和我成了朋友,然后又相继失去了踪影,于是我常常在巷口垃圾池旁看到它们的残破的肢体,每次看了都是一阵黯然。感叹生命的脆弱,感慨弱小生命的无奈。是啊!它们的命运没有掌握在自己手里。
    “花儿”是这些猫里最好看的,是一只黑白黄分布巧妙地花猫。我们就叫它“花儿”,它一开始也只在我的窗外流连,吃过我准备的食物就走开。后来有一天我和外甥女去散步,走到巷口时孩子惊呼说:“舅舅!您看————花儿跟在咱们身后呢!”我回头看时果然看见“花儿”在路边的草丛里看着我们,我就招呼它,“花儿”轻轻地叫了两声,保持四五米的距离跟在我们身后,却不允许我们抚摸它。从那以后只要我们傍晚散步,“花儿”就会从我们不知道的地方钻出来跟在身后,以至于小区里以为“花儿”是我家养的猫。我也渐渐习惯了“花儿”在我生活中的位置。花儿从来不进我的家门,每次散步回来我们快到家时,花儿就不见了踪迹。
    去年深秋的一个傍晚我散步时没看见“花儿”,一时有些意外和担心,夜里下起了急雨,后半夜时外甥女敲我的门说客厅阳台上有东西在动。我去看时见阳台外我的窗下大花盆里一只猫在蠕动,我估计是“花儿”,披衣出去把它抱了进来。“花儿”受伤了的后腿几乎完全断了,大约是被车碾的,也不知它怎么爬来的,我心里对它在危难时能想到我有些受宠若惊,就连忙找来纱布和消炎药给它包扎了。我和外甥女伺候了“花儿”十多天,它的命虽然保住了,后腿还是瘸了。以后“花儿”就留在了我家,有几个月时间一直跟我们生活在一起,我甚至把一楼客厅的窗户下方的玻璃开了一个小洞,算作“花儿”的门。
    “花儿”大约心里也感谢我们救了它,它从来不在屋子里便溺,也很少恶作剧破坏东西,我每次给它洗澡也很温顺。“花儿”很像一个思想者,我每次拿了书在阳台上晒腿,它一定跳到我的膝盖上打呼噜,我画画时它便跳到画案上专注地看着,仿佛很在行的样子,看到我兴奋时这个小精灵就跑到画上抓我的毛笔。并且不厌其烦的和我胡闹。如果那天我的情绪不对,“花儿”就一动不动的趴在罗汉床上偷偷窥视我,仿佛看透了我的心事,做深沉状。渐渐地“花儿”已经成了我们家庭的一员了。
    今年春夏相交的时候,“花儿”经常频繁外出,我们都担心它会出事,我有时经常去外边把它找回来,它那几天大约有些烦躁,不太喜欢我干涉它的私生活。有时就消失一两天,我不能控制它的自由,那是它的权利。终于过了五一“花儿”没再回来,我们那些天都在小区周围寻找它,家里没了它的身影总觉得少了什么,后来从新闻上听说有一种人以抓猫为业,毛皮卖给制皮衣的,猫肉抹上羊油混充羊肉卖给烤串儿的。我们都很担心“花儿”是不是被人害了。又听说小区里有人下了老鼠药,老鼠没死几只,倒死了两只猫。还听说路上经常看到被车轧死的猫狗。甚至听说有人在不远的小树林里看到了一窝饿死的小猫等等。
    过了夏天“花儿”还没回来,我想找人把阳台上那块有洞的玻璃换掉,外甥女说:“等等吧!万一哪天‘花儿’回来了,看见咱们把它的门都给关上了会生气的,那它就更不会回家了。”
    如今已是初秋,风有些生冷了,前两天我还是找人把玻璃换了,这次外甥女没再阻拦,我们都清楚,“花儿”是永远不再回来了。小区里也没有了流浪猫的踪迹。


2013年浅秋于京南木石斋


原创    木石斋白话第三辑   花儿    潇木石 - 潇木石 - 木石斋



原创    木石斋白话第三辑   花儿    潇木石 - 潇木石 - 木石斋
  评论这张
 
阅读(213)|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