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木石斋

此生机缘得木性,淡淡杯茶长在手。 去日光阴抱石情,漠漠清愁总入怀。

 
 
 
 
 
 

北京市 大兴区 狮子座

 发消息  写留言

 
中国荣宝斋画院职业画家、中国文化促进会学术委员、中国楹联协会会员、中国画家协会理事、河北省美术家协会会员、河北省书法家协会会员、国家一级美术师、大唐画院院长、大兴区民进会员。以积墨山水为主要学术,擅做博古,长于画鸡。书法从秦汉魏晋到唐宋元明涉猎颇广,近年笔法多取简帛,揉入行书笔意。作品先后被中南海、国务院以及国内外藏家收藏。木石自幼亦痴迷文学,依从师长诗养心源的教诲,长期坚持文学创作,出版有长篇小说《一路风尘》(中国戏剧出版社)。润格:山水每平尺两万,人物、博古每平尺一万五,花鸟每平尺一万。
 
近期心愿一张桌子,一把椅子,一壶酒,一杯茶,一本书,一张床,一盏灯,一双素手,一个人的世界,一个人的人生!
博客等级加载中...
今日访问加载中...
总访问量加载中...
最后登录加载中...
 
 
 
 
 
 
 
心情随笔列表加载中...
 
 
 
 
 
 我要留言
 
 
 
留言列表加载中...
 
 
 
 
 
 
 
 

潇木石教您画国画儿之写竹

2017-8-22 12:05:49 阅读20 评论3 222017/08 Aug22

 
请点击查看影音文件...

作者  | 2017-8-22 12:05:49 | 阅读(20) |评论(3) | 阅读全文>>

《一路风尘》

第二十章 

江湖人(上)

——潇木石


 文中所有插图均为作者原创作品潇木石长篇小说《一路风尘》无删节版 第二十章 江湖人(上) - 潇木石 - 木石斋

 

在西县,又遇到了小马。那天,我正在一面大墙下忙活着,正要去拎涂料桶,就有人拎了过来。看到了小马和他那个搭档小孙,我继续画,俩人就那么陪我呆着,我们都不说话,一会还是小马沉不住气了说:哎!小沈,你干这个能挣多少钱啊?看你晒得都掉了皮了,活像烤全羊。不理他们,小马接着说:得了吧,晚上我请你。

我淡淡地说:算了吧,我请你们俩吧。

小马就高兴说:哎,小沈,你终于认我们是哥们儿啦?

我冷冷地说:请你吃顿饭,哪儿那么多废话。

小马说:小沈,你等着,我去弄菜,晚上我请你。你想喝啤酒还是白酒?

我没好气地说:红酒,你有么?再弄个柳条筐来。小马就一蹦老高地跑了,那样子活像个兔子。

写完最后一笔时,小马就跳跃着跑回来了。他手里拎了个柳条筐,后面小孙拎了一大包东西。我就招呼他们俩顺了铁路走出车站的范围,在铁路边的一个大水塘边停下来。看了看他们买的烧鸡、酱牛肉、猪头脸、罐头。

我没好气地说:这都够十个人吃的了,你们俩吃撑着啦!

小马说:一会儿可能还来哥们儿呢。

“谁啊?

潇木石长篇小说《一路风尘》无删节版 第二十章 江湖人(上) - 潇木石 - 木石斋

 潇木石新作《为有源头活水来》


“见了你就知道了。我把鸡拆了,把骨头扔进筐里,用绳子系了筐扔下水去。然后开始捡了干木头生火,用饭盒煮了回锅肉罐头,指挥小马从老百姓家的地里,拔了萝卜、大葱、白菜。

这时已经是秋天了,田野里虽然还是一片绿色,还是有些冷了。我们铺好了荷叶放好了吃食,开了酒开始吃喝。一会我提了篮子,里边有几只青虾和几条小鱼,收了又放下去,然后用柳条串了放了盐烤熟了吃。我们三个吃得兴高采烈时,就有几个人从高处铁轨上下来,过来招呼:嗨!几个小爷们儿行啊!搭平伙哪?凑个热闹呗!铁路上边是逆光,我只看到黑乎乎的几个人影。

离近了一看,这些人就是常在外面流浪的。就说了声:坐下算一份就看见当中有一个我一直牵挂的朋友,沧州的小陆。那几个人中有一个四五十岁的,就招呼那几个说:来,小爷们招呼了,咱们就坐这儿!小陆就在我身边坐下。

潇木石长篇小说《一路风尘》无删节版 第二十章 江湖人(上) - 潇木石 - 木石斋

 潇木石新作《十八罗汉朝南海  九龙瀑》 1800:97   保定  lu yue jun 收藏


其中一个半大老头盯着小马怪笑:哎!小子,不认识我啦?去年你小子在宝鸡落了单儿,差点儿被几个老陕打死,不是我架梁子,你小子还能活到今天啊?

小马就站起来抱拳。那半大老头就冷眼说:得了得了,甭来这套了,以后你小子少干点坏肠子的事儿就得了,我这里有白酒,来,我再加几个菜。说着边上的几个人,就拿出大块的羊肉、牛肉来,听着几个人的口音是西部人,鼻音太重,舌头发硬。

小马就说:小沈,这位是新疆来的黄老大,道上都知道吃大轮的老爷子黄头儿。又一指小陆说:小陆找你好几个月。我点点头。

黄老大对我说:小兄弟,我听小陆说了,你可不是一般人那。说着就拿出两瓶茅台来。

我对边上的小陆说:小陆,我本来是在古城火车站等你的,出了点事儿,我跑了。

小陆不爱说话,人很闷。他默默地说:我知道了,是小马不义气。

潇木石长篇小说《一路风尘》无删节版 第二十章 江湖人(上) - 潇木石 - 木石斋
潇木石新作《欢喜罗汉-伽诺伽代尊者》 

 

老头说:小沈,你现在可挺响啊!这吃大轮儿的可都轰了,说你一把刀几乎把山子他们全军都平喽!好,咱们哥儿今天吹个喇叭,来个透亮!然后开了酒递给我,我推了一下说:你先!

“好兄弟!就喝了一大口递给我。

我也干了一大口。递给小陆说:兄弟,我的伤两个多月才好,琢磨你也不在那儿了,就没回古城。

小陆说:我听说了你的事先到医院找你,知道你跑了,我猜你会奔西走,就奔西边去找你了。后来听说你又回东边来了,我在西边认识了黄老爷子,也是打出来的。

喝了一大口,想把酒递给别人,老黄一把抢了说:这是好酒,就咱们哥儿仨喝。然后对我说:小陆是好手,一个人把这几个全放倒了,连油皮儿都没让人碰着,那真是好手!我知道小陆是家传的好把式,在山海关卖艺和当地的地痞打架,失手打残了人,其实是父子三个人都动了手,对方十来个人,结果小陆顶了打残人这一款,被判了三年教养,他哥他爸也都判了刑。那年他才十四,在教养所我和他关系比较好,吃剩下的窝头总给他留着。他的个子虽然不高,饭量却大得惊人,当然力气也极大。

潇木石长篇小说《一路风尘》无删节版 第二十章 江湖人(上) - 潇木石 - 木石斋
 潇木石新作《长眉罗汉》

 

我和小陆学了一些叫什么六合散手的格斗技法,学了两套八极拳和推拿正骨。据小陆说八极拳是他家家传的把式,六合散手是他爸爸年轻时和另一个练武的用八极散手”换的,少管所不允许练武术,我们当然是偷偷的。我搞展览总需要人帮忙,就每次让管教找小陆。诺大的展厅到处都是角落,当然有机会向小陆学习。小陆认为我学习的很快,说我的灵气大等等,其实他不知道我自幼就打架,算是久经沙场了。他教我的那点东西我一看就明白要领了。

潇木石长篇小说《一路风尘》无删节版 第二十章 江湖人(上) - 潇木石 - 木石斋
潇木石新作《布袋罗汉》 

 

小陆是实在人,他把他明白的和不明白的都交给了我。小陆说不能交给我太多,是他们家族的规定,他教我这些已经是坏了规矩了。心里清楚已经够用了,我对于正骨比较好奇,监狱里好几个犯人出现脱臼,都是小陆给接好的,真的很神奇。临出狱时我和小陆约定,我出来后找到小马落了脚就去接他,谁知小马是个油子加贼骨头,说话全是放屁,小陆出狱的时间比我晚四十多天。

我们又喝了几口,黄头就瞪了血红的两眼看小马:狗日哈(下)的,你知道小沈给你留了一条命知道不?出卖自己兄弟知道是咋个家法呢?

潇木石长篇小说《一路风尘》无删节版 第二十章 江湖人(上) - 潇木石 - 木石斋
潇木石新作《过江罗汉》 

 

边上的一个三十岁的人说:卖给雷子,三刀六洞挂上命,卖给道,上四肢不全留下命!

黄头就骂:你娘了个X的!你他妈不是我伙里的,要不我早卸你一条胳膊了,还他妈容你这么蹦跶!小马早吓得慌了,鼻涕一把泪一把地诉说自己的理由。(待续)

2017年8月8日于北京木石斋(本书共计一百五十章,只更新二十章,欲读全书请购买,欢迎订购!版权作者所有,禁止抄袭,转载,剽窃!侵权必纠!)


潇木石长篇小说《一路风尘》无删节版 第二十章 江湖人(上) - 潇木石 - 木石斋

 和著名剧作家刘彦武,李斌华相聚于中国传媒大学·大书房


   潇木石,中国荣宝斋画院唐辉工作室职业画家、中国文化促进会学术委员、中国楹联协会会员、中国画家协会理事、河北省美术家协会会员、河北省书法家协会会员、大唐画院院长、大兴区民进会员、燕山诗社、印社社长、龙熙画院常务副院长。作品先后被中南海、国务院以及国内外藏家收藏。木石自幼亦痴迷文学,依从师长诗养心源的教诲,长期坚持文学创作,出版有《潇木石书画辑》一、二、三集(天津美术出版社)、诗集《战斗在世界屋脊》(西南军事文学出版社)、长篇小说《一路风尘》(中国戏剧出版社、获得北京市2015年度优秀文学创作奖)。

   潇木石长篇小说《一路风尘》由中国戏剧出版社出版,并获得北京市2015年度文学创作奖。

   小说《一路风尘》是一部现实主义的社会言情小说。作者从搜集、组织资料到写作、修改、出版历时二十年,前后五易其稿。小说写庙堂纷争;写仕途隐秘;写江湖人物的道德观和江湖道;写红尘儿女的男欢女爱,特别对“盲流”这个特殊群体做了考证和深入的描写,填补了文学界的一个空白,力求用社会心理学、爱情心理学、性心理学立体的去解剖这个社会。欢迎朋友们订购、交流读后感。

   2017年10月在北京召开本书的研讨会,欢迎参与。小说《一路潇木石,中国荣宝斋画院唐辉工作室职业画家、中国文化促进会学术委员、中国楹联协会会员、中国画家协会理事、河北省美术家协会会员、河北省书法家协会会员、大唐画院院长、大兴区民进会员、燕山诗社、印社社长、龙熙画院常务副院长。作品先后被中南海、国务院以及国内外藏家收藏。木石自幼亦痴迷文学,依从师长诗养心源的教诲,长期坚持文学创作,出版有《潇木石书画辑》一、二、三集(天津美术出版社)、诗集《战斗在世界屋脊》(西南军事文学出版社)、长篇小说《一路风尘》(中国戏剧出版社、获得北京市2015年度优秀文学创作奖)。

   潇木石长篇小说《一路风尘》由中国戏剧出版社出版,并获得北京市2015年度文学创作奖。

   小说《一路风尘》是一部现实主义的社会言情小说。作者从搜集、组织资料到写作、修改、出版历时二十年,前后五易其稿。小说写庙堂纷争;写仕途隐秘;写江湖人物的道德观和江湖道;写红尘儿女的男欢女爱,特别对“盲流”这个特殊群体做了考证和深入的描写,填补了文学界的一个空白,力求用社会心理学、爱情心理学、性心理学立体的去解剖这个社会。欢迎朋友们订购、交流读后感。

   2017年10月在北京召开本书的研讨会,欢迎参与。小说风尘》五十四万字,分上下两部,书价99元,国内110元寄出;300元可以获得作者四尺整张书法作品一幅。微信:木石斋15901174984

【编辑  木石门下王蓉】

  




 


 

作者  | 2017-8-8 14:17:58 | 阅读(59) |评论(1) | 阅读全文>>

潇木石长篇小说《一路风尘》无删节版 第十九章 炼狱

2017-7-23 10:15:00 阅读48 评论1 232017/07 July23

《一路风尘》

   第十九章  

 炼 狱

——潇木石


 文中所有插图均为作者原创潇木石长篇小说《一路风尘》无删节版 第十九章 炼狱 - 潇木石 - 木石斋

 

我先去了当初抓我的那个公安分局,找他们要手表,那个分局其实就是萧山派出所。那个老雷子就把我拷在电线杆上折磨了一整天,晚上问我还要不要手表,我说要。老家伙又招呼路上的行人打我。

后来,来了一个四十来岁的警察,看似有些威严,制止了老雷子,把我弄进了屋子里,那个警察两年前审问过我,隐约知道他是刑警队的韩队长,他让我坐在凳子上,看了看问:“按刑期你早该出来了,今天算报道吗?你回去把出狱后到今天以前的行踪,写一个材料交到派出所来。”然后问我:“你口渴吗?”我说不渴。

他接着说:“人都会犯错误,只要有机会改,就有希望,我的话你懂吗?不是所有的错误都有机会悔改的。你还年轻,我没记错的话,刚成年是吧?以后的路还长,回去反思一下过去的行为,想想以后想干什么?按说我不是片警,跟你说不着这个,你们的案子相对特殊,我就多话说几句。有什么事情找政府,你现在是我们国家的公民,有公民权的。”

然后转身,叫另一个屋子里的一个老警察来说:“赵局,给他纪录,就算报道了,以后多谈话,年轻人不稳定,你们得多监督,他的情况属于创业扶助类型吗?”

潇木石长篇小说《一路风尘》无删节版 第十九章 炼狱 - 潇木石 - 木石斋

 

赵局说:“这小子户口没在这里,原来是公会的临时工,如今公会肯定是不会再招他了,我留心一下别的吧。”然后问我:“你是叫沈冉是吧?怎么现在才报道?你是干美工的,现在这类活儿还是好找。我留心问一下,你自己也找找过去的老关系,甭不好意思的,事情出了,责任也负了,但是事情没过去,你要时刻提醒自己遵纪守法。你现在还属于重点监督对象,时刻注意自己的言行。不过,社会上受过处分的人多了,好好干,都能有好的生活。我这里如果有什么消息就通知你,你每个月都要到这里谈谈话,这也是对你好,听见没有?”

韩队长就对赵局说:“这个老雷子,怎么还是这样子?谁让他打人的?这又不是审案子,释放人员来报道他也敢打?这和当初的日本子有什么区别?”

赵局诉苦说:“韩大队,这个老家伙离休了,就不该请他回来,他几十年一贯把持公堂,滥用私刑,勾结匪类,完全是旧社会衙役那一套。也不知道哪位领导把他返聘回来的?别处他还不去,一定要来萧山,我们也惹不起他。都知道他和矿上的三山是把兄弟,这一带的小偷都是他干儿子,动不动他就安排人做案子,你让他破案他就安排人顶罪,真该把这个毒瘤给整个儿挖到。您要是能把这个老家伙给清退了,我请你涮羊肉。”转头对我说:“你是来取东西的是吧?我这就去查出来。”韩大队和赵局就出去了。

一会儿那个老雷子一脸悻悻地进来,拿了块手表问我:是这块吗?我拿过来仔细看了看说:是!他就拿出张纸让我签字,签完了字,他顺手把手表往桌子下一扒拉,我反应快,迅速抓住了正在下落的手表。那老家伙嘻嘻笑着说:行!有两下子,这大狱没白蹲,滚吧!

潇木石长篇小说《一路风尘》无删节版 第十九章 炼狱 - 潇木石 - 木石斋

 

出了那个阎王殿,浑身已经没了一点力气,两天没吃没喝了,也被整整折磨殴打了两天,浑身伤痛。找了个饭店吃了饭,周围的人们像看猴子似地看着我,我已经没了人形,浑身都红肿着。不管边上人的眼光,只顾狼吞虎咽地吃着,然后慢慢回到赵建红的小屋,倒头就睡了。

第二天早晨,浑身痛,眼睛还封着侯,脸也满肿着。但是我必须去找活了,百货大楼的活不会老等着我,都耽误两天了,不能顾及形象了。

找到了百货大楼的周主任,我们原来也见过几面,喝过几次酒。他看看是我就没说话,盯着我被打得变了形的脸。我说是工会的老曹介绍来的,他还是不言语,然后到外边叫了个半大老头来,对我说:这是孙师傅,你跟他去,我不给你算天儿工,你画一延米,我就给你两毛五,你一天干一万米,我就给你两千五,料是我们的。他跟你提桶搬凳子,一辆三轮车他蹬着,你别蹬,怕你翻喽!内容我这里都有,我们单位有美工,只是我们干不过来。

我知道,他是怕我把三轮车给蹬跑了卖了。默默地问了声:工钱是一天一结呀,还是干完了再结啊?

潇木石长篇小说《一路风尘》无删节版 第十九章 炼狱 - 潇木石 - 木石斋

 

那主任说:按理干完了结账或者到了月底再结。不过你特殊,得先活着不是吗?快月底了,先给算你几天的,好吧?够照顾你的了。

我和孙师傅到了铁路旁,见还有人在写广告,老孙就找那些人打架说:这墙面只能百货大楼用,别人不能用,说百货大楼已经给了火车站钱了。两拨人争吵了一会儿,就有车站的人员来了,说只能让百货大楼写广告,然后那些人就走了。

我开始按他们的设计内容施工。老孙根本就不来帮忙,我明白,他只是看着我,别把三轮车给卖喽就成了。搬凳子、拎涂料桶都是我自己,我并不快干,因为钱还没到手。干的不能太快了,不知道他们是不是说了算话,干完了他们不给钱我也没办法。

这一天我干了二十延米,老孙量好了就怪笑着说:这家伙,你一天干的,顶我半拉月的收入,五块多钱呢!我一个月才三十八块!我默默地说:明天还不知道干啥呢!他才不说话了。

潇木石长篇小说《一路风尘》无删节版 第十九章 炼狱 - 潇木石 - 木石斋

 

干了一个半月,汽车站、火车站、交通路口都干过了。事实上只有火车站最出活儿,其他一些交通路口面积小,每天光搬家,出不了多少活儿。老孙就一开始时,跟我出去了两趟,以后早晨和我出了他们单位,就让我自己去,他只是偶尔傍晚找到我看看。

很快市里的活儿都让我干完了。那个周主任如数给了我工钱,共一百八十多块。然后他打了个条让我签字,我看了看那上面的数字竟有一万两千多平米,工钱是六百多。还没等我看清楚,老周就急了骂道:哎!你这小子,我让你签字,你乱看啥呢?还想不想干了?我就签了字。他告诉我市里的活儿是没了,就是有也是他们自己的美工干,肥水不流外人田。我要还想干就得跑外县,我答应了。

接下来的两个月,我就跑外县的火车站、汽车站去画广告。晚上就住在空车皮里,这样既省钱又出活儿。没有介绍信不能住旅馆,再说我也不想花那个钱。(待续)

    2017年7月23日于北京木石斋(本书共计一百五十章,只更新二十章,欲读全书请购买!欢迎订购!版权作者所有,禁止抄袭,转载,剽窃!侵权必纠!)

潇木石长篇小说《一路风尘》无删节版 第十九章 炼狱 - 潇木石 - 木石斋
 
 

  潇木石,中国荣宝斋画院唐辉工作室职业画家、中国文化促进会学术委员、中国楹联协会会员、中国画家协会理事、河北省美术家协会会员、河北省书法家协会会员、大唐画院院长、大兴区民进会员、燕山诗社、印社社长、龙熙画院常务副院长。作品先后被中南海、国务院以及国内外藏家收藏。木石自幼亦痴迷文学,依从师长诗养心源的教诲,长期坚持文学创作,出版有《潇木石书画辑》一、二、三集(天津美术出版社)、诗集《战斗在世界屋脊》(西南军事文学出版社)、长篇小说《一路风尘》(中国戏剧出版社、获得北京市2015年度优秀文学创作奖)。

   潇木石长篇小说《一路风尘》由中国戏剧出版社出版,并获得北京市2015年度文学创作奖。

   小说《一路风尘》是一部现实主义的社会言情小说。作者从搜集、组织资料到写作、修改、出版历时二十年,前后五易其稿。小说写庙堂纷争;写仕途隐秘;写江湖人物的道德观和江湖道;写红尘儿女的男欢女爱,特别对“盲流”这个特殊群体做了考证和深入的描写,填补了文学界的一个空白,力求用社会心理学、爱情心理学、性心理学立体的去解剖这个社会。欢迎朋友们订购、交流读后感。

   2017年10月在北京召开本书的研讨会,欢迎参与。小说《一路风尘》五十四万字,分上下两部,书价99元,国内110元寄出;300元可以获得作者四尺整张书法作品一幅。微信:木石斋15901174984

【编辑  木石门下王蓉】

  

 

作者  | 2017-7-23 10:15:00 | 阅读(48) |评论(1) | 阅读全文>>

《一路风尘》

第十八章 

立锥何处(下)

——潇木石


文章中所有插图均为作者原创作品

潇木石长篇小说《一路风尘》无删节版 第十八章 立锥之地(下) - 潇木石 - 木石斋

 

出了那个黑乎乎的充斥着肮脏味道的地方,找了一大片震后遗留的瓦砾区,在一大片野草间坐下来,拿出陈姐的信,就那么的放了好一会儿,呆呆看着那些信。一时不敢打开,心里清楚,每一句话都让我心里难受。酝酿了半天情绪,才鼓足勇气拆开了陈姐的信。

从信上看,陈姐并不知道我的事。暗自猜测:公审公判是在凤凰市里和几个县城里开的,周围县的农村也许不知道。如果陈姐家里不知道,大约她就不会知道了……前几封信里,陈姐一再鼓励我复读,然后就问我的成绩,再往后就责问我为什么不给她回信,再以后就严厉地骂我混蛋。较近的一封信,问是不是出了什么事了,如果在学校不开心,可以去新疆,她哀求我给她回信,最近的两封信说,收到我的信了,问我为什么不上学?问宇文青为什么不给他们回信?最后还是劝我去新疆读高中考大学,说我的年龄在那里算小的,那里很好考的。

心里有了一点要哭意识,潮潮的有些湿。把所有的信看完时,已经是中午了。背了画夹和背包,就近找了一个饭店,要了一个溜三样、半斤酱牛肉,吃光了饭菜,喝了一会儿汤,又熬了一会儿时间才出来。又回到了那个废弃的烂瓦砾堆,时间还太早,无事可干,我要计划下一步的去向。

那天的太阳很毒,正是大中午,我被炙烤很难受。想了想,如今能去的地方,只有赵建红那里,我们是同类人,没有歧视和距离。我们这种人也不会拒绝同类,因为我们太孤独了,人群太冷漠。我们是人群中的狼,需要同类的气息。

又进了那一大片黑乎乎的、低矮的油毡房区。赵建红的院门锁着,我拎东西跳墙进去,屋门也上了锁,我弄开了窗户进去,那股霉烂臊臭的味道不太浓了,尿盆之类的东西拿到外边去了。躺到床上,闻着一股女人身上的奇怪味道,竟然很踏实地睡着了。


潇木石长篇小说《一路风尘》无删节版 第十八章 立锥之地(下) - 潇木石 - 木石斋
 潇木石新作《渊明爱菊》
38:38  欢迎询价

 

不知道赵建红什么时间回来的,醒来时,就见到她呆呆地看着我,我厌烦地翻了个身,她就开始抚摸我,我不高兴地拉开她的手,坐起来问:几点了?

“还不到六点,再睡会儿吧!

“不行了,得去见老曹头,去拿些画儿。

赵建红说:你拿了东西放哪里呀?不行你就放我这里吧,我今天去看火车了,想后天走。这房以后没人了,我不想将来连个狗窝都没有,想请人把窗户框都安上铁栏杆。小冉,你要是没地方去,就住这里吧!也算给我看家。宇文青将来总会出狱的,如果他还要我,我们将来就指着这子栖身了。

“我准备跑火车站给人画像,倒是可以常回来看看这房子,将来你真有了宇文青的消息也好找我。

赵建红就拿出钥匙,我就说:那我把东西先放这里吧,我去看老曹头。

“在家里吃饭吧,我刚才回来见你在家,就出去买了吃的。

不行!我今天得请老曹头,早上说好的,那个老家伙还不太坏,也还认识我。给几块骨头啃啃就更听话了,我还要用他。又冷冷地说:你今天别找别的男人了,我讨厌你那样,回来要是碰见你这儿有人,就打你一顿!

她就高兴像狗见了主人似地笑:放心,放心,不会的,不会的。我心里一阵悲凉,认为她扭着屁股,几乎是狗在摇尾巴。

到街上买了猪头脸、羊肠子、一瓶老酒、一条大前门,天擦黑时,我才进了文化宫。

老曹正在门前张望,见了我,就拿出一副狗见了骨头时的笑容出来,我进去把东西摆放了。老曹就一个劲儿地叫大侄子、夸我有本事。一会儿这老头就把自己灌得不知道东西南北了,他神秘地告诉我,他手里有活儿,问我干不干?我问什么活儿?他说是昨天有人来找能画广告的美工,被他给打发走了,他告诉那个人他会介绍人去……。


潇木石长篇小说《一路风尘》无删节版 第十八章 立锥之地(下) - 潇木石 - 木石斋

 潇木石新作《济颠罗汉》

38:38  欢迎询价


老头晃悠着头说:小子,你可不是那过河拆桥的人,你原来哪回挣了钱,不想着你大爷啊?新来的那小子,就他也想接外活儿?我看见了也给他搅和黄喽!妈的!赚了外快,别人一分闹不着,他住工会的、吃工会的、干外活儿用的东西也是工会的。工会有规定:本单位职工不允许接私活儿,我看见了就给他报告,叫他不懂事儿……我问清了那家单位是凤凰市百货大楼,要在铁路两旁画广告,知道是大活儿,如果弄好了可能会干很久。

吃饱喝足,老曹头手拉着我,这老家伙拍着胸膛,像抗日英雄似地开了礼堂的大门,然后对我说:侄儿小子,尽管拿,你没事了就锁上门走人,我睡觉去了。我等的就是这个结果,就说:放心吧。我得呆一会儿。那老头就晃晃荡荡地走了,我关好大门上了三楼。

这里一切都是老样子。只是没有了宇文青,没有了那么多的美丽女人的身影,也就不再是艺术的殿堂了。高大的厅堂就象坟墓似的,死寂寂的,那么空旷,静得可怕,一股尘土的气味儿。

进了我从前住的小屋。里面的东西除了画具,别的都在,只是扔得遍地都是,乱乱的。今晚的目的,就是为了这些桌椅板凳来的。这些东西在这里就是废物,没人知道它们的价值,但是我知道在哪里可以将它们换成钱。为此我要感谢宇文青,地震后没有他,这些东西早没了,早都被推土机推进大坑里去了。这些东西是属于宇文青的,我有权利把它们拿走,其实,是不是他的我都会拿走的。大床是拿不走了,太大,这里只是我生命的一个驿站。虽然,我是那么流连从前的岁月。

如果一切都没发生多好啊?我和宇文青可以无忧无虑地画画。许多年以后,我也认为,和宇文青一起生活的那段时光,是最难忘的。今天也许是最后凭吊自己,在这里的一段生命迹象了,以后也许没机会再来这里。


潇木石长篇小说《一路风尘》无删节版 第十八章 立锥之地(下) - 潇木石 - 木石斋

 潇木石新作《达摩面壁》

38:38  欢迎询价


又到了宇文青从前的房间,他那里也很乱,也没有画具,作品大部分都在。想想我们的画具,大概都被那个新来的美工拿走了,我心里高兴。因为那家伙没拿作品,这是我最在意的,画具随时都可以买到,作品却是无价的。看来那个美工水平高不到哪里去。第一我们的人体作品是一流的,我在宇文青的指导下没画废过一幅画。宇文青说过,我那时的基础比本科生都高了,这些人体作品,将来是可以拿出去展览的。这个美工应该是民间的那种画工,应该没受过什么院校的训练,否则,我们的那些人体作品早没了,我暗自庆幸。

开始收拾我和宇文青的画作,看来警察们没拿走几张,看到了那些我熟悉的女人的人体,一个个地辨认着:赵建红的、李金玲的、倪玉杰的、钱秀云的、张钰洁的、王艳玲的,还有三张我不认识,仔细看是杨璇的。看得出宇文青画杨璇时,带有很深的爱,他把杨璇的纯女人的美,淋漓尽致地表达了出来,色彩那么和谐。又想起杨姐来,我们这场悲剧里,第一个真正的受害者是杨璇,但没想到,她被我们弄得家破人亡了……我又经历了一个美丽优秀的女性的死。

仔细找遍了所有的角落,把所有的画都收集起来,把它们捆成了一大捆,下楼扛到外面大墙下的花丛里,又回来找到一个黄花梨的梳妆匣子、一个紫檀的小插屏、一个雍正五彩四棱团花的赏瓶、一只元青花扁壶。一次次把它们都拿到大墙下的花丛里藏了,然后扔到墙外面,一次次拿到赵建红家里。

折腾了半宿,过了十二点,总算把东西都搬净了,赵建红也帮我忙乎。她直问:小冉,你要这些破椅子烂木头、破瓷罐子干什么啊?你没见垃圾场里扔的都是这些东西?没理她。忙完了她打了盆水,让我擦身体,。她就恐惧地盯着我身上的巨大伤疤,过来抚摸,问伤疤哪里来的。我一边擦身体,一边不耐烦地说被人扎的,她就开始哭泣,又开始说是她害了我。我就烦了,骂她:你别老哭丧行不?丧不丧啊!

我擦完了就问:我睡哪啊?

“睡床上呗!你还能睡哪里呀?我就倒头睡下。然后她就搂住我,我腻烦地翻过身去。她又从后边搂住我,抚摸我身上的伤口,我打开她的手,说了句:给你脸了是吧?你还让不让我睡觉啊!要不我走了。她就缩一边去。

我是被她抚摸醒,她泪水连连看着我身上的刀疤,我烦躁地一把推开她。

上午,赵建红找人来按铁栅栏,我去邮局给父母寄了一百二十块钱,整整两年没给他们寄钱了,每月五块正好一百二。也给陈姐寄了一封信。


潇木石长篇小说《一路风尘》无删节版 第十八章 立锥之地(下) - 潇木石 - 木石斋

 潇木石新作《踏雪寻梅》

38:38  欢迎询价


晚上,我当然又住赵建红那里。她那晚老实多了,像没主人的流浪猫,遇到了收留它的好心人似的。天亮时,我感觉到她贴在身上,没动她,心里说不恨她了。她大我十四岁,我们没有任何关系,只是一个床上睡过,相互贴着,就像风雨里两只没了家的羊,相互温暖着,依偎着,我没有性的要求,有的只是那种——有人在自己怀里的感觉。我们太孤独了,我们除了我们自己,除了我们这种人,可以交往,可以平等的交流,这个世界对于我们是那么冷漠。

早上起床时,我轻轻地拿下她缠抱着我的胳膊。她醒了,就又开始抽泣,抚摸我的伤口,神经质般地道歉,直到我烦了要打她时,才赶紧起床收拾了屋子,弄早饭。

那天上午我送赵建红上了火车。(待续)

2017年7月15日于北京木石斋(本书共计一百五十章,只更新二十章,欲读全书请购买!欢迎订购!版权作者所有,禁止抄袭,转载,剽窃!侵权必纠!)


潇木石长篇小说《一路风尘》无删节版 第十八章 立锥之地(下) - 潇木石 - 木石斋
 

  潇木石,中国荣宝斋画院唐辉工作室职业画家、中国文化促进会学术委员、中国楹联协会会员、中国画家协会理事、河北省美术家协会会员、河北省书法家协会会员、大唐画院院长、大兴区民进会员、燕山诗社、印社社长、龙熙画院常务副院长。作品先后被中南海、国务院以及国内外藏家收藏。木石自幼亦痴迷文学,依从师长诗养心源的教诲,长期坚持文学创作,出版有《潇木石书画辑》一、二、三集(天津美术出版社)、诗集《战斗在世界屋脊》(西南军事文学出版社)、长篇小说《一路风尘》(中国戏剧出版社、获得北京市2015年度优秀文学创作奖)。

   潇木石长篇小说《一路风尘》,2015年由中国戏剧出版社出版,并获得北京市2015年度文学创作奖。

   小说《一路风尘》是一部现实主义的社会言情小说。作者从搜集、组织资料到写作、修改、出版历时二十年,前后五易其稿。小说写庙堂纷争;写仕途隐秘;写江湖人物的道德观和江湖道;写红尘儿女的男欢女爱,特别对“盲流”这个特殊群体做了考证和深入的描写,填补了文学界的一个空白,力求用社会心理学、爱情心理学、性心理学立体的去解剖这个社会。欢迎朋友们订购、交流读后感。

   2017年10月在北京召开本书的研讨会,欢迎参与。小说《一路风尘》五十四万字,分上下两部,书价99元,国内110元寄出;300元可以获得作者四尺整张书法作品一幅。微信:木石斋15901174984

【编辑  木石门下王蓉】

作者  | 2017-7-15 13:12:29 | 阅读(47) |评论(0) | 阅读全文>>

《一路风尘》

第十八章

立锥何处(上)

——潇木石

 

站在凤凰市火车站的站台,冷冷地打量着这个城市。离开不到两年,这个城市变得冷漠了。直到这时我才发觉,这里没有一寸土地属于我,是这么恐怖。我不敢和任何人联系,和他们没有那种感情,他们不会接纳我这样一个少年流氓犯。我已经不是以前天天有人请,去给他们画广告的师傅,我是少年犯,而恰是流氓犯。到了这时,开始有些想念小马了,我们是一路人,我们之间没有距离。对自己说:再见小马时,对他好一点,我们是同类,虽然他出卖过我,虽然那次差点丢了命。


潇木石长篇小说无删节版《一路风尘》第十八章 立锥何处(上) - 潇木石 - 木石斋

 《一路风尘》插图《立锥何处》作者原创


出了车站,感觉所有的人好像都认识我,好像所有的人都曾经参加了我的公审公判大会,感觉所有看我的目光都像刀子一样,我恨所有的人。

天没亮时,走到了工人文化宫,翻墙进去,找到了俱乐部看门的曹老头住的小屋。敲敲门,老头开门出来看见是我,就沉下脸来问:你咋进来的?

我默默地说:翻墙。

“有大门你不走,你翻墙知道是啥行为么?都进了一回大牢了还不学好。

我拿出两盒大前门来说:大爷,没给您带别的,这两盒烟你老抽吧!

曹老头看了烟,笑了笑,然后叹口气说:“唉!小子,在里边这小二年不好过吧?你刚出来,哪里都需要钱,别再乱花钱了。出来了就好,人这一辈子长着哪!好好干,你还年轻。你这烟我今天收下,也是你看大爷一回,一片心意不是。以后可不能再这样了,你没事儿来看看大爷就行了。说吧找大爷啥事啊?

“有我的信吗?还有,有宇文青的通信方法吗?


潇木石长篇小说无删节版《一路风尘》第十八章 立锥何处(上) - 潇木石 - 木石斋

 潇木石新作《钟馗》38:38(欢迎询价)


老头回身,一边翻抽屉一边说:也就是你大爷呀想着你呀,我这里还真有好几封信都是新疆来的,都是给你的。我接过来看看,都是陈姐的笔迹。又问宇文青的通信方法,老头说他是真不知道,但是有一个人可能知道,我问谁。

老头说:这个人我不说你永远想不到是谁,就是赵建红。来了好几趟了,前两天刚回来,不也是被劳教了么?前些天她来了,找我要宇文青的通信方法,我说没有,她就走了。你说这人怪不怪?当初告宇文青的是她,如今牵挂人家也是她。嘿……这人啊!看不透!看不透!

“那她还在隔壁的工厂上班吗?

老头嗤笑:嘿!小子,你可真白入一回大狱了,人被判刑了就啥都没有了,现在她呀啥都没有喽!老爷们也不要她了,工作也没有了。不过,她小人长得漂亮,也还年轻,总会有识货的。就一副猥亵地表情。

我又问:俱乐部三楼现在有人住吗?我们的画还有吗?


潇木石长篇小说无删节版《一路风尘》第十八章 立锥何处(上) - 潇木石 - 木石斋
  潇木石新作《醉钟馗》38:38(欢迎询价)

老头就坏笑:嘿!小子,都混到这份儿上了,你还没忘画画儿?行,只要你眼里有你大爷,不过现在这钟点儿不行,晚上……晚上你来。我开了三楼你上去随便挑吧,能拿多少拿多少,反正都在地上扔着呢。就是一开始,公安拿走了一些,剩下的就没人管了。现在整个礼堂都没人住了,新来了个美工,他那两下子哪比的了宇文青和你啊!脾气倒不小,爱瞧不起人。你们在这里时,吃啥好东西忘过你大爷啊?再说,谁比得了宇文青啊!一个人挣三四个人的收入,养一群老娘们儿。我和主任净白吃你们了,现在可好,这家伙穷酸大……”

看他一时讲不完地愤慨,就起身告别说:我先找宇文青的联系方式去。晚上看您来,您别从家里带饭了,咱们去外边吃去。

老头高兴说:别介呀!哪能让你花钱?大爷好歹还有工资,你现在‘地无一垄,房无一间’,今天大爷请你,就算给你接风,我这里离不开人。

“您不用管了,我出来大半年了,一直给人画像,挣的钱养活自个儿没问题,晚上找您喝酒来。

老头睁大眼睛说:“唉!你的本事我知道,人只要有本事,到哪里都是爷。好,大爷等着你。”

赵建红的家离这里不远,就在文化宫的后边。我先去国营二部吃了一碗馄饨,两个烧饼,然后去找赵建红。


潇木石长篇小说无删节版《一路风尘》第十八章 立锥何处(上) - 潇木石 - 木石斋

 潇木石新作《钟馗》38:38(欢迎询价)


公会后边是一大片带小院的公房,房顶上是油毡。这些黑黑的低矮的房子,都是地震后建的,赵建红的家,在其中的一个小巷子最东边。

门紧闭着,我去敲门,好一会才有人开了门出来,是一个睡眼朦胧的男人,那男人见了我没说话,系上衣服扣子就匆匆走了。正犹豫是不是进去,赵建红披头散发地出来,见了我只冷冷地说了句:你还真能找,进来吧!

“我不进去了,只是问问。听老曹说前些天,你去找他问宇文青的通讯方法了,找到了么?你告诉我,我马上就走。

赵建红皱着眉说:你不进来就走,我没义务帮助你。

我一下抓住她的头发说:浪货!你活腻了,要不是你乱闹,宇文青会被判刑吗?

她闭着眼说:有种你就杀了我,打我一顿也行,算你出口气。

我啐了一口说:呸!恶心,你是女的,搁不住我揍。就松开她。

她一把搂住我就说:你不想闹不痛快,就跟我进来,要不我就喊抓流氓,反正我早不要脸了。

我就进了屋,屋里黑黑的,床上很乱,尿盆就在地上放着,一股骚味儿。我说:有话就说。


潇木石长篇小说无删节版《一路风尘》第十八章 立锥何处(上) - 潇木石 - 木石斋

 《一路风尘》插图(赵建红)作者原创


“你以后靠啥活着啊?

我不耐烦地说:少罗嗦!没事我就走了。

赵建红说:听说宇文青被发去青海了。他的家人在地震时全没了,好像天津还有,但是他活着的时候就没有来往,如今更不会有人搭理他了,所以也没跟这里的人联系。我想去青海找他,如今也没了工作,婚也离了,以前那个男人临走连硬币都搜光了。我在这里也没什么留恋的了,娘家早没人了,咱们这种人只要被人知道坐过牢,就会被人瞧不起。我还呆在这里干什么,还是去找他吧!

我问:你去了靠什么生活呀?宇文青现在可不能再给你钱了。

赵建红拿出五块钱说:看到了吗?这是我刚挣的,刚才那男人给的,一夜我都要五块。我抬起手要抽她,看看那张曾经美丽的脸,如今变得那么憔悴,心里一抖就放下了。

她就惨叫:你打呀!给你打,我早盼着被你打一顿呢!那样,我心里会好受一些。没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种程度,害了你,也害了我自己,如今啥都没了,现在见了大街上的人,觉着他们眼光都像刀子。男人没事就和我搭讪,不就是想干那事么?我是来者不拒,只要有钱我就干……呜!就带了哭声。


潇木石长篇小说无删节版《一路风尘》第十八章 立锥何处(上) - 潇木石 - 木石斋

 潇木石新作《太白邀月》38:38(欢迎询价)


我心里恶心,冷冷地打断她问:你真是想去青海吗?

“我还能去哪里?我还不太老,不管到哪里,只要有男人我就能生活。至于宇文青将来要不要我,我不在乎,我只是想把我欠他的还给他。

我掏出一百块钱来扔在她床上说:给你当路费,怎么也够你吃一个半月了。如果找到了宇文青,就写信给文化宫的门卫老曹,到时候我再给你寄些钱,或者会去青海找你们。

赵建红拿了钱问:小冉,你现在干什么啊?怎么会有这么多钱的?你这钱是哪来的?

我狠狠地说:抢的。

她就双手捂了脸哭了:小冉,是我混蛋!是我把你毁了,当初跟宇文青也是我追的他。我丈夫不在家,我们长期两地分居。我不像别人有孩子,连个孩子都没有。我是个活人,也有生理要求的,感情上也需要人理解不是吗?一年见不着丈夫几面,他在那边也有事,也没闲着。我们这种情况有几个没事的?我原来也就是想和宇文青做个朋友,随便挎着,谁知时间久了,就放不下他了。他有才,专业画家,诗又写得有性格,人也随和,挺男人的。一听说她要结婚,我就昏了头了。那时我才发觉,我是那么爱他。


潇木石长篇小说无删节版《一路风尘》第十八章 立锥何处(上) - 潇木石 - 木石斋
 潇木石新作《子猷听竹》38:38(欢迎询价)

我不耐烦地说:没时间听你扯淡,你知道杨璇的情况吗?

她抽泣着说:知道,她死了,她父亲被她气死了,她就喝了毒药了。

我的大脑里又出现了杨姐温柔美丽的形象。恶狠狠地骂了一句:浪货!你干的好事,你又害了一个人。别的人呢?都怎么样了?

赵建红哽咽说:都离婚了。那件事闹得太大了,整个凤凰市没有不知道的。哪个男人会受得了啊!李金玲工作丢了,现在货场和几个男人一起打零工,她有力气还可以。小倪的护士当然被开除了,好像就在火车站不远处开了个馄饨店,她孩子判给她了,又有病,好像买卖还挺挣钱的。我不敢见她,没脸见她。

我不听她的感慨。又问:别人呢?你都知道吗?

“知道,我们判的刑期都差不多,都回来了,工作都没了。得先养活自己不是么?胖钱秀云要求在劳教所就业了,就在市里,听说早上到菜市可以看到她,我没去看过她。小张回来就去东北投奔她舅舅了,小王回四川了……要说宇文青也是报应,他有那么多情人,能不出事吗?

我说:他的女人都是母狗,专门翘屁股,不怨宇文青。


潇木石长篇小说无删节版《一路风尘》第十八章 立锥何处(上) - 潇木石 - 木石斋

 潇木石新作《抬头见喜》38:38(欢迎询价)


我就起身准备走,赵建红就急忙地拉住我说:小冉,你再叫一声姐呗!我都好久没听到你叫了,再跟姐说说话!

我骂了句:有病啊!给你脸了是吧?

她就哭:小冉,你可别走邪路,你和我们不同,你有本事,有才华,你可以去新疆,那里谁也不会知道咱们的事。你可以找个工作,可以从新开始。你不是有个干姐姐在那里么?我们不行了。

我愤怒地说:我一个少年流氓犯,有脸去么?就扭身出来。

赵建红就在后面凄惨地喊了一句:小冉,姐姐对不起你!

我厌烦地回头说了句:滚!心里也不清楚,是让自己滚还是让她滚。(待续)


2017年7月3日于北京木石斋(本书共计一百五十章,只更新二十章,欲读全书请购买!欢迎订购!版权作者所有,禁止抄袭,转载,剽窃!侵权必纠!)


潇木石长篇小说无删节版《一路风尘》第十八章 立锥何处(上) - 潇木石 - 木石斋

 

  潇木石,中国荣宝斋画院唐辉工作室职业画家、中国文化促进会学术委员、中国楹联协会会员、中国画家协会理事、河北省美术家协会会员、河北省书法家协会会员、大唐画院院长、大兴区民进会员、燕山诗社、印社社长、龙熙画院常务副院长。作品先后被中南海、国务院以及国内外藏家收藏。木石自幼亦痴迷文学,依从师长诗养心源的教诲,长期坚持文学创作,出版有《潇木石书画辑》一、二、三集(天津美术出版社)、诗集《战斗在世界屋脊》(西南军事文学出版社)、长篇小说《一路风尘》(中国戏剧出版社、获得北京市2015年度优秀文学创作奖)。

   潇木石长篇小说《一路风尘》,2015年由中国戏剧出版社出版,并获得北京市2015年度文学创作奖。

   小说《一路风尘》是一部现实主义的社会言情小说。作者从搜集、组织资料到写作、修改、出版历时二十年,前后五易其稿。小说写庙堂纷争;写仕途隐秘;写江湖人物的道德观和江湖道;写红尘儿女的男欢女爱,特别对“盲流”这个特殊群体做了考证和深入的描写,填补了文学界的一个空白,力求用社会心理学、爱情心理学、性心理学立体的去解剖这个社会。欢迎朋友们订购、交流读后感。

   2017年10月在北京召开本书的研讨会,欢迎参与。小说《一路风尘》五十四万字,分上下两部,书价99元,国内110元寄出;300元可以获得作者四尺整张书法作品一幅。微信:木石斋15901174984

【编辑  木石门下王蓉】

作者  | 2017-7-3 17:12:30 | 阅读(51) |评论(0)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模块内容加载中...
 
 
 
 
 
 
 
 
 
 
 
网易云音乐 曲目表歌词秀
 
 
 
 
 
 
 
 
 
 
 
 
 
 
 
 
 
 
模块内容加载中...
 
 
 
 
 
 
 
列表加载中...
 
 
 
 
 

发现好博客

 
 
列表加载中...
 
 
 
 
 
 
 
博友列表加载中...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

注册 登录  
 加关注