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木石斋

此生机缘得木性,淡淡杯茶长在手。 去日光阴抱石情,漠漠清愁总入怀。

 
 
 

日志

 
 
关于我

中国荣宝斋画院职业画家、中国文化促进会学术委员、中国楹联协会会员、中国画家协会理事、河北省美术家协会会员、河北省书法家协会会员、国家一级美术师、大唐画院院长、大兴区民进会员。以积墨山水为主要学术,擅做博古,长于画鸡。书法从秦汉魏晋到唐宋元明涉猎颇广,近年笔法多取简帛,揉入行书笔意。作品先后被中南海、国务院以及国内外藏家收藏。木石自幼亦痴迷文学,依从师长诗养心源的教诲,长期坚持文学创作,出版有长篇小说《一路风尘》(中国戏剧出版社)。润格:山水每平尺两万,人物、博古每平尺一万五,花鸟每平尺一万。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 长篇小说 画殇 (三) 潇木石  

2010-04-11 07:55:07|  分类: 木石斋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早晨起来我浑身疼发烫,父母都去上工了,我吃了口凉粥,拎了篮子去挖菜,我知道完不成任务晚上又会是一顿毒打。但我那天实在没精神,头也有些晕,拿了小锄又去了我的天堂。海一样的青纱帐里坟地那长长的一片树林,就象大海中的岛屿。我从一条一尺宽的小路钻进那数我的无边绿色来到树林间,林间散落着断碑,这是去年春天造反派们砸断的。密林南端有一块完整的大碑平躺着,这儿的树梢在这儿留出个洞,从这儿常常可以看到一片蓝天,这儿是这片密林唯一能见到天空的地方。碑上从春天开始不知谁平铺了一个厚厚的大草甸子,到成了我的床。这儿阴凉蚊子少,我那天太虚弱了在哪儿躺了一会儿就睡着了。

大约将近十点的时候,我醒了挣扎起来去采菜,我明白中午回家不能拿回满满一篮菜晚上那一关就过不了。其实密林中基本不会长野菜,因为没有阳光,甚至连草都不会长,只会长一些潮湿嫩绿的苔藓和蘑菇。我得去林外找找野菜,因身上有伤我得避开人,否则就会有人讥笑谩骂,那样我很可能还会和人打起来。我知道有个地方还有一些野菜,那是我一直没采留下的,这坟地东边有一道南北流向的小溪,小溪很长,最北端是一个胳膊粗的大泉是溪水的源头,小溪穿过村庄向南汇入村南小河。溪东是一代高岗,岗上的玉米地中有几株老杨树,哪些树太老了,老的像一些饱经沧桑的瘦骨嶙峋的老人,佝偻着身体风一过就哆嗦喘气,那是一些小叶杨,生长极慢树质坚硬,这种树大约如今很少了,那几棵孤独怕人的老树西边儿有几块断碑一口老石井。那儿平时也是不会有人来的地方。那里的野菜我一直没采挖,就是要留在紧急时用的!

我挣扎起来头重脚轻的顺着坟地中一条一尺宽的小路出来,经过小溪上一个石板小桥,这石板是一块大石碑,去年被人从坟地弄过来当了小桥。从石碑往上爬上了土岗,还是一尺宽的小路钻进青纱帐里去,老远可以看见一些老杨树的树顶,又钻了一会儿玉米地,眼前开朗了是一大片空地,西边是一口老石井,周围是被砸断的石碑,往东是一些被平了的坟。再往东就是那些老杨树,石井周围生着许多野菜。

今天井台上还坐了一个老头,瘦瘦的就像东边的老树,孤零零的在那儿一身黑气。这个老头我认识,就是我们村的四类分子,这老头每天晚上和我外公他们一起站在台上,但他更惨一些,基本上天天要站在板凳上架飞机,就是头朝下两臂向后上方伸着,我经常看见他两条腿抖着汗水从头上滴下来,斗他的人对他的哀求从不理,只会更加凶狠的谩骂,还会打他。我曾听父亲说过,这老头是个右派,是在我们附近的一个城市唯一一所大学教书的。今年春天忽然被弄回村来挨批斗。我不知道什么是右派,我那时连左手和右手都分不清楚,但我知道这些天天挨整的人是不敢骂我的,我认为他们还不如我,我岁常常挨打但决不是天天挨打,这些人是天天有人要架飞机的。我偷试过一次架飞机觉得还不如挨打。

老头身边有一支很好看的小狗,那狗比一般的猫还小,金黄色的毛,脖子上的毛很长,身上的毛很短,黑鼻子很短,一对大大的眼睛正紧张地盯着我。这狗我认识叫小黑儿,这个村的大人们整这老头儿孩子们就追打这狗。我大约是唯一不打这狗的孩子,原因很简单我喜欢人以外的任何动物,再有我不会到人群前去免得召来那些两条腿的动物“小瞎子”“小瘸子”的叫骂。我太喜欢那只小狗了,我曾经在没人时几次想喂他点儿小鱼小虾,但他不理我,像我防备被别人一样的防备我。

我那天太累了才那几步路就一身的汗,我缓缓坐在井台上,小黑口中不友好“呜呜”着,老头看见我有些惶惑的站起来,一会儿又坐下,按时间他这时应该正在上工。一会儿他问我:“小子,你是谁家的?”我说了我父亲的名字。

老头咳嗽了两声小声嘚咕:“是老五的孩子。”又问我几岁了,叫什么。那小狗看出我没有打他的意思就趴在老头脚边,可还是紧盯着我。

老头疑虑地看看我:“小子,你怎么出这么多汗啊?病了吧?”我晶体的望着他,猜想他什么意思。“没病。”

“你身上这伤是——?”

我不说话得先把篮子装满,才能回家吃饭。老头却过来看我身上的伤,我那时夏天只穿短裤,身上的伤全露出来,昨天晚上一只眼母亲下手太狠抽破了皮,今天有些地方肿了,大概要化脓。老头大概花眼仔细的看着。一会蹲下身也掐菜,我有些紧张怕他抢我的菜,在我的意识中那些才就是我的,这大石井这儿平时没人来采菜,原因就是蛇多,有人说这儿是蛇窝,是不是真的我不知道,但这儿的蛇太多了,黑脑袋,红脖子,绿身子的,烟黄色的,黑底白花的,纯白的,通红的,最大的有一人多长比小孩胳膊还粗的。别的地方的蛇见了人都老远跑开,这儿的蛇确立起老高和人对质,就是怕烟袋油渍味儿,来这儿干活儿的老头儿们就一代接一代地抽烟,蛇们就都跑道井里去,我是唯一不怕蛇的人,从我有记忆开始就知道蛇们怕我,它们见了我就远远跑开了。为什么我也不知道,但我极会打蛇,什么时候会的我也不知道,我常表演用一根手指粗二尺长的树枝在蛇的脑后一寸的地方打一下,并不用多大力气,这东西就会慢慢把肚子翻过来,过两天就肿得老粗招了一大片黑蚂蚁,极臭。即便那些三角脑袋的身子及细长的家伙见了我也远远跑了。

老头掐了一大把菜放进我的篮子里说:“小子,你的伤得上药,天热化了脓就不好了!”又摸摸我的头:“你发烧了,回去吧,篮子满了。”

我说:“还不成呢!得按实了,要不回去我妈打我。”这大约是我第一次和人说这么多话。老头又掐了一把菜放进我的篮子里。那小狗在边儿上缓缓跟着,它身上也有伤,我放下小锄慢慢伸手摸它,它口中呜呜地叫冲我呲牙。

老头对他说:“小黑别闹,人家喜欢你呢!”小黑不情愿地让我摸了两下跑到一边儿去。小黑不向别人家的狗在主人面前跳来跳去那么快乐,他好像很发愁,而且孤独甚至有些傲慢,在一边守望着主人。我一直希望有一只狗,但我家从不养狗,因为养狗需要粮食。

篮子满了,老头坐在井台上喘着气,他身上也有伤,我看不见但知道。他几乎天天晚上要挨整,那些带红箍的年轻人每天晚上批判他,前天晚上我还看见一个大约不够二十的人抓住他让他管自己叫爸爸,他叫没叫我不记得了但那晚上他被打掉了两个牙,那些人还把一个小石磨用细铁丝挂在他脖子上。老头大约也有病了,他掐了两把菜就直喘气。

我从来对这世上人没什么好感,但对老头突然有些可怜起来就问:“诶!你咋了,你喘气儿呢!你不好受吧!?”老头从兜里掏出一个手绢儿擦脸上的汗,手在身上掏模。一会摸出两块糖来递给我:“小子,就两块了,拿着吧!”那糖包着花只纸有些化了,我不知道老头怎么会有糖的,这些东西是我从来只在供销社看到从没吃过的东西。据我母亲说我小时候也吃过糖的,但我不记得。在我的记忆中我的第一块躺就是这个老头给的。我还记得其中一块糖纸破了。我把纸上的糖舔净叠好放进兜里。那是我第一次收藏东西,但很不幸我的口袋是破的。那块纸没能留下。

老头坐在那儿不说话只抽烟,井台周围扔了许多烟头,小黑坐在那儿眼睛盯着我的嘴。我就拿了土块划小黑的样子,我天生就会这个,见了什么东西都能画它的轮廓,虽然不一定象,但我就喜欢干这事儿。这也是我在坟地中长期独坐练出的本事。 坟地里总有一些石头的龟,马,牛,羊之类石像和一些浮雕的图案。平时我除了用土块画还用泥捏极熟练了。这时我唯一能炫耀的地方,我偶尔会在大街墙上画画,把那些骂我的孩子气坏。

老头惊讶地看着我,一会儿问我:“小子,你就是总在坟地里呆着的那个孩子吧?天才呀,小子你是个天才呢!你怎么总愿意在坟地里玩儿呢?”“哪儿没人骂我,“小瘸子”,“小瞎子”,我不瘸也不瞎!”老头长叹一声没说什么。看看我画的东西说我画的很好,又说花鸟要先画个蛋,然后再加个鸟头。数鸟的身子大致成蛋形等等。他示范了几个,我很快懂了,不断把鸟的头和腿变换位置,鸟就不断变换着姿态,或低头找食或抬头鸣叫,老头不断夸我是天才。

过一回小黑慢慢过来趴在我脚边看,我摸摸它的头,他舔舔我的手。老头问:“听说你不怕蛇?”我说:“不怕,它们怕我,见了我就跑”!我这时听到一种声音,我知道显示的机会来了,我说:“北边豆子地里有长虫在吃蛤蟆!刚进去两条腿儿!”老头笑了,那笑容至今我还记得,就像杨之光先生为石鲁先生画的头像里,石鲁先生的神情,杨先生的题词更是一语中的:“石公笑时我当哭”!现在想起来那笑容里的东西太多了,那种豁达加上绝望就成了一种悲壮。

我当时以为老头不信就说:“你等着!”我来了精神,顺着叫声冲进豆子地里很快把那蛇抓了出来,我快速抓了它尾巴在空中轮着圈子。老头惊讶了数:“哎呦!小子你神了!”我顺手从蛇的嘴部撕开了蛇皮,然后撕下嫩肉喂小黑,小黑不情愿地吃了一小点儿。老头笑着说:“回家吧!该吃午饭了!”就晃晃悠悠地站起来,弯着腰缓缓走了。小黑儿跟在他身后跑几步回头看看,又跑几步再回头看。

  评论这张
 
阅读(105)| 评论(2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