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木石斋

此生机缘得木性,淡淡杯茶长在手。 去日光阴抱石情,漠漠清愁总入怀。

 
 
 

日志

 
 
关于我

中国荣宝斋画院职业画家、中国文化促进会学术委员、中国楹联协会会员、中国画家协会理事、河北省美术家协会会员、河北省书法家协会会员、国家一级美术师、大唐画院院长、大兴区民进会员。以积墨山水为主要学术,擅做博古,长于画鸡。书法从秦汉魏晋到唐宋元明涉猎颇广,近年笔法多取简帛,揉入行书笔意。作品先后被中南海、国务院以及国内外藏家收藏。木石自幼亦痴迷文学,依从师长诗养心源的教诲,长期坚持文学创作,出版有长篇小说《一路风尘》(中国戏剧出版社)。润格:山水每平尺两万,人物、博古每平尺一万五,花鸟每平尺一万。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 ( 长篇小说) 曲殇 (一) 萧木石  

2010-04-08 22:09:58|  分类: 木石斋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 长篇小说)  曲殇 (一)  

             萧木石

 

二零零七年十月底的一个下午,我正在文渊县城荣国路怡红道我开设的手机店里和小姨子小璐吵嘴,原因是因为我总在店里来回晃悠,她在电脑上打输了游戏认为是我乱晃的结果。

已经好几天了,店里连个鬼都不进门,我怀疑两边的店儿那么多人进出是干什么的,我也从他们店前走过几次,看里边大都是一些少年青年中年男人们在和售货的小女孩聊天,大约聊完天总要花点钱的,这年头打电话找人聊天还得花钱呢!何况这么面对面服务呢!我现在明白现在为什美女好找工作了,那些傻男人们总要把辛苦赚来的钱花出去,这自古男人赚了钱不都是给女人花的么。

小璐上个月刚满十六周岁,五月份初中毕业没考上高中,她的伯父我的岳父现任县委书记蒋国栋,当然给她找了个好学校,但这丫头死活都不上学了,依着我岳父还要强迫她去,我岳母到民主说:“一个农村小丫头子你让她读那么多书有啥用啊!她也不是那块料哇!你当她是咱们蒋薇呢!先让她去蒋薇的店里呆二年,够岁数了找个好工作,再找个好对象不就结了么,文凭不就是一张纸么,上不上学的还弄不来怎么着?”

于是小璐就到我的店里天天来玩电脑了,月薪一千贰佰块,我媳妇蒋薇给她买衣服的钱不算,这小姐每个月光吃零食就得六七百。算算从她今年六月份来手机店到现在,连吃再穿加上工资也一万好几了,当然这些钱都是由蒋薇开支的。小璐绝不能算美女,这丫头没长开,一米六多的个子到不矮,可又黑又瘦,小窄脸儿,尖下颗,一对眼睛倒不小,叽里咕噜的乱转,好像个间谍,加上麻杆似的四肢和扁平胸,就实在引不起现在男人的兴趣了,这小姐的身条那叫苗条,一米六四身高八十斤体重,在大街上走路来阵风一定乱晃,我猜这风过了六级一定能把她刮走。小璐平时从不吃正顿饭只吃零食,都快入冬了还穿个长袖大黑体恤和白色肥大的纯棉休闲裤更显得人单瘦得可怜,又把整个头发在顶上直戳戳扎成个杆儿,她头发本就不算多,再搞成细溜溜一杆枪更显古怪,哪有人来搭讪她,何况他对顾客总是带答不理的,当然我对顾客也比她好不多少,我们这一对凶神恶煞往这儿一呆,哪有人敢进来。

我刚才在店里走溜儿,小璐打输了游戏就大叫:“姐夫!你别乱晃了!我晕!”

我正想心事,她这一叫把我的思路都打断了,就没好气:“连个人影儿都没有,你又占着电脑我不晃干什么呀!”

小璐撇撇嘴:“没人来你怨谁呀!”我心说怨你长得不好看,嘴上当然不敢说出来,其实我也知道没有生意主要是我的责任,我不会做生意,只在柜台里摆了手机等人来买。当初我媳妇蒋薇看我不想回单位上班就给我弄这个手机店,本就没想让我赚钱,能拴住我的人就行了,我的傻蒋薇每月会安排她的下属一些销售任务,每月总会从我这儿提走百十来台机子,再用他父亲的阴凉走几个大户,卖些高档机,我这儿每月最低净赚三万多。较之那些门庭若市的店儿并不少赚,甚至比那些人更多。但是这里边我却没用,这生意有我没我都一样,等于我依然是吃软饭,依然是靠了媳妇和岳父生活,这是我心里最厌烦,最怕人说的事情。我是真想自己做成点买卖让别人看看。

小璐一边摆弄电脑还在那嘟囔:“这店没我姐早黄了,我姐根本就没盼着咱俩赚钱,就是让我看着你别让别的女人拐跑了就成了。你呀!也就是一个小白脸儿。”这话最伤人,一时我心里愤起一种恶毒的念头,应把这小丫头按哪儿蹂躏她,让她没有一点人格,让她在我面前没一点尊严,让她哀哀求饶我才平衡。

我没好气的拿起外衣就走,听见小璐在后面叫:“哎!你干啥去呀?你回来——!”我不理她,出门开我的越野车的车门。猛地觉得背上一紧,小璐从后边窜上来,一下楼主我的脖子,顺势把两条麻杆儿似的细腿攀到我腰上大叫:“你敢走,看我告诉我姐!”

我猜她刚才出去一定偷偷吃了什么奶制品,嘴里一股酸奶味儿,弄得我没办法连叫:“你先下来!你先下来行不?这是大街上,你看多少人瞅你呢!”

小璐大叫:“我就不!我就喜欢让她们看!我怕什么呀!你可有名呢!你乖乖进去没事儿!要不我就不下来。”

我赶紧进店里去边催她下来:“我进来了,你该下来了吧!”

“把我背椅子哪儿去!”我走到电脑旁椅子那儿把椅子转过来,又半蹲下身,这疯丫头才下去。

“把鞋给我捡回来!”我赶紧去门外把她的拖鞋捡回来。然后自坐到门口去。这小姐在店里也常年穿拖鞋,她此时脱了另一只鞋盘腿坐在转椅上嘴里嘟囔:“都赖你。我这局又死了。你得去给卖羊肉串儿去!”看我不理她,就大叫:“姐——夫!——老——沈!你快点儿!我中午都没吃你们家饭呢!”

我依然不理她,她就塔拉上拖鞋过来,把脸凑在我脸头边大瞪了两眼夸张的直盯着我。口气都喷到我的脸上.,又是一股酸酸的奶味,我就向后仰头并合上眼,这丫头就用冰凉的小手摸我脑门儿:“来!让姐看看,你那儿病了,还是受疯了!嘻!嘻!还真生气啦!——嘻!嘻!”

她自顾坏笑起来。然后猛的伸出两手插到我的腋下胳肢我,我天生最怕人胳肢。我没办法就站起身来躲开没好气的说:“你就疯吧!你就疯吧!看谁敢要你!”

“嗨!老沈!这就不用你操心了!本小姐虽不是县委书记的闺女,可也是县委书记的侄女,过这一两年就能有个好工作,然后就能找个好对象。”小璐瞪这两眼晃悠着古怪的小脑袋。

我气得叫:“你这哪儿像十六岁人说的话呀!也太成熟了吧!”

小璐又撇嘴:“呀!——呀_!__装的还挺封建呢,谁不知道你呀!初一就和我姐搞对象。我可是淑女!”

气得我苦笑,悻悻的点头:“是!是!小姐!您淑女!你绝对是淑女!行了吧!”

蒋璐却得寸进尺:“至少我现在是处女!”

气得我哭笑不得:“哎呀!越来越过分了,你,你这个也太过分了!咱以后别乱说了行不行啊!这!这!这也太————唉!真是年轻人!”

蒋璐没好气怪叫:“装!装!你就装吧!我姐又没在这儿!你装给谁看那!”忽而又坏笑:“哎!姐夫!你拉拉你和我姐上学搞对象的事儿呗!让我也学习学习!

我叹口气:“蒋璐!你这孩子怎么回事呀!咱正经点儿行不行啊!”

蒋璐坏笑:“我问问就不正经! 那你们那时候来真的就正经啦!”又坏笑:“哎! 老沈!你对我动心啦!还孩子孩子的呢!想玩儿成熟男人的温情主义呀!”

我心里叫:这都什么孩子呀!才十六岁这本事都那里学来的!简直是人精。那神情倒真有几分狐媚气!我不由心神一荡。冲口而出:“你就不怕我不正经啊!”

蒋璐斜眼打量打量我,晃晃怪模怪样儿的小脑袋嗤笑:“样儿的!我到敢!你可不敢!借你俩胆儿!”一边扭麻花似的拧动身子往我身前凑,坏笑着:“姐夫你敢咋而不正经啊!你试试成不?”口水都喷到我的脸上了。又是一股酸奶味儿。

我也笑笑:“哎!哎!蒋璐!你就不怕我把你乱说的话告诉你姐!”蒋璐就无精打采的回身坐下继敲打键盘,还饱经沧桑似的叹口气学着我叹口气拉长声儿说:“唉!打死你——你也——不敢——和——我姐——说!”  

     

  评论这张
 
阅读(148)|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