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木石斋

此生机缘得木性,淡淡杯茶长在手。 去日光阴抱石情,漠漠清愁总入怀。

 
 
 

日志

 
 
关于我

中国荣宝斋画院职业画家、中国文化促进会学术委员、中国楹联协会会员、中国画家协会理事、河北省美术家协会会员、河北省书法家协会会员、国家一级美术师、大唐画院院长、大兴区民进会员。以积墨山水为主要学术,擅做博古,长于画鸡。书法从秦汉魏晋到唐宋元明涉猎颇广,近年笔法多取简帛,揉入行书笔意。作品先后被中南海、国务院以及国内外藏家收藏。木石自幼亦痴迷文学,依从师长诗养心源的教诲,长期坚持文学创作,出版有长篇小说《一路风尘》(中国戏剧出版社)。润格:山水每平尺两万,人物、博古每平尺一万五,花鸟每平尺一万。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 木石斋白话第五辑 走过北京东 潇木石  

2013-09-13 13:17:53|  分类: 木石斋白话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   木石斋白话第五辑  走过北京东   潇木石 - 潇木石 - 木石斋


原创

木石斋白话第五辑

走过北京东

————潇木石


       前两天又经过西大望路,又经过通惠河桥,不由自言自语说:“哦!又到了北京东站了。”大约我每次经过这里都有感叹,驾车的司机小邱就笑着问:“大哥!怎么每次经过这里您都这么感慨啊?有故事啊?”我笑了笑不说话,相关的记忆又四散开来,是啊!我对北京东站的感觉很亲切的。
    我五岁开始弄造型艺术,那时候没有老师,完全出于爱好,自己弄了泥巴捏一些小动物,砸开电池取出碳棒磨出尖来画梅花和马,后来上了小学就开始得奖,然后就跟文化馆的几位老师学画,一九八五年的春天中国书画函授大学成立,老师们认为多接受艺术高层的氛围对我将来学术发展有好处,我就报了函大的北京分校,教室设在陶然亭公园里,每个月面授一次,当时梁树年,刘凌沧,黄均,高冠华,黄润华,姚志华,欧阳中石,白雪石都经常来授课。于是十五岁的我每个月的一个周六就从学校请假,拿上三块钱钱和几个馒头,从村后的三等小站花一块二买票上车到北京东站下车,在车站候车室蹲一夜,第二天早晨坐一毛钱公交到陶然亭,学习一天晚上回到北京东站买票回去,到我家附近的三等小站再走八华里夜路到家了。我做了两次那趟慢车就知道这趟车是地勤车,从秦皇岛到北京东每天往返一次,是为铁路工人上下班服务的,下车没人检票,于是在第三次上车时我早早从庄稼地里钻上站台一旁的花草里,火车一停车我就迅速钻上去,大约因为我的身高比较矮,或许是我每个月都坐这辆车,或者车站上有我们村的一个工作人员,总之没人认真查我的票,到了东站更好,出站口根本不检票。从那时我就对东站有了感情,因为我每次能省下一块二毛钱。那时候的一块二毛钱对于我来说很重要。
    那时候的北京东站站口只有两排黑油毡房,上面压了很多砖头那种。周围有很多菜地,河边的小路两旁也经常有人种了黄瓜茄子西红柿,往西大北窑周围也都是菜地,我晚上饿了尽可以去菜地里寻找蔬菜,拿了包里的馒头咸菜吃个痛快。然后回候车室去睡觉。那时候真的感觉东站的候车室就是我在北京的家。
    若干年后我回到故乡教书,一九九九年开始工作之余给北京和平里小街桥的中国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临摹四王的画儿,于是每个季度都跑一次北京,那时那趟地勤车的票价已经达到了七块多,我还是喜欢坐这辆慢车,因为只有这趟车在北京东停,我就是想走北京东,我太熟悉东站周围的一草一木了,出了车站顺小巷走到通惠河边,然后顺着河边一路欣赏着风景就上了桥被转不远就到了四惠,我几乎闭着眼都能走。我每次都在东站旁边的小饭店进餐,原因是便宜,口味也和家里差不多,量也大。
    一九九九年时东站周边已经没多少菜地了。原来的黑油毡公房也渐渐的被拆除,开始建东郊市场,那以后出东站去四惠就要走过市场,那里有一间专门批发紫砂壶的门市,女老板是一位姓叶美丽少妇,有着江南女子温婉的气质,我爱喝茶当然也想收藏一两把好壶,虽然我对于紫砂的鉴别不懂。却没少流连那家商铺。叶女士很会做买卖,老见我就熟了,经常和我搭话聊天。问我是干什么的,我只好说是教书的,时间久了还是被她问出我是画画的,这女子就拿了她女儿的画作向我请教,后来就要让她的女儿拜师,我一再声明自己不收学生,当然路过时给孩子说说专业还是可以的。那次临走叶女士一定要送我一把紫砂壶,让我自己挑,我一再说自己不懂,后来她拿了她表弟恽建军制作的一把西施说:“这是我表弟出徒时做的,器型还可以,料肯定是真的。”虽然她一再表示不要钱,我还是扔了一百块给她。她过意不去又送了我半斤猴魁。那是我收藏的第一把壶。以后我再经过叶女士的门市都被她或者她的售货员让进屋子里喝茶。我就是想不进去也不行,甚至有一次我绕着走还是被刚刚从外面回来的她看见了,江南女子温柔不会吵架,还是笑着说我太见外。当然遇到她的孩子时我也给说说专业,小女孩儿当时读小学四年级,谈专业还尚早。叶老板叫叶晓莹,我一直没见过她的丈夫,也不敢问。老喝人家的茶觉得不好意思,正好老家的一个哥哥弄了个古董店儿,需要几把壶来充气氛,我就介绍了叶家的壶,那哥们儿就去买了十几把,去年跟我打电话说那几把壶十多年都升了十倍了,原来中级职称的制壶工艺师如今好几个都成了高级,说如今很难买到那么货真价实的东西了。我问为什么不去东站那个门市去批发几把,哥们儿说:“全国一盘棋,她就能老跟过去一样吗?”
    零五年的秋天在晓莹的店里喝茶,那里有一个我没见过的清瘦男人,看我的眼神很不友好,我没问是谁,以后走东站能绕开还是绕开。
    零四年我在中国美协进修,进京回家依然是走东站,那时听说北京东要拆了。零七年夏天坐车时听说那是最后的几班车,以后就没有北京东站了,后来真的没了站点,我也没再走过那里,当然也没再去过晓莹的门市。零九年时晓莹知道我在北京定居了还要来看我,我婉言谢绝了,寄了一幅字“厚德载物”给她。
    我的东站没了,如今只有一个热闹的贸易市场。


原创   木石斋白话第五辑  走过北京东   潇木石 - 潇木石 - 木石斋
  评论这张
 
阅读(206)|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