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木石斋

此生机缘得木性,淡淡杯茶长在手。 去日光阴抱石情,漠漠清愁总入怀。

 
 
 

日志

 
 
关于我

中国荣宝斋画院职业画家、中国文化促进会学术委员、中国楹联协会会员、中国画家协会理事、河北省美术家协会会员、河北省书法家协会会员、国家一级美术师、大唐画院院长、大兴区民进会员。以积墨山水为主要学术,擅做博古,长于画鸡。书法从秦汉魏晋到唐宋元明涉猎颇广,近年笔法多取简帛,揉入行书笔意。作品先后被中南海、国务院以及国内外藏家收藏。木石自幼亦痴迷文学,依从师长诗养心源的教诲,长期坚持文学创作,出版有长篇小说《一路风尘》(中国戏剧出版社)。润格:山水每平尺两万,人物、博古每平尺一万五,花鸟每平尺一万。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 (长篇小说) 画殇 (一) 萧木石  

2010-04-08 21:55:29|  分类: 木石斋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长篇小说)   画殇   (一)

           萧木石

我记事很早,我是什么时候记事的呢 ? 不清楚 ! 最早的记忆是文革的战鼓,  就那么突然的满大街的人的都疯了!  一切都成了红色 , 到处都是人。,  让我无处可躲  我是要躲开人的 , 这世上的人都不喜欢我!  我的父亲是个瘸子 , 我的母亲是个一只眼的独眼龙 , 而我大家境大概也是那个村子最穷的几家之一 。 对了记起来了 , 我更早的记忆是每天一出门便被人骂小瘸子,小瞎子。其实我并不瘸也不瞎甚至我母亲认为我很漂亮 。  可出门还是总被人骂:“小瘸子”“小瞎子”。  更有一些大人指着我笑骂 :“ 瘸瞎子”!  我的眼睛那时很大很亮而美 ———— 至少我姥姥这么认为  !总之在人们嘲笑 ,谩骂 ,讥讽声中我有了记忆 , 很深的记忆  直至许多年后我问一些同龄人他们有没有三 四 岁时的记忆 , 他们一致说没有记。 甚至认为我看多了伤痕文学 , 在编故事。

     我很小就开始躲开人群  ,因为我的自我意识大概太早地出现。  在那个小村我的衣服是最破的  ,常常春夏秋冬露着两肘和双膝 。 我从父母的谈话中知道我家多年前不穷的  。 这从三正六厢四门楼四亩六的祖宅可以看出来  。但我们一家三口不属于这个大宅 , 祖父有十个儿子 , 几十个孙子 ,孙女。 我的伯父, 叔父们除了九叔十叔还在上学[这时都回来造反了]  父亲因残疾不能外出工作外  其它全在部队和政府  据说祖父因为有这么多打过仗当大官的儿子才保住了祖宅。

父亲因为是残疾人,三十四岁才结婚,母亲那年十八以后就有了我   母亲说我也实在祖宅出生的 ,並且还说祖母因看不起坏分子的外祖父才把她赶出祖宅的。 但父亲说是因为母亲不会过日子,祖母并不曾趕母亲等。 多年后我以为父亲说的似乎真实些。其实外祖父也是小财主但他是远近闻名的败家子, 终于败家成了贫农,这一点我的祖父比外祖父名气大的多,是大败家子我家的贫农也是这么来的。祖父的一場豪賭輸掉了二百畝地,我家才成了贫农。

大约因为有那么多红色的哥哥兄弟,所以三十四瘸子父亲才娶了十八岁的一只眼母亲。父亲的脾气急坏,母亲的脾气更坏。从我记事使他们就无休止的吵架。然后我就成了出气筒,父母对我的毒打在村上已成了传奇,父亲打我是习惯吊在房梁上,母亲打我的习惯是等我晚上睡熟了用箪子棍狠抽,一下一道血檩子,母亲对我的的哀告从来听而不见,直到她打累了为止。被母亲打完总是一身血痕。我所知道的母亲中我的母亲的‘母爱‘是绝无仅有的,母亲的打骂次数要远远多于父亲也大大狠过父亲 。这使我人到中年对“母爱”这个词很反感。对了我记事较早也应该是被打出来的 。因为一只眼母亲和瘸子父亲我从小就被人叫“小瞎子“,小瘸子”同时夹杂一些恶毒的辱骂。大约我从小就是一个低智商的孩子,对这些辱骂我的应对方法很简单就是打,我大概从有记忆起就打出了名。常常比我大三,四岁的孩子都被我打了,我并不是力气大而是不计后果。牙咬,石头砸,镰刀砍。仿佛我的血中有狼的基因,每每遇到这种事情我就两眼通红热血沸腾忘记了一切后果。当然结果是不断被母亲毒打以使对方消气不让我们赔钱,我们太穷了。由于村中孩子的围追,父母的堵截,渐渐地我开始躲避人群,开始躲避这些两条腿的动物,我找到了我的天堂————坟地————一大片密林,哦!我的天堂在我的记忆力那是一片幽静浓绿的世界。一年死不了几个人,没有人来打搅我和我的伙伴们。在哪儿我的同伴很多 ,有数不清的各种各样的美丽的小鸟,有两只獾,一家子刺猬,一只野狸,几只黄鼠。坟地东侧有一条小溪,里边总有一些鱼虾青蛙都是我的食品。那些鸟门太美丽了,黄鸟,铜嘴,锡嘴,皂嘴,鳻鸠叫的都很好听。山凤凰,喜鹊,青眼很漂亮。柳叶儿小,老鸹大,猫头鹰也大,很多人说猫头鹰坏我却始终觉得猫头鹰很美,而且很神秘。我太喜欢这些朋友了,我无师自通的用泥块捏成他们的样子。用土块,用从电池中造出的黑棒画它们。石碑上有许多图案都可以让我学习。随着越画越象我越着迷————现在想起来那篇大坟地几乎成了我的第二个家,至少从四五岁开始记事到十岁上学的几年中我大部分时间在那儿生活。以至于有村上都传说我被什么蛇狐迷上了。当然这个传说使我。又被母亲不断毒打。

 

  评论这张
 
阅读(258)|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